第二零零章.双层箱体

马大犇尽可能地不把铝粉弄到锁上,以免留下烧灼的痕迹。在将粉末铺设到一定高度后,马大犇小心翼翼地将它点燃,然后迅速后退几步,接着闭上眼睛,避免那刺眼的光射伤眼睛。随着耳朵里传来一阵不算很响,但却听得非常清楚的“滋滋”声,鼻子里也随之问道一种金属燃烧后特有的那种焦臭味后,声音停了,马大犇才微微张开眼睛,先是用余光打量,发现明火已经没有了,才敢走到集装箱跟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半蹲下仔细检查,发现那根拇指粗的铁链,已经被融断了一小半。马大犇心里很高兴,因为在点燃铝热剂之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配制出来的东西是否有这么大的威力。毕竟原料来得简单,所以也是很可能出现纯度不够的情况的,加上铝本身是一种活跃金属,在不同的温度湿度甚至是压力和光的环境下,它的燃烧方式都是有区别的。马大犇很庆幸自己这次算是赌对了,而此刻,仅仅距离自己开始烧才十多秒。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起初马大犇预估大概五分钟左右,这中间算上了铁链熔断后冷却的时间。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再烧个两三次,铁链就会完全断裂。于是等了十几秒后,马大犇又开始在断裂的地方洒上铝热剂,由于铁链被烧断后本身还有很高的温度,但是这个温度却达不到铝热剂的燃点,加上之前烧出了一个大槽子,这次放上去的铝热剂,又比先前要多了不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法炮制,如此两三次后,马大犇闭着眼睛听到一阵金属撞击后掉落地上的声音。他知道,铁链已经在轮番几次燃烧后,已经断裂。马大犇很是兴奋,他迅速抓住铁链的一头,将其抽了出来,锁掉在了地上。接着马大犇快速将断裂的铁链朝着箱体后一扔,接着从背包里把木言几找来的那根铁链放在地上,如此一来,如果不是胡菲记住了原本铁链的每一个细节的话,她是断然难以发现这跟铁链被调过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没有了铁锁,门自然是轻易被打开。于是马大犇朝着远端的木言几挥挥手,示意自己已经成功了,他可以过来了。木言几见状,也非常高兴,同时紧张的心总算是此刻放了下来。他快步朝着集装箱跑了过去,接着就好像当天皇甫明那样,左右环顾一周后,发现自己没被人盯上,就一下子钻进了集装箱里,而在木言几进入的时候,马大犇迅速关上了门,现场除了地上的锁和铁链之外,看上去就如同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拧开了手电筒,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开灯。观察了一番集装箱内部的环境后,马大犇发现,这是两个集装箱拼装而成的,好像一栋两层楼的小楼。进门处的地方有一些塑料幔子,大概是为了区分一下进门处而已。而里面一层的左右两侧,都堆满了一些纸箱子,看上去鼓鼓胀胀的,似乎装了不少东西。一层的尽头处,有一个小小的看上去像是栅栏一样的东西,凑近一看,发现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一些黑色的皮箱,这个皮箱看上去很寻常,但是马大犇却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到过一样。而小栅栏的旁边,就是去往二层的铁质楼梯。从一层的布局来看,似乎没有什么稀奇之处,而且从这整齐的分部来看,胡菲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甚至是有洁癖和强迫症。因为虽然是集装箱里,但是地面上却非常整洁,所有的东西都是分区保管,一点都没有杂乱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于是马大犇和木言几就顺着楼梯上了二楼,而二楼的布局就显得稍微复杂了一点。首先是这里的空间看上去不如一层大,马大犇只是普通身高,在二层站着,仿佛稍微跳一下,就能够在顶上撞到。皇甫明比自己高一些,可以想象,他当时站在这里的时候,一定是微微缩着脖子的。而二层靠近空调的位置,有一个小书桌,桌面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在那个年头,这可算是个高级货,作为一个理科生,马大犇的计算机水平其实并不高,但是这个地方放上了一台电脑,毫无疑问传递给二人一个信息——有许多东西,胡菲是必须单独存放在这里的,可能只有这样,她才会觉得安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书桌的两侧,则是两个看上去差不多的资料柜,里面放着一些牛皮纸的口袋,里面装着的东西大概也是部分胡菲不希望别人看到,但有不能随意销毁的东西。而书桌正对的那面墙上,贴着一块大白板,上面有一些照片,还有从报纸上剪下来的文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起初并没有注意到这块白板上的内容,反而是木言几提醒了他,只听木言几说道:“大犇,你快看。”马大犇转过头去,赫然看到白板上那些剪报的内容,集中在两个方面,其中一个,大多关于晟天集团在本地报媒上的新闻,从内容上看,多数都关于皇甫成的个人财富猜想,以及一些偶有发生的负面新闻。而另一些报纸看上去就老旧了很多,还有一些是复印件或是打印出来的,马大犇看到的内容,却基本上都是关于当年厂里的那起爆炸案,媒体各个方面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