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最黑暗的斗争时光

坚强的艾伯特·卢图利

面对当局政府的蛮横无理,曼德拉清醒地认识到,应该摈弃一切偏见,不分种族、党派、宗教信仰和思想意识形态的所有民族必须紧密团结在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时,非洲人国民大会主席艾伯特·卢图利的一年禁令期刚满,又遭到了更为严厉的限制,在政府发布的通报中,要求接下来的2年内艾伯特·卢图利必须待在封闭落后的农村家里。艾伯特·卢图利无法与政府抗衡,只好接受这一切。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不过,风声过后,他偷偷地参加了一个秘密委员会,计划进行新形式的抗议活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艾伯特生于黑人基督教家庭,从懂事起就一直和教会形影不离,小学、中学都是在教会学校就读。耳濡目染之下,他对基督教产生了很深的感情,基督教的理论也植入他的心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后来,他前往纳塔尔上大学,毕业后从事教育工作达17年之久。1936年他被选为格鲁特维尔酋长,他的家族从他祖父开始就一直担任酋长职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继任酋长期间,他走访部落的各个角落,更深刻地了解了黑人的艰难生活。他无数次亲眼看到,在他管辖的地区,白人政府制定的不合理的土地制度以及经济上的剥削,造成了一系列悲惨情景。这促使他更坚定地走上政治斗争的道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1946年,他当选为“土著代表议事会”的成员,从1951年开始,任非洲人国民大会的主席,率领一群有正义感的年轻人坚持斗争。在1952年的“蔑视运动”中,他与曼德拉、西苏鲁等人一起,始终走在队伍的最前列。

稻草人书屋

作为非洲人国民大会主席,他所到之处受到人们的欢迎,影响力甚至超过曼德拉。极大的影响力让他和曼德拉一样,成为政府黑名单上的一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政府为了降低他的影响力,对他发出最后通牒:要么退出非洲人国民大会,要么放弃祖鲁的格鲁特维尔地区酋长职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往前一步是不知未来的路,退后一步则是“人间大道”,起码不用整日奔波、辛苦。在正义感的驱使下,艾伯特毅然选择了前者,并坚信“非暴力是唯一可以使用的非革命的、合法的、人道的方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以实际行动极大地鼓舞了当时正在逐渐降温的“蔑视运动”,人们对他的行为报之以热烈的欢呼。正是由于他的非凡勇气和卓越贡献,在1952年底的非洲人国民大会上他才被选为主席。但随后的多次禁令和个人的健康等原因,使他难以担任实际领导工作。这样,副主席曼德拉勇敢地站出来,挑起了这副重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自由宪章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1955年,非洲人国民大会迎来一个好消息,在纽约联盟神学院做访问学者的马修斯教授回国了。回国之后,他参加了非洲人国民大会,在内部会议上,他提出建立一个国民议会的建议。所谓的国民议会就是人民代表大会,要代表本国的全体人民,不分种族和肤色,为将来的民主南非草拟出一部自由宪章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建议和曼德拉的构思是一样的,这充分说明了这个建议的正确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个建议得到曼德拉的赞同,也得到了艾伯特的赞同。在回忆这件事的时候,曼德拉开怀大笑,他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个人对非洲人国民大会的未来蓝图的建议惊人地一致,这绝对不是巧合,而是大势所趋……总而言之,我们主要不是献身于反对某种东西,尽管这是目前形势强加于我们的。我们是被为了某种东西而工作的理想所激励。 稻草人书屋

这表明,非洲人国民大会的主要任务并不是破坏,而是建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非洲人国民大会关于未来蓝图的倡议,很快就得到了南非印度人大会、有色人种组织和民主人士大会的响应。有色人种组织和民主人士大会与以往的社会团体有所不同,他们主要是由崇尚民主平等的白人组成的。很明显,他们代表着一群白人的信仰,他们的出发点很简单,准备将非洲人当成平等的人来看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乎是不约而同地,这些组织纷纷接受了关于共同筹备人民大会的建议,并在之后不久采取了许多有效的措施。经过商讨,决定专门成立一个全国行动委员会,称为南非工会大会。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南非工会大会包括8个非洲人工会、3个有色人种工会和1个白人工会,南非工会大会的成立,标志着在遭受政府严禁之后,非洲人的社会运动又恢复了活力。在这个过程中,这些白人与曼德拉等人整天在一起工作,甚至连吃住都在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期间,西苏鲁还曾到访过中国,与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中华全国总工会)负责人交换了意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委员会一成立,即致函南非国内的各政党、工会、社会团体和宗教团体,建议支持召开人民大会和派代表参加全国行动委员会。颇具讽刺意味的是,马兰政府的总理也收到了一封署名为“南非工会大会”的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