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二章.可怕人心

难道后面的数字部分是0102或者0201吗?马大犇心想着,但是“0”这个按键上,却明显灰尘比其他按键少一些。尽管可能性不大,马大犇还是又试了一次,却依然是密码错误的提示。连续的错误,马大犇心里有些着急了,他不肯放过电脑这个重要的线索,他开始翻找着书桌,心想会不会胡菲把密码写在哪个本子上了?找了一番后,却并没有找到任何密码,只不过在书桌的抽屉里,他从一个笔记本里找到了一张夹在里头的照片。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张照片上有一个看上去比较年轻,大概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她正被一群人簇拥着,正在切蛋糕。这个女人笑得很开心,这种开心的样子看上去是发自内心的。她有些青涩的脸上带着自信,身上的衣服,发型和妆容,如今看来,稍微显得有些过时,不过仍旧是一个美貌的女人。 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看着照片上的女人,心想胡菲应该不会无缘无故放一个女人的照片在自己的老巢除非这个女人就是她自己。从照片老旧的程度来看,应该是有些年头了,她如果这个女人就是胡菲的话,那时候的她看上去却一点都不像那个有心机城府的女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于是马大犇拿着照片问木言几道:“哥,你来帮我认一下,这个女人是胡菲吗?”木言几凑到身边一看,辨认一番后说道:“没错,就是她,不过看上去年轻很多啊。我那天在这里见到她的时候,她看上去稳重许多,冷艳的感觉,如果不是知道她干的那些坏事,真看不出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没错了,这个女人正是胡菲。马大犇记住了这张面容,很快他发现,照片的内容,好像是一群人在给胡菲庆生。本地的天气,2月是最冷的,1月只是刚刚开始变冷而已。而照片上的那些人,身上的穿着看上去并不是特别冷的时候的穿着,如果胡菲电脑的密码是名字加生日的话,从穿着情况,加上按键积灰的情况来看,胡菲的生日应当是在11月,如果不是11月2号,那就是11月12号或者11月22,21号。这样才能够跟键盘的情况相符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发现这个线索之后,马大犇又尝试着输入密码,几次错误提示后,终于在输入“HF1112”后,密码正确了。马大犇忍不住兴奋地“耶”了一声,然后他迫不及待地开始在电脑里的硬盘翻找着。果真,信息量惊人,除了有胡菲这些年利用物流公司跟一些境外公司进行贸易的记录之外,还有很多她多年收集的,关于皇甫成家族及晟天集团的很多黑材料,其中包括了一些钱权交易的细节文件,汇款单留底,还有当初给刘浩一笔钱的支票号,而上面的签字正是皇甫成,日期恰好是爆炸案发生前不久,也就是当初刘浩供认的,自己意外发了笔横财的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一个巨大的发现,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很多年,但是如果这些证据交给王雷的话,基本上可以确定胡菲有过一些不正当的商业行为,涉及的金额数额足够大,完全可以启动对这个女人的调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另一边,木言几也有了新发现,他从二层的资料夹里,找到一份没有签字的遗嘱,上面被人用笔圈改出很多内容。仔细阅读后,发现里面细致列出了皇甫成坐拥的几乎全部产业,还有一些基金,股票,存款等。按照国家的遗产继承顺序,首先是子女,其次是配偶,除非遗嘱上明确说出不要子女继承或者是子女主动放弃,而奇怪的是,在继承人“周明(皇甫明)”的名字后,被人用笔圈注了出来,边上用娟秀的字迹写着两个刺眼的字——“已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觉得有些奇怪,这份遗嘱显然是个未完成的版本,而圈注的人,多半就是这个胡菲。木言几不久前才把皇甫明假装“绑架”了一次,怎么这上面却写着他是“已亡”呢?很快他心里不由得冒出一股寒意,像皇甫成这样的富豪,如果一旦去世,他的巨额遗产继承必然是还活着的人最关心的一件事。胡菲虽然并不在继承序列里,但是以她的手腕,想要正式称为皇甫家的女主人,只要稍微动动脑筋就可以做到,她这是要预先安排好合法继承人皇甫明的死,好在之后独吞晟天集团的全部财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这里,木言几感到一阵冰冷,原来人疯狂起来真的可以如此丧心病狂。胡菲利用皇甫明巧记连环除掉马大犇和他身边的人之后,紧接着也会除掉皇甫明,让自己获得最大的利益,因为如果皇甫明还活着的话,遗产无论如何都不会跟自己有关系。

daocaorenshuwu.com

于是木言几把这个发现和自己的猜测告诉了马大犇,马大犇也感到非常吃惊,这个女人的歹毒,和她的相貌居然差距那么大。不知道如果皇甫明知道了她的居心之后,又会作何感想。马大犇让木言几把这份遗嘱带走,当做胡菲意图独吞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