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临近边缘(一)

制造过程拖了很长时间,这会儿快收尾了。奴隶们正在砍掉附在外壳的黏土。

其他奴隶则用银砂打磨着金属侧腹,金属面在阳光下闪出光滑自然的新铜色。虽然已经在铸坑里冷却了一个星期,但金属摸上去仍有些温热。

克鲁尔的首席天文学家轻轻打了个手势,抬着他的仆人立即放下宝座。他坐在船舱的黑暗里。

像一条鱼,他想,一条巨大的飞鱼,但这条飞鱼属于哪片海域?“真漂亮!”他轻声说,“真正的艺术品!”

“工艺品而已。”他身旁一个矮壮的人说。首席天文学家慢慢转过身来,看着这人冷漠的脸。如果一个人在本该长眼睛的地方生着两个金色的球体,想做出冷漠的样子大概并不算难。两个金球闪着光,让人紧张。

“工艺品,是啊。”天文学家微笑了,“我想不出碟形世界上还有哪个工匠比你厉害,金眼睛。我说得对吧?”

那个工匠顿了顿,紧张地思索着这句问话的含意,连赤裸的身体都绷紧了。其实不算完全赤裸,他的腰上还系着一条装工具的带子,手腕上挂着一把算盘,浑身晒得黝黑。那双金眼睛似乎望着另外的世界。

“您说得对,也不对。”他终于回答。宝座后面的下级天文学家听了,倒抽了口冷气,觉得他太无礼了——而首席天文学家本人却似乎毫不计较。

“说下去。”他说。

“我缺乏一些最重要的技艺。但我毕竟是金眼银手戴克蒂洛,”这个工匠说,“守卫匹丘坟墓的金属战士是我打造的,大奈夫的光堤是我设计的,七漠之殿是我修建的。还有……”他伸手敲敲一只金眼睛,发出微弱的声响,“当我为匹丘造出假人军队的时候,他赠给我大堆大堆的金子,而且,为了不让我再建造比那更好的东西,他挖掉了我的眼睛。”

“很明智,但也很残酷。”首席天文学家同情地说。

“是啊。于是我学会靠耳朵听金属的脾性,靠手指头摸。我还学着靠尝滋味、嗅气味来区分矿石。我自己制作了这对眼睛,然而没法让它们具有视力。后来,我被请去修建七漠之殿,建成之后,埃米尔赠给我大堆大堆的银子,随后,我一点也不奇怪,他砍了我的右手。”

“做你这一行,这是个很大的妨碍。”首席天文学家点点头。

“我用银子给自己重新做了这只手,用上了我精通的杠杆原理。这手很顶用。当我把积蓄量达到五万小时日光的第一道光堤建成以后,奈夫的部落长老会赠给我大堆大堆的精纺丝绸,然后用绸子困住我,不让我逃出去。

困境之中,我用丝绸和竹子造了一个飞行器,从角楼顶上的监狱里飞了下来。”

“这个飞行器带着你,历经周折,来到了克鲁尔。”首席天文学家说,“别人都奇怪,为什么你就不能找个别的差事,比如种菜吧,这样就不会再有被报酬害死的威险。为什么你坚持干这一行呢?”

金眼戴克蒂洛耸耸肩。

“我精通这一行。”他说。

首席天文学家又抬头看看那条铜鱼,现在已闪闪发光,宛如正午阳光下的一口铜锣。

“这么美的东西,”他低声说,“这么独特。过来,戴克蒂洛,告诉我,我当时说要给你什么报酬来着?”

“您让我造一条能在各个世界之间的空阔之海中邀游的鱼,”工艺大师大声回答,“作为报酬,您将……您将……”

“我将怎样?我的记性不如从前了。”首席天文学家懒洋洋地说,手摸着那暖暖的铜面。

“作为报酬,”戴克蒂洛接着说,声音里没有多少期待,“你会把我放了,不砍我任何肢体。而我,不要任何钱财。”

“啊,是的,我想起来了。”老人抬起一只布满青筋的手,补充了一句,“那是骗你的。”

空中传来一声极微弱的声响,金眼人一个踉跄。一低头,只见一个箭头从自己胸口戳出。

他厌恶地晃晃脑袋,唇边涌出血来。

四周没有一丝声音(除了几只满怀期待的苍蝇嗡嗡作响),他伸出银手,慢慢地,摸了摸那个箭头。

戴克蒂洛“哼”了一声。

“活儿干得真糙!”说完,仰面栽倒。

首席天文学家用脚尖踢踢他,叹了口气。

“为了这个工艺大师,我们要简短默哀一下。”他说。他发现一只蓝丽蝇撞上一颗金眼,然后莫名其妙地飞走了……“好了,时间够长了。”首席天文学家说,随后叫来几个奴隶抬走尸体。

“龟航员准备好了吗?”他问。

发射控制总管急忙上前:“好了,大人。”

“诵读了合适的祷文吗?”

“一丝不苟,大人。”

“离行动还有多长时间?”

“您说的是最佳发射时段。”总管小心地更正,“还有三天,大人。那时,大阿图因的尾巴出现的位置再合适不过了。”

“这么说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首席天文学家总结道,“还要有合适的祭品。”

总管鞠了个躬。

“大海会给我们提供的。”他说。

老人笑了。“一向如此。”他说。

“要是你能好好导航……”

“要是你能好好掌舵……”

一个浪头冲上甲板,灵思风和双花面面相觑。“接着往外舀水!”两个人一起喊了起来,手伸向水桶。

过了一会儿,浸水的船舱里传出双花气冲冲的声音——“真不明白这怎么能算是我的错。”他说。巫师在对面伸伸手,他又递过去一个桶。

“你是负责放哨的!”灵思风反驳道。

“是我把咱俩从奴隶主手里救出来的,忘了?”双花说。

“我宁愿当奴隶也不想当尸体。”巫师答道。他站直身子,望着大海。他看上去迷惑不解。

现在这个他,和六个月前从安科-莫波克大火里逃出来的他有点儿不一样了:身上多了不少伤疤,还有,阅历也丰富多了。他走访过中轴地,发现了丰富多彩的种族和新奇的习俗,虽然在发现过程中少不了添几道伤疤;在永难忘怀的几天里,他还穿越了传奇般的“脱水洋”,位于那个名叫“大奈夫”的干燥得不可恩议的沙漠中心;在另一个冷得多、水也多得多的大海里,他遇见过漂浮的冰山;他骑过想像出来的龙;他还几乎念出碟形世界上最最强大的魔咒:他还……

地平线绝对不应该这么短的。

“嗯?”灵思风问。

“我说什么都比当奴隶强!”双花刚说完,只见巫师把水桶远远地扔进海里,然后一屁股坐在湿乎乎的甲板上,面如死灰。双花的嘴巴张大了。

“你看,我很抱歉,是我舵掌得不好,让船撞上了暗礁。但是以目前情况来看,这船不大像要沉,而且咱们迟早会见着陆地的。”双花安慰地说,“水总会往某些地方流嘛。”

“看远处的地平线!”灵思风说,音调不大对。

双花眯起眼看。

“看上去没什么啊。”他看了一会儿,说道,“不过,好像确实比正常情况下短一些,可是……”

“那是因为边缘瀑流,”灵思风说,“咱们快要被水冲下世界边缘了!”

海浪轮番打击着半沉半浮的船,船在激流中慢慢地打着转,除了这声音,只有冗长的沉默。浪头开始变大了。

“多半就是因为这个,咱们才撞上了那座暗礁。”灵思风说,“夜里咱们被水冲离了航道。”

“想吃点儿什么吗?”双花问。他伸手在包袱里摸索,包袱被他拴在栏杆上,防潮。

“你懂不懂?”灵思风吼道,“咱们都快被冲到边儿下去了!真要命!”

“咱们难道没办法解决吗?”

“没有!”

“那我就不觉得有什么好怕的了!”双花镇定地说。

“我就知道咱们根本不应该往这个方向走。”

灵思风望着天抱怨道,“我真希望……”

“要是我的画画儿匣子还在就好了,”双花说,“可惜丢在那艘运奴隶的船上了,还有箱子里的其他东西,还有……”

“等到了咱们去的地方,你再也用不着行李箱子了。”灵思风说。他很消沉,闷闷不乐地望着远处一条粗心的鲸鱼,漂进往边缘方向奔流的巨浪里,正奋力往外游。

越缩越短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道白色。巫师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遥远的轰鸣。

“船随着边缘瀑流掉下去以后会怎么样?”双花问。

“谁知道。”

“也就是说,咱们有可能穿越空间,降落在另一个世界里面。”小矮子的眼光中满是憧憬,“我喜欢。”他说。

灵思风哼了一声。

太阳在天边升起。这里离世界边缘很近了,太阳也明显大了许多。他们背靠着桅杆站着,各想各的心事。每隔一会儿,两人中的一个便捡起水桶,漫不经心地往外舀舀水,尽管这么做并没有什么必要。

周围的海面似乎越来越拥挤了。灵思风注意到有几截树干跟着他们一起漂,水下也十分热闹,游着各式各样的鱼。当然——这股水流里充斥着从靠近中轴的大陆上冲过来的食物。他想像着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每时每刻都要拼命游动,好待在同一个地方。他觉得这跟他目前的状态一模一样。他看见一只小青蛙在无情的激流中拼命划水。令双花惊奇的是,灵思风竟然找来一支桨,小心地伸向那个两栖小动物,它感激地爬了上去。几秒钟之后,小青蛙原来游着的那块地方探出一张大嘴,又颓然合上。

青蛙从灵思风双手围起的摇篮里抬头看着他,随后表示感谢地咬了咬他的拇指。双花咯咯地乐了。灵思风把青蛙放在衣袋里,假装没听见。

“很人道,可是有什么用呢?”双花说,“一小时之后下场都一样。”

“因为……”灵思风含糊不清地说,随后又开始舀水。水面上已经开始溅出一股股喷流,水流越来越急,四周全是起伏的大浪,不断形成,又不断消失,拍击着他们的船舷。

还有,一切都暖和得不大正常,海面上飘着一层热腾腾的金色水雾。

轰鸣声越来越大。一只大章鱼——灵思风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家伙——在几百码之外浮出水面,疯狂地用触手拨打浪花,免得被冲走。一些同样巨大、然而他们庆幸看不清模样的东西在水雾中咆哮。整整一个战队的飞鱼冲出水面,想在被冲走并卷入漩涡之前多往回飞几码,它们洒下的水珠映出一道彩虹。

他们马上就要被冲出世界了。灵思风扔下水桶,抓紧了桅杆。万事万物的尽头正咆哮着冲向他们。

“我一定得看看这个……”

双花说着就往船头跑,一半是朝下跳,一半是朝前游。

某种坚硬的东西砸上船身,船被撞得侧转九十度,船舷正对那个看不见的阻碍物。接着,船突然停住,一股冰冷的海浪泡沫仿佛瀑布一般涌上甲板。几秒钟之内,灵思风便被浸在几尺深的沸腾的绿色海水中。他大声嚎叫起来,水下世界变成了一片发出阵阵轰鸣的紫色,意识迅速消退,这是因为,这时的灵思风开始窒息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嘴里满是滚烫的液体,他往下一咽,喉咙里火烧火燎的疼痛让他顿时清醒过来。

一块船板塞在他的后背下面,双花正低着头,非常关切地看着他。灵思风呻吟一声,坐了起来。

这会儿清醒过来是错误的。

世界边缘就在几尺之外。

边缘之外,无尽的边缘瀑流喷涌而出的瀑口之下,是一派魔幻景象。

大约七十里之外,离边缘瀑流冲击范围很远的地方,有一艘独桅三角帆船,正扬着红帆,悠然地在柔和的暮霭中漂浮。这是一艘典型的私人贩奴船。船员们——幸存下来的那些——聚集在前甲板上,围着在救生筏上拼命干活的人群。

船长是个矮壮的男人,戴着连肘头巾,这是典型的大奈夫部落族人的服饰。他足迹遍天下,阅历丰富,见过无数奇人怪事和新鲜玩意儿,很多后来都成了他的奴隶或私藏。他最初是在位于碟形世界最干燥的沙漠中心的脱水洋上当水手。(在碟形世界,水有不同寻常的第四种状态。高温加上第八色光奇异的干燥作用,水便“脱”走了,留下流沙一般银光闪闪的残余物,设计精良的航船可以在上面轻松航行。

脱水洋是个古怪的地方,不过更奇怪的是里面的鱼。)这位船长一辈子没被吓倒过。然而这时,他很害怕。

“我没听见有动静。”他对大副小声说。

大副往黑暗里看去。

“没准儿摔下船去了?”他满怀期望地假设。仿佛是要驳斥他似的,脚下的甲板传来一阵狂怒的“砰、砰”的响声,还有木片剥落的声音。船员们恐惧地凑在一起,挥舞着斧头和火把。

就算那个“怪物”冲过来,他们也不一定敢动手。在弄清这个怪物的恐怖属性之前,曾有几个人拿斧子砍过它,它那时似乎一心一意搜查这艘船。受到袭击后,它把袭击它的人追得掉下了船,或是把他们……吃掉了?船长对此并不十分肯定。这怪物的长相跟一般的木质航海旅行箱差不多,也许稍微大一号,但也不那么明显。有的时候看,里面装的是旧袜子一类五花八门的行李,然而有时——他发起抖来——里面好像……里面好像……他努力不去回想。但愿那些船员掉下船淹死了,总比落到这个怪物手里强得多。箱子里面有牙齿,像白木头墓碑一样的牙齿,还有一条像桃花心木一样鲜红的舌头……

他努力不去回想,但做不到。

他痛苦地思考着一件事:他决定,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在神秘状况下营救那些不知好歹的溺水者了。当奴隶总比被鲨鱼吃掉强,不是么?可是获救的人居然逃跑了,自己的船员检查他们留下来的大箱子——本来就是件怪事嘛,他们怎么可能在汪洋大海上只坐着一只箱子漂呢?然后那箱子开始咬……他拼命不再去想这件事,可是他仍然提心吊胆:要是那鬼东西发现它的主人已经不在这艘船上了,又会怎么样呢……

“救生筏准备好了,船长。”大副说。

“放下水,”船长大喊,“都上筏子!”又喊,“马上烧船!”

毕竟,再等一艘过路的航船并不难,他很有哲理地想,可要是在毛拉①们大力鼓吹的所谓“极乐世界”里面等着投胎,那工夫就费大了。让那只魔法箱子吃龙虾去吧!

【①毛拉(mullah),一些穆斯林国家对有学问的人的尊称。——译者注。】

有的海盗凭借残酷的手段和蛮勇,千古留名;有的则靠聚敛财富,万古流芳。而这位船长早就决定,要想永垂不朽,只有一个办法:耗着别死。

“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灵思风问。

“多美啊!”双花幸福地说。

“美不美要等你知道是什么东西以后再说。”巫师说。

“那是边缘虹!”他左耳畔一个声音马上说,“你能看见它很幸运,俯瞰,比任何角度效果都好。”

这东西嘴里呼出的气儿很冷,还麻疹疹的。灵思风一动不动。

“双花?”他问。

“怎么了?”

“如果我转过身,能看见什么?”

“他名叫蒂锡思。他说他是个海洋巨怪。这是他的船。他救了咱俩。”双花说,“你现在还不想回头看看么?”

“这会儿还不想,多谢。那为什么咱们没被冲下世界边缘?”灵思风说着,声音里带着一碰就破的镇定。

“因为你们的船撞上了‘边缘围栏’。”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这声调令灵思风想起海底峡谷和珊瑚礁里面藏着的东西),“边缘围栏?”他又问。

“是的。沿着世界边缘围了一圈。”背后的那个巨怪说。虽说瀑布轰鸣,灵思风还是听见了船桨翻动水花的声音。他希望那东西确实是桨。

“啊,你说边缘!”灵思风说,“边缘不就是东西的边儿么?”

“‘边缘围栏’也是这个意思。”巨怪说。

“他说的是这个。”双花用手往下指指,灵思风的目光跟着手指,简直不敢看……

船中轴向的那一头拴着一条绳子,离滚滚白浪只有几尺。船靠滑轮和小木头轮子构成的复杂装置固定在绳子上,说是固定,却也颠簸摇晃。绳子通过滑轮拉住船,那个灵思风至今未曾谋面的巨怪才能把船横到边缘瀑流的出口上。这能解释他们为什么没有掉下去,然而,绳子的另一头是什么东西在撑着呢?灵思风往绳子另一头细看,只见几码之外,一段粗壮的大木桩露出水面。随着他们的船漂近又漂远,只见那些小轮子“咯啦咯拉”地在一道凹槽里转动,步调一致。这凹槽明显是为这个目的凿成的。

灵思风还注意到绳子上每隔大约一码的距离就垂下一道小绳子。

他回身看着双花。

“我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他说,“可是,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双花耸耸肩膀。灵思风身后的海洋巨怪说话了:“上游不远就是我的家。等回家咱们再细说。现在我得赶快划。”

灵思风想,往上游看就意味着回头,回头就意味着他得把这个海洋巨怪看在眼里,而他这会儿还不想看。他干脆欣赏起边缘虹来。

边缘虹挂在世界边缘远处的一片雾气里,只在早晚出现,因为那时,围绕碟形世界旋转的小小太阳的光芒会照到世界之龟大阿图因的庞大身躯上,阳光正好以最恰当的角度照耀碟形世界的魔力场。

空中闪现出两道虹。临近边缘瀑流出口的是一道常见的七彩光,在奔流不复回的海水之上闪耀着、跳动着。

然而,与最上面那道更宽的、不屑于跟它同属一个光谱的光一比,它就显得黯然失色了。

那道光的颜色是色彩之王,所有其他颜色都相形见绌,成了淡淡的倒影。这就是第八色,魔法的颜色。这第八色是生动的,神采奕奕,充满活力。

它无疑是想像力的颜色,因为只要它一出现,现实中的事物就变成心灵魔力的仆从。第八色本身就是一道魔咒。

可灵思风觉得它不过就是一种绿了吧叽的紫色而已。

不一会儿,在世界边缘漂荡的这个小点移动到一个小岛或是一堆礁石上面,处境非常危险,湍急的水流在落入深渊之前,都要把它卷得打转。小岛上有座浮木搭造的小屋,灵思风看见那根边缘围栏的主绳索顺着很多铁桩子爬上这个怪石嶙峋的小岛,从一扇小圆窗伸进小屋。他后来才知道,这样做是为了让巨怪知晓是否有东西撞上他负责的这一段边缘围栏,提醒他需要打捞,绳索上悬挂的一排精巧的小铜铃便是警铃。

粗糙木材制造的大浮木栅栏修建在小岛的中轴方向。它由一两艘废船和一大堆浮木构成。浮木包括木板和角材,还有未经加工的树干,有的上面还长着绿叶子呢。离世界边缘这么近,碟形世界上的魔法力场非常强,随便一道咒语使出来,四周所有东西便闪动着一层朦胧的光晕。

巨怪最后拽了几把,船终于“吱吱嘎嘎”地靠上了一个浮木制成的小码头。船抵岸了,和栅栏一起围成一个圈子,灵思风顿时捕捉到一种熟悉的感觉——置身于强大的超自然氛围里,油腻腻,蓝蒙蒙,还有一种锡的味道。在他们的周围,漫无目标的纯正魔法正无声地降落到这个世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