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四十五章

“那你为什么没亲我?”

夏枫桥被阮铭问得一愣,他眉梢微挑。

阮铭估计是不知道他那天的状态有多诱人。

漂亮的眼睛里水光潋滟,像一弯澄澈的湖水。

“你躺在我床上,让我亲你,你就不怕我再做点什么别的事情?”

阮铭的脑子里嗡了一声。

别的事情?

别的什么事情?

他默默地咽了一下口水,很快从夏枫桥的话里明白了他的意思。

“现在还希望我那时候亲你吗?”

阮铭犹豫半响,摇头。

他那个时候还醉着,意识尚不清晰。

夏枫桥也不是那种会趁人之危的人。

如果真是亲下去了,那就不是夏枫桥了。

禁欲,克制……

这些气质在夏枫桥身上从来都没有消失过。

甚至——连在一起之后,大部分时候都是他主动要求夏枫桥亲他的。

这个男人……

虽然高冷禁欲也很撩人,但是都是男朋友了,每次亲亲抱抱还总是这么克制……

阮铭心里突然就有点叛逆。

夏枫桥刚刚从办公室回来就到了阮铭家里,身上穿的还是工整的衬衫和风衣。

阮铭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指尖覆上夏枫桥的衣领。

这么久了,他甚至都还没见过夏老师的锁骨。

太亏了。

领口的扣子被轻轻解开,夏枫桥垂在身边的指尖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

他声音有些哑:“你要干什么?”

阮铭心跳如擂鼓,他伸手又解开第二颗扣子。

浅浅的凹陷出现在眼前,凸起的锁骨随着呼吸一下一下起伏着,搭上夏枫桥清冷的眉目,显得格外性感。

想咬一口。

如果把这个禁欲克制的壳子扒掉,夏枫桥会是什么样子?

阮铭感觉自己像个在撸虎须的兔子,明知道下一秒可能会被啊呜一口吃掉,却还是忍不住去挑逗他。

阮铭紧张的指尖都在颤抖。

他轻轻摸上夏枫桥的锁骨,声音轻得仿佛蝴蝶飞过。

“我可以咬一口吗?”

“……”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夏枫桥的骨节“嘭”一声轻响。

阮铭被吸引了注意,他不由自主地低头看过去,然后就看到夏枫桥因为用力而泛白的指尖。

“……”

激烈的心跳声一下下敲在耳膜上。

阮铭脑海里面开始打架。

看来夏枫桥也不是没有反应的啊。

要不要再加把火?

可是如果太撩狠了,今晚就……那明天还能去温泉吗?

他费劲赶了一周的稿子,岂不是亏大发了。

“……”

就在阮铭正在经历着强烈的内心斗争时,他眼前突然一阵天旋地转。

后背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托着,耳侧紧贴着夏枫桥宽厚的胸膛。

阮铭甚至还能听到胸膛里沉着有力的心跳声。

这样双脚落空的失落感让阮铭有些慌张,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伸手搂住了夏枫桥的脖子。

夏枫桥没走出几步,直接伸手把他丢上了床。

卧槽!

阮铭心里一凸。

他在柔软的法兰绒被套上滚了两圈,还没等他分清东西南北呢,头顶就有一个阴影罩了下来。

“不不不不,等一下!”

阮铭一颗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他几乎想回到十分钟前,把那个随便乱撩的自己一巴掌拍醒。

想什么呢!

家里什么工具都没有,就敢乱撩!

夏枫桥就站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阮铭总是在他面前瞎几把乱撩,每次都是撩的时候十分大胆,撩完就开始害羞。

要是欺负狠了还会转头缩进自己的屋子里,半天不理人。

夏枫桥觉得他再不治治阮铭,这小朋友都要爬到他头上来了。

眼看着阮铭已经怕了,夏枫桥正好收手。

他伸手把阮铭的头毛揉乱。

“我觉得我好像需要跟你声明一下,唐棠说的那个传言,是假的。”

传言?

阮铭的大脑空白了一瞬间。

很快他就从脑海里扒拉出传言的内容。

“我们都怀疑夏老师……是个性冷淡。”

阮铭的脸一下就红了。

他仰头看着夏枫桥,突然就怂了。

夏枫桥此时倒是已经克制住了内心那点被撩拨起来的躁动,他扯了扯自己的领口。

大片紧致的皮肤暴露在阮铭的眼前。

“现在还想咬吗?”

阮铭的眼神不由自主地粘上了上去。

他几乎都能想象到咬上去的时候,那种紧致微弹的触感。

想咬。

真的很想咬。

但——不敢。

阮·从心·铭小心翼翼地摇头:“不咬了。”

夏枫桥差点被他这副怂巴巴的表情逗笑了,他慢条斯理地扣上了衬衫的扣子。

那副被撕开一角的斯文禁欲壳子再一次严丝合缝。

眼看着夏枫桥转身要走,阮铭也不知道脑子里是哪根筋搭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