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狠辣的暴力机关

火势蔓延

因为监狱里新增的“犯人”太多,而曼德拉他们仅仅是违反宵禁,因此很快就被释放出来。出狱后,曼德拉发现这场“蔑视运动”像星星之火般在全国蔓延开来,在开普省,在纳塔尔,在德兰士瓦,工厂里的工人、办公室的职员、律师、教师、医生、学生甚至很多牧师都勇敢地站出来,以各种方式蔑视种族歧视法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种抗议的方式大同小异,打破歧视,对一些禁止行为视而不见,有些黑人从只许欧洲人通过的入口走进车站、邮电局和其他公共设施,有的则坐在为白人保留的座位上,还有的故意在宵禁时走上街头,大摇大摆,遇到警察逮捕毫不反抗,主动伸出双手要求戴上手铐,以示蔑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时负责“蔑视运动”的指挥部里,大家都是开怀大笑。众多的志愿者在那儿休息、交谈。“蔑视运动”进行得有条不紊,没有出现过一次肢体冲突。当警察出现的时候,参与者们没有四处逃窜,他们很自觉地排成一队,伸出双手,等待警察逮捕他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种行为让警察成了嘲弄的对象,监狱成了宣传政治主张的地方,黑人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尊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越来越高涨的反抗形势让马兰政府有点慌张,他们开始将重点放在一些指挥部上面,想通过端掉“老窝”的方式,彻底消灭反抗活动。

稻草人书屋

7月30日,经过分析、搜集信息,警察在全国范围内袭击了非洲人国民大会的16处工作地点,包括办公室和私人住宅,并查获了一大批宣传单和文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非洲人国民大会的20位领导人,他们包括莫罗拉、曼德拉、西苏鲁、马克斯、达杜、马尔维·卡切里亚和德兰士瓦印度人青年大会的主席阿赫姆德,在政府所谓的法律判决书中,他们被指控犯有煽动共产主义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兰政府天真地认为,端掉抗议指挥部就可以彻底消灭反抗活动,结果却彻底激发了志愿者的热情。7月,有1500名志愿者参加“蔑视运动”。2个月之后,“蔑视运动”没有因为指挥部被端掉而停止,反而达到高潮。

daocaorenshuwu.com

到10月初,包括德班和布隆方丹在内的全国24个志愿者中心,共有2500名抵抗者被逮捕,而在东开普地区尤为突出。令政府头痛的是,这些志愿者都宁愿在牢房里被关上一个星期而不肯交罚金或保释出狱。 daocaorenshuwu.com

更让政府头痛的是,有一天晚上,在伊丽莎白港地区的警察连续抓了6批志愿者,当地大小监狱人满为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解决这种窘迫的情况,这一地区的警察长官、军队长官和监狱长官亲自接见关在牢里的非洲人国民大会地区负责人,要求非洲人国民大会使“蔑视运动”暂停下来,寻求谈判。

daocaorenshuwu.com

互相传达了谈判的条件之后,马兰政府提出的苛刻条件被拒绝了,谈判陷入僵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暴乱来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非洲人国民大会的领导彻底被鼓舞了,到目前为止,运动是成功的,他们计划接下来号召全国人民共同参加“蔑视运动”。西苏鲁和曼德拉等人相信,只要做到这一点,政府将无法实施关于种族歧视的法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政府不会轻易放弃,也不会轻易废除已经颁布的法律。目前,非洲人国民大会已经占据主动,只有一种办法能够使他们放弃这种主动,这就是一直未曾使用过的“暴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10月18日,对非洲人国民大会来说可不是个好日子。伊丽莎白港发生了一起暴力事件,一名白人警察向两个非洲人开枪。根据政府发布的公告,两个非洲人涉嫌偷窃一罐油漆,在警察抓捕的过程中拒捕且袭击警察。接下来发生了混战。在混战中,愤怒的人群开始攻击火车站,更大的暴乱发生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在这次暴乱中,7个非洲人和4个白人死于非命,27人不同程度地受伤。 稻草人书屋

伊丽莎白港暴乱发生后,西苏鲁立即赶赴现场进行调查。在自己的报刊上,非洲人国民大会强烈地谴责了这起暴力事件,并要求进行司法调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蔑视运动”中出现的暴乱事件让政府找到了禁止游行、集会的借口。很快,政府大规模地动用警察,手段也更加强硬。紧接着,政府就发出公告,在暴力事件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全面禁止集会,并更为严厉地实施《通行证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政府有条不紊地进行了一系列措施,让很多人怀疑这是政府自己策划的一系列暴力事件。 daocaorenshuwu.com

面对突如其来的困境,非洲人国民大会组织的“蔑视运动”陷入僵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10月18日到11月9日之间,“蔑视运动”几乎消失了。面对困境,非洲人国民大会主席莫罗拉写信给马兰政府总理,详细地叙述当日发生的情况,并且附有大量现场目击者的口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非洲人国民大会还未等到总理的回复,又一起骚乱事件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