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九章.内心挣扎

马大犇和木言几都知道,今天的一切,仍旧是一场豪赌。虽然可能性并不大,但是要他们此刻相信皇甫明绝对不会“反水”,还是有些困难的。不过在皇甫明的角度来说,财产,家业虽然自己渴望着,但必须活着才有希望。之前二十多年的时光,他虽然衣食无忧,但也从来没接触过这种江湖上勾心斗角的事情,他没有经验,他知道,以自己的阅历去跟胡菲斗智斗勇,那是压根不够给她当下饭菜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于是当天在图书馆跟马大犇和木言几分别之后,睡不着的人就轮到了他。皇甫明还算是个理性的人,理性则是相对于马大犇。他不像马大犇那么冲动,多了一份三思而后行,正因为如此,今天马大犇和木言几告诉自己的一切,无一不在证实他自己之前的怀疑。那些证据就在自己面前,想要不信都很难。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皇甫明按照胡菲的要求,为了不在学校里被很多人知道自己是皇甫家的公子爷,于是他的生活和普通的大学生一样,也是住在集体宿舍,但是由于江城大学的设施更好,条件也比马大犇的学校好一些,于是皇甫明的宿舍里,只有四个人住。那天夜里,他倒在床上反复将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经历和胡菲的言语以及马大犇木言几提供给自己的证据串联起来分析,虽然这当中还有很多可能会不一样的地方,但是种种迹象都在表明,马大犇和木言几说的一切,的确是当下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别的不说,单单是胡菲教唆自己接近马大犇,而后要让杀手杀死他这件事,本身就是毫无疑问的犯罪行为。一个人会做下这种狠心事,难道就不会对自己如法炮制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甫明觉得,自己必须悬崖勒马,哪怕是为了保命。正想着这些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是马大犇打来的。电话里,马大犇也只是简单地问了问,想知道他有没有改变主意。皇甫明告诉马大犇,自己已经决定了,只是暂时还没有想到比较好的方式罢了。于是马大犇也没再多说什么,挂上电话后还没几秒钟,电话便又响了起来。这次却是胡菲打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甫明有些慌张,但是他不敢不接电话,于是刚刚按下接通建后,电话那头胡菲就开口问道:“你刚才电话占线,跟谁通话呢?”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是此刻皇甫明的心境都已经发生了变化,他开始觉得胡菲的这句话,似乎带着一种疑惑。皇甫明来了本地并没有多长时间,平日里社交也并不广,所以能够得到他电话号码的人其实寥寥无几。胡菲是他电话里通话记录最多的人,并且胡菲在给他这部电话的时候就叮嘱过,这台电话不能用来做别的,只是跟她单线联系的工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脑子里迅速闪过这些,自己静静因为电话占线就引发了对方的怀疑,她是一个多谨慎的人就可想而知了。面对胡菲的问话,皇甫明必须在极短的时间里做出反应,这个反应还不能露出马脚。于是皇甫明说道:“哦,菲姐,刚才我是在跟马大犇打电话呢。”说不上是急中生智,但是皇甫明这句话,一下就将胡菲的怀疑转变成了好奇。胡菲问道:“你跟他打电话说什么?还有,你今天下午不是见面了吗?都聊了些什么,为什么不给我回话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甫明从马大犇那里得知了这些消息之后,整个人其实都有些恍惚,早就忘了完事要跟胡菲汇报这件事。于是他慌张地说道:“是这样的菲姐,我跟那小子约见面其实就是个缓兵之计,这你也知道,所以今天我出现的主要目的在于让他觉得我没有敌意而已,聊的内容也都不是重点,只不过我透露了一些信息,这些信息是关于他母亲的,就是你之前跟我说过的那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原来是这样,这小子听到后有什么反应?”胡菲继续问道。皇甫明说:“我按照你的吩咐,只跟他说了一半,吊起他的胃口,我告诉他如果想要知道更详细的内容,那就下次见面再说。结果这小子根本沉不住气,刚才就打电话来追问来了。”皇甫明三言两语,就把这件事给圆了过去。他轻轻呼出一口气,心脏狂跳不止。胡菲又问道:“那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们分开之后你怎么不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她听上去似乎有点不高兴,很显然她是一直在等着皇甫明汇报情况的,一直等到很晚,才忍不住主动打给了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皇甫明解释道:“菲姐是这样的,我昨天晚上电话忘记了充电,今天一整天也没有动电话,所以等到我们分开的时候,电话就没电了。我回了宿舍后充电,刚开机这马大犇就打了过来,看得出他之前也打了好几个了,我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啊菲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