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三爷与度公

小木匠为什么会选择毫不犹豫地动手,没有给自己留一丝余地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因为那个三爷转身离去的时候,身上散发出了极为浓郁的杀气,小木匠身体里潜藏着的小黑龙感受到了,并且迅速传达到了小木匠这里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这才是他刚才慌张与惶恐的真正缘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实上,都不用小黑龙提醒,小木匠的右眼处灼热滚烫,带着红光,也足以让他为之震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帮自称是“复国社”的家伙,从事的,是改天换地的泼天大业,格外需要神秘为外衣,而现如今他已然知晓了对方的身份,那么就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要么选择加入他们,同流合污,成为复国社的走狗,要么……就是被杀人灭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死人,才是真正能够保守秘密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小木匠在那赤鬼走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必卑躬屈膝,不必苦苦求饶,而是完全凭藉着自己,逃出这魔窟之中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得快,因为他能够感受得到,那个戴着墨镜,穿着厚实黄马褂的三爷,有着他难以抵御的实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木匠陡然出刀,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地将赤鬼头颅斩下,然后猛然转身,朝着工棚后面陡然冲了出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刀他很满意,凌厉诡异,轻灵飘忽,有点儿当初斩下鬼王头颅的那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随后,小木匠的长刀再一次挥击,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架势,朝着拦在自己面前的那家伙连着斩了八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颇有种疯子打架的气势。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围着小木匠的这帮人,个个都是精锐之辈,特别是那个赤鬼,一看就知道是手底下有着多条人命的亡命之徒,但因为那福总管的吩咐,他们只以为是教训小木匠,所以虽然有所防备,但终究没有如临大敌的对待,反倒是给小木匠有了可趁之机。

www.daocaorenshuwu.com

小木匠以凶狠的架势闯出了敌人的包围圈之后,并不缠斗,而是箭步直冲,来到了那工棚后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手中的寒雪刀猛然挥击,将那油毡皮给划破,露出了一个空隙,然后冲了出来。 稻草人书屋

他冲到了工棚后面,朝着那木桩子猛然一脚蹬去,将这一片给直接弄垮,转过身来的时候,瞧见戚师父和他的两个徒弟,正一脸惊恐地看着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显然,戚师父没有想到,小木匠不但没有被留住,反而杀出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后生仔,不但手艺不错,而且身手也极为了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戚师父心中有鬼,浑身发虚,吓得往后跑,结果因为紧张,一转身就摔了一大跟头,手忙脚乱地爬起来时,小木匠已经使用那鬼王传授的提纵术“登天梯”,朝着庄子外跑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木匠手提一把寒雪刀,健步如飞,冲了十几米,那追兵便冲出了工棚。 稻草人书屋

他们在那福总管的张罗下,呈扇形一般,朝着小木匠围了上来。 稻草人书屋

前面有高墙和房子,小木匠并不停留,借着冲势,那脚在墙上点了几下,却是直接跳上了墙头,然后在屋子上飞檐走壁起来,在偌大的庄子里一阵闹腾,鸡飞狗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厢边,小木匠夺路狂奔,而警戒声一响起来,立刻有人从四面八方扑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庄子里一处三层高楼之上,一个拉着厚厚窗帘的房间,露出一丝空隙来,先前离开的三爷取下了墨镜,正冷冷地看着在庄子各建筑上面跳来跳去,往外跑开的小木匠,缓声说道:“度公,此子有点儿意思啊,您觉得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身材清瘦,胡须微长的老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老者眯眼打量了一番,然后说道:“这个人,咝,看不清啊……”

稻草人书屋

三爷哈哈大笑,说道:“度公不是当今帝王术第一传人,对望气识人之法最为精通么,怎么连一个小木匠,都看不透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性情孤傲,为人冷淡,但是在这个老者面前,却多了几分亲近与尊重。

稻草人书屋

毕竟他的出身不凡,身边这位老者,也非寻常人物。

稻草人书屋

人家伴在洪宪身边左右政局的时候,三爷也只是个小屁孩儿呢,是老者一步一步地调教,把他变成当今的模样。 稻草人书屋

在旁人的眼中,度公此人,堪称“帝师”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度公对三爷的脾气十分了解,并不着急解释,而是淡淡地笑了笑,随后说道:“此人身上,似乎有升龙之气,若是能够将他给擒获了,我来帮你降伏;如果能够得了此人相助,或许大业有成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这话儿,三爷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玫瑰般的红色,随即他问道:“哦,度公对此人,如此看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帝师度公的评价,着实是出乎三爷的意料之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度公抚须笑了笑,却没有应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爷瞧见那小木匠已经冲出了庄子去,有些意外,拍了拍手,门外有人支应,而他则吩咐道:“叫董惜武去吧,将人给我带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门外那人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回禀道:“爷,董教习昨日为了三天后的局忙了一整夜,刚刚歇下……要不我叫其他几位供奉吧,就那小子,没必要兴师动众,其他几位供奉过去,也是手到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