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魔法的颜色(四)

美丽的繁星照耀着碟片大地。店铺一家接一家关门打烊了。而此时,骗子、小偷、妓女、幻术家、混混儿和梁上君子则纷纷起身吃早饭。巫师们奔走忙碌他们在多层空间的事务。两大星球将在今晚相接,最早施放的一批咒语已经使魔法营地上空烟笼雾罩。

“你看,”灵思风说,“你这样对咱俩谁都没有好处。”他往边上挪着步。行李箱子寸步不离地跟着,盖子吓人地半张着。灵思风只简短地想了想奋力一跳、逃出生天的可能性,然而箱子盖仿佛猜到了似的,“啪”地一下咬紧了。

灵思风的心沉了下来。但他安慰自己,就算逃掉,这箱子迟早也会再跟上来。瞧它那副倔模样就知道了。他有个不祥的预感,即使他能找到一匹马,这箱子还是能按自己的步伐跟上他。永远跟下去,飘洋过海也不怕。每当他夜晚停下休息,它便会从后面慢慢地赶上来。即使到了异域蛮荒,在此后的岁月里,他会永远听见身后的路上几百只小脚加速,加速……

“你跟错人了!”他发出哀鸣,“又不是我的错,又不是我把他拐走的!”

箱子往前逼近两步。这时,灵思风的脚后跟与河水只隔一窄条油乎乎的堤道。他脑中闪出个念头:也许这箱子比他游得还快。他努力不去想像淹死在安科河里是个什么惨状。

“它不会罢休的,除非你听它的。”一个小细嗓子对他发了话。

灵思风低头看着那只还挂在他脖子上的画画儿匣子。那扇小门开了,里面的小人儿倚着门框,抽着烟斗,看笑话一般关注着事态发展。

“我至少还能拖个人下水。”灵思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小鬼儿把烟斗从嘴里拿出来。“你说什么?”他问。

“我说我要下水,你也别想岸上待着,该死的!”

“随你的便!”小鬼意味深长地拍拍匣子边,“到时候咱看谁先沉底儿!”

箱子打了个呵欠,又往前挤了一寸。

“行了行了,”灵思风生气地说,“你总得给我点儿时间考虑考虑吧。”

箱子慢慢往后退了退。灵思风重新回到能与河水保持一定距离的地方,靠着墙根坐下来。河对岸的安科城灯火通明。

“你是个巫师,”画画儿的小鬼说,“你肯定有办法把他找回来。”

“恐怕我算不上什么巫师。”

“你完全可以冲到别人面前,把人变成虫子啊。”小鬼给他鼓劲儿,没理会他之前的回答。

“不行。‘化兽’是专业八级水平的咒语。可我甚至没完成训练。我只会一句咒语。”

“一句,一句也管用啊。”

“估计不行。”灵思风绝望地说。

“那你会的这句是干什么用的?”

“没法跟你说。现在不想说这个。不过,说实话,”他叹了口气,“咒语没什么好。最简单的你都得花三个月才能记住,可只要你用一次,噗!什么都没了。魔法就是这么个傻事,你明白么?你花二十年学会一句咒语,在卧室变出个裸体少女来,可那二十年里,你早已被水银雾毒个半死,读那些古老的天书让你几乎成了半瞎子,少女来了,可你却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

“这我倒是从来没想到。”小鬼儿说。

“嘿,你看,本不应该这个样子的。双花跟我说他们国家就有更高级的魔法,我还以为……还以为……”

小鬼儿期待地望着他。灵思风骂了自己一句。

“你要是非要知道的话,我还以为他指的并不是魔法,不是我们这种魔法。”

“不是魔法是什么?”

灵思风开始自伤自怜起来。

“我不知道。”他说,“我想,也许是更好的办事方法吧,理智一些的办法。能够驾驭……比如说能够驾驭闪电,或者别的什么。”

小鬼儿看了他一眼,很友善,然而目光里饱含怜悯。

“闪电是暴风巨人战斗时的飞矛,”他慢吞吞地说,“这是气象学上的已知事实,你怎么驾驭它?”

“我知道。”灵思风难受地说,“举例失误。”

小鬼儿点了点头,钻回画画儿匣子。过了一会儿,灵思风闻到里面传出煎咸肉的香味。他忍着忍着,直到胃再也无法忍受,于是敲开匣子。小人儿又出来了。

“我刚才一直在琢磨你说的话。”灵思风还没张嘴,小人儿倒先发了话。“就算你能驾驭它,把马鞍子放在它上面,你能让它拉车吗?”

“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闪电啊。它上下乱蹿,可你却想它直着走,别上下跑。再说,它很可能把马鞍子给烧了。”

“我不管什么闪电不闪电的了!我空着肚子怎么思考?”

“肚子空,吃东西填饱它嘛。这就叫逻辑。”

“我怎么吃?我一挪动地方,这鬼箱子就冲我扑腾盖子!”

恰在这时,箱子把盖子大张开来。

“看见了吧?”

“它不是想咬你。”小鬼儿说,“它那里面装着吃的呢。你要是饿死,对它也没好处。”

灵思风往箱子深处看去。真有吃的,在乱七八糟堆着的匣子和钱袋之间,有几个瓶子和油纸包。他自嘲地笑了一声,晃晃悠悠登上废弃的堤道,找到一块长度合适的木头,尽量动作轻柔地把箱子盖支稳,这才从箱子里掏出一个扁平纸包。

纸包里面装的是硬得像钻石木材的饼干。

“妈的……”他咕哝着,抚摸着牙齿。

“这是埃潘瑟船长牌旅行消化饼。”小鬼儿边说边往匣子里走,“在海上,这东西救过不少人的命。”

“哦,当然。你们是不是用它当救生筏?或者用来砍鲨鱼,然后看着它沉底儿?这瓶子里面是什么东西?毒药吗?”

“水。”

“到处都有水!他带水干什么?”

“信得过。”

“信得过?”

“是啊。比如这里的水,他就信不过。明白吗?”

灵思风打开一个瓶子。里面的液体也许曾经是水,但现在尝起来没有任何滋味,连点活气儿都没有。“什么味儿都没有。”他闷闷地说。

一箱子“吱呀”一声,引起他的注意。懒洋洋地,仿佛有意要恐吓他一般,盖子慢慢压下来,灵思风临时支在那里的木头仿佛干面包一般被碾了个粉碎。

“好的,好的,”他说,“我这不是正在想吗?”

伊默尔的老窝在“斜塔”里,就在白霜街和霜冻巷的交叉口上。午夜,一个警卫孤零零地站在暗处,抬头看天上两个星球相接,漫不经心地琢磨者这事能给自己带来什么运气。

传来一丝非常微弱的声响,音量如同蚊子打呵欠。

警卫沿着无人的街道看去,目光停留在几码之外的一处泥淖,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迎着月光闪闪发亮。他过去把它捡起来。月光照出了金子,他深深吸了口气,回音足够传到巷子里去。

又有响动,又是一枚金币,滚进街对面的排水沟。

刚把它捡起来,又来了一枚,远了点儿,还在滚动。他想起来了,据说金子是星星光芒的结晶。

要不是亲眼看见,他才不相信金子这么贵重的东西能随便从天上往下掉昵。

走到对面的巷口,更多的金币正一个劲儿往地上掉。有的还是成袋成袋的呢。那么多那么多……

灵思风把一袋金子重重砸到警卫的脑袋上。

警卫恢复知觉后,发现面前站着一个怒目相向的巫师,手持匕首抵在他的喉咙上。黑暗里还有个东西咬住他的腿。

这咬劲儿不是一般的,他觉得这东西要是愿意,还能咬得更狠。

“那个有钱的外国人在什么地方?”巫师小声问道,“快说!”

“什么东西夹着我的腿?”警卫的声音里带着恐惧。他想挣脱出来,可那东西咬得更紧了。

“这你还是不知道的好。”灵思风说,“好好听着,那个外国人在哪儿?”

“他不在这儿!他们把他带到布罗德曼那里去了。人人都在找他!你不是那个灵思风吗?对了,是那个箱子,那个会咬人的箱子……哦别别别别……求求求求你了……”

灵思风走了。警卫感觉黑暗里咬他腿的那个东西也松开了……他开始害怕……那东西自己放开了他。当他挣扎着站起来,一个又大又沉、方方正正的东西从黑暗里冲出来,撞开他,飞奔着追上巫师。那东西长着几百只小脚。

仅凭自制的那本常用语录,双花努力地向布罗德曼解释那个神秘的“保先”是怎么回事。肥胖的店老板认真地听着,小黑眼睛闪闪发光。

桌子另一端,伊默尔饶有兴致地望着他们,偶尔拿片盘里的肉喂自己的乌鸦。威瑟在他身旁走来走去。

“别转来转去的,”伊默尔说,两眼仍旧望着对面那两个人。“不看都知道你那副坐立不安的样子。斯特恩。谁有胆子在这儿袭击咱们?那个不入流的魔法师肯定会来的。他不敢不来。他还会跟咱们讨价还价。咱们趁机把他抓住,然后金子、箱子全扣下。”

威瑟一只眼瞪着他,一拳击在戴黑手套的掌心里。

“谁能想到碟形世界上会有那么多智慧梨花木?”他说,“咱们哪儿想得到?”

“别转来转去的,斯特恩。这一次,你准能干得更漂亮。”伊默尔心平气和地说。

他的这位副手厌恶地“哼”了一声,大步走到屋子对面找他手下人的茬去了。伊默尔接着看那个观光客。

很奇怪,这个小矮子似乎并没意识到自己此时处境危险。伊默尔好几次看见他环视四周,脸上带着非常满意的表情。他还跟布罗德曼侃侃而谈,无休无止。伊默尔注意到他们在交换一张纸片,然后布罗德曼给了这外国人一个金币。这太奇怪了。

布罗德曼站起身,摇摇晃晃走过伊默尔坐的地方。贼头子伊默尔突然伸出一只胳膊,仿佛钢钳弹出,一把拽住胖老板的围裙。

“哥们儿,刚才说什么哪?”伊默尔平静地问他。

“没……没什么,伊默尔。一点私事。”

“朋友之间可不保密的哦,布罗德曼。”

“是啊。可,说真的,我自己也还不是太明白。这东西好像就是一种打赌,你能明白吗?”

老板紧张地说,“他们管这叫‘保先’,好像就是打赌说破鼓酒家不会着火。”

伊默尔望着他,把布罗德曼盯得心里直发毛,浑身打抖。随后,贼头子笑了起来。

“这么个虫子蛀的破地方,随时都能烧起来。”他说,“这人肯定是疯了。”

“是啊,但就算疯,也是个有钱的疯子。他说他现在拿到了‘保……保……’想不起那个词儿了,反正打头是个保字,意思相当于咱们的押下赌注。假如破鼓真给烧没了的话,他在阿加丁帝国工作的那个地方就会付给我钱。我倒不是希望真烧起来。破鼓,我是说……我是说……这里是我的家,破鼓……”

“看来,你还没傻到家嘛。”伊默尔说着,一把推开老板。

酒家的门猛地打开,几乎拍进墙里去。

“嘿,这可是我的门!”布罗德曼吼道。接着便看清了站在楼梯最上面的是谁,于是飞快地一弯腰,躲到一张桌子后面,将将躲过飞来的一把短黑镖。黑镖“砰”的一声,插在木桌上。

伊默尔又开了一瓶啤酒,动作放得很慢。

“来跟我喝几杯吧,兹洛夫?”他淡淡地招呼道,“快把剑收起来,斯特恩。毛脚兹洛夫是咱的朋友。”

杀手行会头子手里灵活地转着吹镖筒,随即利落地把它塞进皮套里。

“斯特恩!”伊默尔喝道。

身穿黑衣的二号强盗嘴里咝咝作声,把剑插回鞘里,但手仍然放在剑把上,眼睛盯住杀手头子。

当上杀手行会的老大可不是件容易事。杀手行会内部职位竞争十分激烈,最重要的就是“实践经验”——当然,杀人的,除了实践经验,还有什么呢?所以,兹洛夫那张宽大老实的脸膛干脆是由道道伤疤拼合起来的——多次近距离搏斗的结果。

不过,那张脸原本也帅不到哪儿去。据说兹洛夫之所以选择这样一种穿黑衣戴黑帽、在夜间潜行的职业,都是因为他父母有巨怪的血脉,怕光。要是这话传到兹洛夫耳朵里,传话的人就得用帽子托着自己的耳朵回家了。

兹洛夫慢慢走下楼梯,身后跟着几个杀手。他朝伊默尔面前一站:“我来找那个观光客。”

“这有你什么事儿,兹洛夫?”

“当然有。格林尼欧,厄尔蒙德——抓住他。”

两名杀手走上前。斯特恩挡住他们,手里的剑出现在离他们喉咙一寸左右的地方,速度快得仿佛空气没有阻力。

“我一次估计只能杀一个。”他低声说,“你们自己合计合计,谁先来?”

“抬头看看,兹洛夫。”伊默尔说。

房梁上头的暗影里,一排凶狠的黄眼睛正往下看。

“你再往前一步,回去时就得少只眼睛。”贼头子说,“还是坐下喝一杯吧,兹洛夫,咱们好好谈谈。我记得咱们原先都说好来着:你不抢人,我不杀人——就是说,不为钱杀人,不挣这份儿钱。”他停了停,又补了一句。

兹洛夫拿过递上来的啤酒。

“又怎么样?”他说,“我就是要杀了他,杀完之后你再抢他好了。那边那个怪模怪样的就是他吧?”

“是的。”

兹洛夫盯着双花,双花冲他露齿而笑。兹洛夫耸耸肩膀。他从不琢磨为什么有人会希望别人死,这只是自己的差事而已。

“谁雇你来的,我能问问么?”伊默尔说。

兹洛夫抬手一挡。“别问。”他拒绝回答,“行规!”

“当然当然。对了……”

“什么?”

“我是说,我有几个人守在门外……”

“刚才在。”

“还有几个在街对面的路口上……”

“现在不在了。”

“还有两个弓箭手在房顶上。”

兹洛夫的脸上闪过一丝疑虑,仿佛一缕残阳照在沟壑纵横的田地上。

门又被猛地推开,几乎把站在门边的一名杀手拍个半死。

“别再这么推门了!”布罗德曼在桌子底下尖叫。

兹洛夫和伊默尔盯着门口的人。这人不高,挺胖,穿着讲究,非常讲究。几个又高又大的身影在他身后赫然耸立,高大得吓人。

“这是谁?”兹洛夫问。

“我认识他。”伊默尔说,“他叫莱尔波夫。

他是铜桥那边‘叫唤盘子’旅馆的老板。斯特恩,把他轰走!”

莱尔波夫伸出一只戴戒指的手。斯特恩·威瑟停在半路,几只庞大的巨怪低头钻进门,站在这个胖子身旁,被里面的光线晃得直眨眼。面袋子粗细的小臂上虬结着西瓜大小的肌肉块。每个巨怪都手拿双刃斧——拇指和食指,两根指头拈着。

布罗德曼“腾”地从桌子后面站起来,一脸怒气。

“给我出去!”他大叫,“把这些巨怪轰走!”

谁都没动。厅里一时间鸦雀无声。布罗德曼飞快地往四周看了看,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都对谁说了些什么。他嘴里发出一丝憋了好久、巴不得跑出来的哭音。

他奔向通往地窖的门口,这时,一只巨怪整只火腿大小的手懒洋洋地一挥,斧子飞向屋子另一端。地窖门撞上的声音和它被剁成两半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他妈的!”毛脚兹洛夫叫道。

“你们想干什么?”伊默尔问。

“我代表商贸联合会。”莱尔波夫平静地说,“你知道,总得保护我们的利益呀。我冲那个小矮子来的。”

伊默尔皱起眉头。

“劳驾,”他说,“您刚才说……您代表生意人?”

“生意人,还有其他贸易者。”莱尔波夫说。

这时,除了越来越多的巨怪之外,他身后又进来几个伊默尔以前似乎见过的人,也许过去曾在柜台或是吧台后边见过他们。都是灰扑扑的脸,很难给人留下什么印象,于是人们很快就会把他们忘掉。伊默尔心底泛起一丝不快。他想,如果狐狸碰上的是一头愤怒的羔羊,会发生什么事。更要命的是,如果这是一头雇得起狼的有钱羊……

“能问问这个联合会是……什么时候成立的吗?”他问道。

“今天下午成立的,”莱尔波夫说,“你知道,我是负责旅游业的副会长。”

“你说的这个旅游业是什么意思?”

“呃……我们也不是很清楚……”莱尔波夫说。这时,一个满脸胡子的老头从他肩膀上探出头来,干巴巴地说:“我代表全体莫波克酒商,告诉你,旅游就是生意!明白了?”

“又怎么样?”伊默尔冷冷地说。

“是这样,”莱尔波夫说,“我刚刚说过,我们要保护自己的利益。”

“贼都出去!贼都出去!”他身后那个老头子嚷嚷道,边上的人也跟着嚷嚷起来。兹洛夫笑了。

“杀人的也出去!”老头接着说。兹洛夫不高兴了。

“道理很简单,”莱尔波夫说,“到处都是抢钱的杀人的,能带给观光客什么好印象?人家大老远跑到咱们伟大的城市,观赏文化古迹,体会优雅风俗,结果死在巷子深处,尸体顺着安科河漂走——人家怎么回去对亲朋好友讲述旅行的美好时光?想清楚吧,你们得与时俱进哪!”

兹洛夫和伊默尔两人大眼瞪小眼。

“咱们难道没与时俱进么?”伊默尔说。

“那咱们就‘进’一个,伙计。”兹洛夫说。

他“唰”地掏出吹镖筒,放到嘴边,一枚短镖“嗖嗖”地飞向近旁一个巨怪。巨怪一晃,斧子出手,飞过兹洛夫的头顶,砍死了他身后一个不幸的贼。

莱尔波夫急急弯下腰去,好让他身后的巨怪举起巨大的铁十字弩,冲着边上的杀手放出足有矛那么长的弩箭。

恶战开始了……

很早就传说,那些对“想像的色彩”——稀有的第八色射线敏感的人,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灵思风急匆匆穿过拥挤不堪、灯火通明的莫波克夜市,行李箱子慢悠悠地跟在后面。他一头撞上一个黑黑的大高个子,刚想恰如其分地咒骂几句,结果发现这一位竟是死神。

除了死神,还有谁的眼窝里是空空的,走在街上,还在肩上扛着一把大镰刀?灵思风眼见一对儿热恋的情侣谈笑风生,直直地穿过这团鬼影儿,还若无其事。他吓坏了。

虽然脸上不大可能会有什么表情,死神看上去仍旧像吃了一惊的样子。

灵思风?死神说,声音低沉,宛如地洞里一扇铅质大门砰然撞上。

“嗯。”灵思风应着,努力躲开那双空洞洞的眼睛。

你怎么在这里?(轰隆,轰隆……好像深山脚下,蛀满虫子的地穴里,棺材板响动的声音)“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灵思风说,“而且,我知道你肯定很忙,所以我就不耽搁你……”

你在这儿撞上了我,我很惊奇。灵思风。因为你我有个约会,就在今晚。

“哦,不,不会……”

当然会。可是。我本想在瑟福波罗利见你。这可真他妈的麻烦了。

“但那地方离这儿有五百多里地呢!”

用不着你告诉我。我自己看得出来,整个系统又乱套了。那么,能不能请你尽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