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流言乱

一路上,宋琛欲言又止。此刻回到家里,他仍寸步不离地跟在宋瑜身后。他三两步跨过青石台阶,一不留神踩到水洼中,泥水溅了自己一身不说,连前头的宋瑜都不能幸免。

这总算让宋瑜停下,她垂眸怔怔地盯着鞋头,一声不吭。先头在别院那段对话她没有避讳丫鬟,薄罗澹衫听得迷迷糊糊,现在她们大气都不敢出,慌了神似的给她拭去裙摆上的泥水。她们不日前才被龚夫人惩戒过,那滋味儿并不好受,姑娘若再出事她们也脱不了干系……

宋琛随手掸了掸衣裳,拧眉走到她跟前:“你跟那人怎么回事?”

半晌没等到宋瑜回答,眼见她转身便要回重山院,情急之中握住她小臂,神情难得肃穆:“他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你倒是说话!”

宋瑜挣了挣没能挣脱,不知不觉间宋琛已经长成了顶天立地的男人,她陡然想起霍川方才对她所作所为。下意识便要举手,却被一只宽厚手掌拦在半空,她抬眸一看,竟是谢昌一本正经的面容。

“三娘。”他旋即松开手。这一路他始终默默无言地跟在她身后,一双星眸不移分寸地凝望着她,“颜玉是担心你受了委屈。”

其实,宋琛问的何尝不是他心中急于知道的,宋瑜现下情况不得不让人担心,她跟霍川之间定然发生过何事,只是她不愿意说,他便不好逼她。思及霍川那番猖狂的话,谢昌垂在广袖下的手紧了又紧,神色更加沉郁了些。

宋瑜目光闪烁,那些事情她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她编贝紧咬,不肯多说一句话。

谢昌始终不躲不闪地看着她:“三娘……”声音里满是包容诚恳。

“我们退亲吧。”宋瑜脱口而出,这句话盘旋在口中许久总算道出,不顾他惊诧视线自顾自地解释,“今日一事你也看到了,我跟旁人纠缠不清,他对我……我同母亲说过此事,她不同意,或许由谢家来提比较容易……”

“我不同意。”不待她把话说完谢昌便匆匆打断,仿佛要坚定心中所想一样,他又重复了一遍,“我不同意。”

宋瑜不听他的,这回她吃了秤砣铁了心,转身便往广霖院去:“我再请求母亲。”

她提起襦裙便往正院去,她足下生风,全无平日贤淑端庄模样。谢昌从未见过这样慌张决绝的她。石盘路平坦湿滑,稍有不慎她便会滑倒,好几次,她踉踉跄跄险些摔倒,看得身后谢昌心惊胆战。

谢昌多次唤她名字,她恍若未闻,最终停在一棵银杏树下,缓缓蹲下,呼吸短促,谢昌走近了才发觉她是崴了脚。

泪珠子一串串滴落在地,与脚下水洼混为一体,她声音低低的,瓮声瓮气地道:“我配不上你。”

谢昌一言不发地将她从地上抱起,不顾她的挣扎,步伐沉稳地走到一旁廊庑,就近将她放在石阶上,又动作轻柔地给她褪去笏头履,只见脚腕迅速肿起,他握着稍微转了转试探道:“疼吗?”

宋瑜诚实地点头,见他认真地替自己查看脚伤,似乎刚才什么也没发生。

他询问了宋瑜院子方向正欲送她回去,却被她又气又急地推开:“我都要跟你退亲了,你不要管我!”

谢昌抬头看她,依然无比坚决地道:“我说了不同意。三娘,从十三岁定亲开始,我便只认定了你。无论你如何说,我都不会同意退亲。”

宋瑜张口辩解:“可是我……”

他蹲在她跟前,眉宇间尽是怜惜:“他说的不错,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与你无关,更不是你的错,只怪我没能护好你,该愧疚的是我。”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人,把所有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真心诚意地跟她致歉。分明他才是最无辜的人,分明一切都与他无关,他却用广阔的胸襟包容她、温暖她。宋瑜好不容易消停的眼泪再次落下,这次她哭得又凶又急,似乎要将连日来的委屈都哭诉出来,她可怜无助地道:“你不要那么好,谁教你对我这么好……我、我最烦了……”

谢昌无声地笑,用拇指拭去她脸颊汹涌的泪水,眼里满是宠溺:“那我要对谁好?”

宋瑜哭得哽咽,一抽一抽别提有多可人疼,她想也不想地便道:“谭绮兰。”宋瑜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始终膈应谭绮兰,永远无法原谅她的所作所为。只不过近来她安分不少,不再出现在自己跟前。听闻谭家生意失利,阖府上下的气氛沉重压抑,大抵她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了吧。

对于谭绮兰,她虽谈不上吃醋,但终究是在意的。谢昌心中蓦地欣喜,总是轻易被她牵动情绪,眼巴巴地解释:“我同她一块长大,你是知道的,我对她并无男女之情。”

他的目光太过于灼热,宋瑜招架不住别过头去,少顷才轻轻地哦了一声。

回府一事难免要被龚夫人知道,宋琛这个大嘴巴,什么事都藏不住。

隔天龚夫人便来到她院里,拉着她坐在弥勒榻上道:“听说那霍园主对你不规矩?”

宋瑜脸上的不自在一闪而过,她不想将事情闹大,况且父亲还在他府上治病:“母亲别听宋琛胡言乱语,是我跟他起了争执,他失控训斥了我两句,落在旁人眼里这才引起误会。”

龚夫人将信将疑地看着她,末了不放心地拍了拍她手背叮嘱道:“有事你便同我们说,别搁在心头一人承受,我们总能为你做主的。”见宋瑜乖巧,她忍不住又添了句,“不过那霍园主我也见过一回,倒不像是那般孟浪狂徒,行为举止颇为周到大气,如此说来许是你阿弟看错了。”

宋瑜默不作声,心道人不可貌相,她不止一次被霍川外表和缺陷骗走了同情,到头来后悔的还是自个儿。

反正宋瑜已打定主意不再与他牵扯,回来前她已跟宋邺提及此事,父亲也是赞同的。

原本对于让宋瑜来别院一事,宋邺早有后悔,何况当时谢昌在场,他甚至没多想就同意了。

此后多日宋瑜都没去过别院一次,有两回想去探望父亲都忍住了。她让宋琛替自己带话,问候父亲康健,端的是对霍川避如蛇蝎。

饶是如此她每日仍旧提心吊胆,霍川那日所说已一字不差地烙在她耳中,她生怕他一个想不开要来家里提亲。什么心上人,谁对待心上人是极尽所能地欺负恐吓?不知他是哪根筋搭错了,他们统共见不了几回面,更没说几句话,何谈上心?

在她好不容易放宽心时,却等来了谢家的人。

谢昌亲自带人登门拜访,彼时宋瑜正在院内晒太阳,懒洋洋地趴在榻上打盹儿。宋琛急哄哄地将她捞起来:“快随我到前院去!”

宋瑜迷迷瞪瞪地睁开眼,被人叫醒她心情很差,当即在他腰上狠狠拧了一把:“你赶着投胎去?”

宋琛神秘一笑,贼兮兮地道:“姐夫来了,你知道他为了何事吗?”

自打从别院回来宋瑜再没见过他,那日在廊下她情绪失控,每每想起都觉得十分失态,不好意思面对他。她微微抿唇,左顾右盼:“我如何得知?”

宋琛不说,只让她到前院去。起初宋瑜不愿,耐不住他软磨硬泡,遂弯腰穿鞋同他一并前往正堂。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廊庑,宋瑜尚未进屋便听得里面一句:“伯母若是同意,懋声想将婚事提前到今年端午前后。”

宋瑜脚步蓦地停住了,直到身旁宋琛大着嗓门问:“你怎么不进去?”她才回过神来。

这下可好,屋里泰半人都将目光落在门口。她只得缓缓挪步,款款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循着谢昌温润爽朗的声音,她下意识便往左下方位子看去,果然对上谢昌凝望着她的双目。她连忙错开,与宋琛一起行礼,才走到前头的八仙椅旁边对龚夫道:“三妹失礼,请母亲莫要怪罪。”

龚夫人正思忖该如何告诉她,此刻正好有个机会,便顺水推舟将她招呼到身旁:“方才懋声说的你也听见了,不知你是怎么想的?”

按理说这话不该问她,婚姻大事全凭父母做主便是,但宋家把女儿宠坏了,真真是把她捧在手心里,唯恐她有一点不如意。

宋瑜仿佛接了个烫手山芋,她并不排斥谢昌,但对他也无男女之情,最多便是欣赏与好感。他是个君子,与霍川那卑鄙可恶之人不同……宋瑜赫然心惊,她想那个人做什么?

她不说话,龚夫人权当默认了:“我看拖到明年是有些晚了,加上你父亲身子状况日渐下降,不如早早将婚事办了……”

话音未落,从院里跌跌撞撞跑进一名仆从,那正是先前被指派到城外别院伺候宋邺的仆人。他粗喘了几口气便急急道:“老爷、老爷不行了!”

这一句话无异于晴天霹雳,将正堂几人震惊得不能言语。

良久,谢昌皱眉起身问道:“发生何事?你一五一十讲述清楚。”

仆从也是慌了神,他马不停蹄地从别院赶来,气喘吁吁的连舌头都捋不直。谢昌的话给他吃了颗定心丸,他就跪在堂屋中央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老爷这几日原本恢复得不错,气色日益见好,更能下床走动半个时辰。霍园主今日新引进了些波斯菊,便邀请老爷一同前往院中观看。起初老爷精神奕奕,与园主畅谈甚欢,不知因何忽然晕倒院中,甚至浑身抽搐痉挛不能止。园主请了郎中看诊,却无论如何查不出病因,此刻老爷依旧处在昏迷中,气息渐弱。”

他一口气说完,龚夫人也从震惊中回神,连忙命人准备马车赶往城外别院,片刻也不容耽搁。

宋瑜紧随在龚夫人身后,此时再顾不得自己与霍川的纠葛,父亲身体要紧。不知缘何,她听闻仆从那番叙述,脑海里第一反应竟是霍川从中作梗……

宋瑜登上车辇后一直在思考,他那人阴晴不定,起初为什么要提议帮助父亲?他并不是那样热心肠的人,定是有其他图谋,这样一想,她还真不排除这个可能。

思及此她对他厌恶更甚,连忙命薄罗回去取她的湖色缠枝莲纹褙子。那是刚用宋瑜窖藏的香料熏过的衣裳,足足在地底下窨制了一个月,用甲香、丁香、沉香等香料,其中香味旖旎,经久不绝。她希望借此能掩盖住自己身上的气息。

薄罗快速来回,并细心地给宋瑜披上,一转头见谢昌正站在后头,看见她的目光,谢昌微微一笑,俯身走入后头一辆车辇。看方向也是前往城外别院的,薄罗犹疑地问道:“谢公子也要去吗?”

他们已经落后龚夫人有段距离,宋瑜的眉梢眼角尽是焦虑,只顾着命车夫加快速度,根本没工夫搭理她,随口应付了句:“宋琛呢?”

平常不见人不要紧,在父亲病重的关头他若再不出现,便是真真正正的不孝子。

好在澹衫懂事,将薄罗拽到一旁答道:“小公子在后头那辆车上,方才是谢公子让人去寻他的。”

宋瑜抿唇嗯了一声,谢昌委实考虑周到,她嘴上虽不说,但心底到底感激他。

袖子下交握的双手微微颤抖,她只消一想到父亲要出事便再无法淡定。近几年父亲虽病重,但她都怀揣着能治愈的希望,期待着有朝一日父亲定会像往年那般身体康健,为他们遮风挡雨。如今他若真的……

宋瑜竟不敢再想,只不住地敦促车夫再快些。

一路扬起尘沙无数,总算在别院门口赶上。

龚夫人踩着脚凳下车,她脚步虚软险些栽倒,百英眼疾手快地将她扶稳,可一双眼睛哭得通红:“夫人……”

龚夫人恍若未闻,径直往院里赶去,模样不得不让人担心。

宋瑜在身后看得心中发酸,默不作声地跟在她身后。门口有宋府的仆从接应,面如蜡色的仆从,将几人引往宋邺所居住的厢房。

多日不曾涉足,屋中充盈药味,床头段怀清在查看宋邺病况,前后四五名丫鬟忙前忙后地照顾宋邺,却不见宋瑜带来的那四名丫鬟。宋瑜离开时没带上她们,让她们留在别院伺候父亲,现在看来这几个人早已不知躲在哪儿偷闲去了。

榻上父亲面色苍白,唇无血色,大抵方才十分痛苦,五官有些扭曲紧绷,看得人心头一恸。

龚夫人走近床头看了看,饶是平日里再坚强也禁不住失声痛哭:“前儿老爷还好好的,怎么这就……”

段怀清起身一礼,又朝她身后宋瑜、宋琛一一招呼:“此刻宋老爷已稳定下来,短期并无大碍,需得静养才是,烦请几位稳定情绪,让我一心为其诊断。”

闻言龚夫人渐次止住了哭声,泪水却禁不住无声地往下落,她拿绢帕拭了拭眼角,问道:“我家老爷究竟罹患何病,郎中可否如实告知?”

“并非我不愿,实乃不知。”段怀清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一脸愁苦,“他脉象浮软,五脏六腑呈衰竭之势,怕是撑不了多少时候。先前那几日精力充沛,或许是回光返照的缘故。”

言罢室内鸦雀无声,宋瑜只觉头脑一空,再无他物。

龚夫人同他多年夫妻情怀,怎能接受如此打击,当即身子一软便往地上倒去。宋琛唤了声母亲,快步上前扶住她,她却双目紧合已然昏迷。

宋瑜忙让百英收拾偏房,供龚夫人休息。她的父亲病倒了,若是母亲再有个好歹,她一个人是无论如何撑不下去的。宋琛不成器,她从未指望过他,至于大哥宋珏近几日出门办事,宋瑜已有许多日未曾见过他。听母亲说大哥近来进账数额不对,他在瞒着家主做事,然而真正查起来却毫无头绪,龚夫人为此整日心绪不宁。眼下,所有重担全落在了宋瑜身上。

她有条不紊地指挥丫鬟收拾屋子,扶龚夫人入内;又指派堂屋丫鬟去拿药煎药,谁留在跟前伺候谁出去办事,安排得井井有条。

宋瑜坐在父亲跟前,握住他枯瘦的手贴在颊畔,喁喁低语:“父亲怎么舍得离开我们……”

丫鬟送来药碗,宋瑜伸手去接,仰头却对上谢昌担忧视线,她微微怔忡,回以感激一笑:“这里有我在跟前就好,你带着宋琛下去休息吧。”左右宋琛在这儿也帮不上忙,他跟个木头似的杵在床头,直勾勾地盯着宋邺不言不语。

谢昌颔首,意欲将他带离,他却一动不动,不知何时他红了眼睛,狠狠一拳砸在房中柱子上。宋瑜担心他惊扰了父亲,连推带搡地将人赶出屋外,对上他困兽般挣扎的双目时,终于忍不住将人抱住。

她踮起脚尖正好到他耳畔,她无助低语道:“宋琛,你要争气。”这话里包含无数心酸。

宋琛难得一次没有反感,许久才缓缓地嗯了一声。

给宋邺喂罢药后,宋瑜又陪在身旁许久。

半个时辰后龚夫人转醒,她让出位子给母亲,另嘱托了两句才不放心地出去。父亲身体不便经常移动,只能暂居在别院,如此她每日都得前来照看。宋瑜不怕奔波,只怕与霍川打照面。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想好对策,走出厢房便赫然见霍川已走到门前,她瞬间顿住。

此刻,霍川正是宋瑜最不想见到的那个人。看模样他也刚来,鸦青道袍服帖地罩在身上,云头履往前迈了一步意欲进屋。

霍川察觉到前头有人,浓郁芬芳扑鼻而来,他只当是宋府丫鬟,蹙了蹙眉便暂退一旁。

宋瑜知他没认出自己,不由得加快脚步从门槛越过,擦身而过之时一颗心都悬在嗓子眼儿上。眼瞅着便要走过,身旁的人却霍地伸手拽住她腕子,使她再前进不得。

霍川的声音仿若从寒潭深处传来,分明淙淙如清泉般动人,却让人觉得冰冷彻骨:“三妹,我知道是你。”

她身上熏香很好地覆盖了原本体香,若不是两人近身,他根本觉察不出。这香味虽馥馥好闻,但太过于浓烈,不如宋瑜身上原本的浅淡雅致。

宋瑜身子僵硬,被他握住的手腕瑟瑟颤抖,上回他给的恐惧尚未消弭,这会儿,求助的目光下意识便转到澹衫身上。

好在澹衫聪慧,不着痕迹地挪到她身后拘谨有礼地道:“园主认错人了,我是澹衫。”

她说得煞有其事,若不是宋瑜身处其中,几乎忍不住就要相信。她提心吊胆,紧紧盯着霍川,只见他似是相信了,握着自己的手缓缓放开力道。

宋瑜禁不住松一口气,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庆幸,便清楚看见霍川嘴边挑起一抹讥诮,重新覆住她手腕往一旁带去。宋瑜惊恐至极,伸手便要向身后丫鬟求救,只是他不能视物却走得极顺畅,前头还有一名仆从引路,她竟这样一路被带往厢房左耳房的墙根处。

薄罗澹衫正欲求救,被他冷声威胁:“宋邺病情此刻受不得刺激,稍有不慎便命丧黄泉。”

此话正中宋瑜软肋,她陡然失了所有力气,浑身虚软地靠在红墙之上,朝左右为难的二人摇了摇头。她不信霍川能拿自己如何,母亲还在房中,宋琛和谢昌还在院里……

“去叫宋琛来!”她扬声道。

两人得令,忙转身寻人。姑娘被他擒住,这人的阴狠冷厉她们都见识过,至今心有余悸。墙外立着霍川的人,她们根本近不得身,若是寻来小公子事情或许顺利。

霍川与她挨得很近,精准地攫住她下颌沉声一笑:“听说谢昌也来了,三妹就不怕被他看见?”

宋瑜哪能想到那么多,只想着怎么摆脱他才是正经。

然而不待宋瑜回答,他又道:“看见也好,让谢家主动提出退亲,从此担上不仁不义的骂名。”他一边说一边摩挲她粉嫩唇瓣,俯身吻了下去,呼吸间满是她恬淡馨香。

柔软樱唇一如印象中的美好,霍川竟有些舍不得放开,直到被宋瑜一口咬在下唇上才离开她。

宋瑜怎么也推他不开,两只手被他桎梏着无法动弹,满腔怒意无处宣泄,唯有又急又恼地狠狠咬了他一口。霍川的下唇沁出血珠,血腥味儿在口腔晕开,他非但没松开宋瑜,反而故意贴在她唇瓣印出一朵瑰丽血花。

吻完后他心满意足地放开她:“谢昌来晚了。”

宋瑜与他无法沟通,忍无可忍地将他一把推开,用手背拭去他的血迹,开门见山道:“我父亲的病跟你有无关系?”

自打上回她被逼到绝路反击,便不再深深地畏惧他了,虽然说话有些紧张,但起码不再哆嗦。

远处抄手游廊传来纷沓脚步声,旁人或许听不到,但霍川的听觉却比旁人更敏锐一些。他退开半步,道:“我既然请宋老爷来治病,又何必在自己家中加害他,岂不是掩耳盗铃?”

今日宋邺在院中昏倒实属意外,所有人都始料未及,霍川当即便命人去请段怀清来,再晚些便无力回天。这些天她一直躲着,霍川知道那日将她吓坏了,可是她越挣扎他便越控制不住想欺负她。只觉得她娇娇软软的,连哭起来都很可爱。

霍川在侯府居住多年,高门大院里的女人不是懦弱便是狠毒,趋炎附势,曲意逢迎。未承想宋家竟然养出她这样单纯的姑娘,情绪不懂得隐藏,憎恶害怕都直接反应出来,无比真实。唯一遗憾的是他不能看到她的表情,外人都道宋家小姐漂亮,可她究竟是何种极致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