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四章.静观其变

从头到尾,马大犇和木言几都没有跟这个胡菲正面接触过。从木言几那天偷听回来的消息来看,这个胡菲显然也是防着皇甫明的,并且有极大的可能铲除了马大犇这个心腹大患之后,就要对皇甫明下手。而皇甫明却是马大犇这方面能够接触到胡菲的唯一途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王雷听上去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马大犇迅速一合计,却显得那么困难。而此刻木言几心里想的却是,如果能够制造一个事端,让胡菲不得不去集装箱那里的话,以此人的性格,很有可能就产生怀疑而不去了,非但不去,甚至有可能在察觉到的时候,就把集装箱里的一切东西都统统毁掉,不留下证据,这大概就是王雷说的“打草惊蛇”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雷心里也盘算着,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请求警方提供资源配合,一来难以说服高层,二来不得不考虑到中国社会的固有关系,那就是有势力的人往往是有特权的,这个特权并非是谁赋予的,而是无可奈何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时之间,三个人都不说话了,各自想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才好。但警察局可不是发呆的地方,一直留在这也没什么意义,于是马大犇和木言几离开了警察局,木言几打了个车,送马大犇回去学校。路上的时候,木言几问道:“大犇,你从刚才就开始一直默不作声的,有什么新的想法吗?”马大犇摇摇头,然后说道:“我还在想。”短短四个字后,他便望着窗外,再也不做声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马大犇从学校里消失了一整天,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准备休息了,他还得装出一副自己今天一切正常的样子,谁也不知道,他这一天经历了什么。倒在床上后,马大犇又胡思乱想了一阵,实在太累,便慢慢睡了过去。第二天中午,马大犇接到王雷的电话,同样经过一夜的思考,王雷似乎是有些眉目了。他告诉马大犇,当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在没有掌握下一步的证据之前,只能安静等待。马大犇苦笑一声说道:“我当然安静等待了,等我死了,那更安静了。”言语之中充满了自嘲和无奈。王雷却说:“大犇,或许你该换个角度想,既然对方的计划是让皇甫明来激怒你,至少在那之前,你应该是安全的。而这个时间区间,咱们谁也不知道有多久,与其说是让你安静等待,还不如说,咱们将计就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吗?你的计在哪儿呢?你说得倒是容易,又不是要你的命,救不了我你继续当你的刑侦队长,救得了你还能升官发财,你倒好,两头不落下。”马大犇有些赌气,不得不说,王雷能够复职并且走到今天,很大程度上是马大犇的功劳。甚至当初让马大犇假意“卧底”潜伏到周强身边,说难听点,都是王雷利用了马大犇当时高中生的身份,而那也是王雷再次得到重用的关键。于是听到马大犇这番挖苦的话之后,王雷心里还是有些惭愧。他也曾因为这件事无数次自责,倘若当初自己没有让马大犇去做这件事的话,或许这么些年下来,马大犇依然过着平凡的生活,可能没有如今的成就,但至少性命无虞。胡菲这样的人,压根就不会注意到马大犇的存在。而自己无非就还是在小小片警的职位上干到退休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自己对案件的执念,让马大犇参与其中,以至于现在遇到危险。虽然这当中有很多客观原因的变故,但终究是王雷当初在褚洧洧外婆的葬礼上说的那番话,让马大犇做出了改变生活的选择。事已至此,虽然并非自己的初衷,但终究造成了这样的结果,王雷对马大犇心里还是怀有一丝愧疚的,但是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孩,如果一辈子活得这么不明不白,他也并不快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王雷说道:“大犇啊,在这段时间里,我会尽可能地在内部寻求同事的协助,你这边遇到的任何事,都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们才知道后面该怎么办,我对你没别的要求,只希望你千万不要再像这次这样自作主张了,好吗?”王雷对马大犇和木言几的“秘密行动”,还是并不赞成的,尽管他们带回来很多算是有价值的东西。王雷的这番话,还是让马大犇对自己不好的语气感到后悔,他也知道王雷这些年默默地对自己的关心,于是他叹了口气对王雷说道:“雷叔,我听你的。我会等着皇甫明那家伙来找我,但是我必须说在前头,如果我预料到自己有危险的话,我可不会站着等死,到时候如果你还没来救我的话,我就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救自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强和刘浩都算是狠角色,却都因此吃了马大犇的亏,还把自己给玩进去了。所以马大犇也的确是个难缠的对手,这一点王雷一直都知道。他很害怕马大犇太过随着自己的性子,到时候虽然是惩治了犯罪,却也很容易把自己带到犯罪的边缘。毕竟第一次的修理厂大爆炸,如果那个硝化甘油炸弹纯度再高那么一点点,周强和其手下很有可能就被炸死了。如果在刘浩的会所包房里,他再晚一点把刘浩拉出来,或者救护车再到晚一点的话,刘浩也会被毒死。这几次下来,马大犇都只能算是侥幸,幸运的是自己手上没有人命,否则他也会因为使用的手段不当而被治罪,而不会被当成“人民小英雄”了,英雄和罪犯之间,也就只差那么一丁点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