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追随

如果不是有“吴王”这个名头,徐础说的话一个字也不会有人相信,几名将官争议良久,萧古安一个人走回来,拱手道:“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不敢做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在骗你们。”徐础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才那些话是我编造出来的,梁王没有陷害我,新降世军也没有潜入洛州,我去掉王号,仅仅是因为我厌倦了。我不该用谎话连累诸位,走吧,我随你去见晋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萧古安僵在那里,半天没说话,突然转身,又去找同伴商量,这回为时甚短,四人一同来到吴王面前,萧古安正色道:“吴王之意我们明白?”

daocaorenshuwu.com

“抱歉,我只是一时……”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萧古安却不接受道歉,接着道:“请吴王在此暂歇,我派人回去向晋王请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还是没有明白。”徐础笑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萧古安等人皆无笑意,“吴王才智过人,早料到晋王会派人追赶吧,所以来一出欲擒故纵之计,最终还是要将祸水引向晋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础一愣,摇摇头,“谎言一旦开始,真话便没有立足之地。是我的错,请萧将军安排。”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萧古安马上分派,自己带五十人“看护”吴王,命副将带五十人即刻返回晋营寻求明确的指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萧古安将留下的五十人分成五队,轮流休息、喂马、守卫、放哨、巡视,丝毫不乱。他对吴王的态度也有变化,依然恭敬,但是多了一份警惕,心中已认定吴王有意嫁祸于晋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徐础靠墙睡觉,不管闲事,心里琢磨着如何应对晋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概是有人护卫,心中安定,徐础这一觉睡得颇为舒服,睁眼时天边微亮,附近的小火堆居然还在燃烧,显然是有人添柴。 daocaorenshuwu.com

萧古安站在墙外,仔细观察大道上的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础心中过意不去,起身走到萧古安身边,“萧将军一夜未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职责在身,怎敢松懈?吴王睡得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还……好。萧将军跟随晋王多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父亲就是沈牧守帐下部将,我继承父职,算起来,跟随沈家有四十多年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比天成朝廷还要长久。” daocaorenshuwu.com

“当然,沈家兴起,我们萧家一路跟随。”萧古安骄傲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来萧将军很了解晋王为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萧古安左右看看,发现身边没有外人,小声道:“吴王打住,你若行挑拨之事,我就不能客气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吴王奸诈之名在外,一开口就遭到怀疑,反而是他讲述的阴谋,无论有多么复杂,都有人相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现在孤身一人,便是挑拨成功,于我能有什么好处?总不至于希望萧将军跟我一同浪迹天涯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萧古安微微一笑,“不是挑拨的话,吴王请说,请勿褒贬晋王,令我难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徐础要说的话恰恰就是一番“褒贬”,想了一会,他说:“晋王若有指责,萧将军万万不可辩解,磕头认罪,可保平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我没犯法,晋王为何指责?我又有什么要辩解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只是泛泛而论。”徐础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萧古安莫名其妙,“吴王还是再去休息一会吧,估计天黑之前就能等来晋王的命令,无论怎样,入夜之前都要动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础一人时走得慢,晋兵快马加鞭,一天一夜就能往返。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徐础拱手,该说的话都已经说过,他的确要再去休息一会,忽听远处传来马蹄声,于是驻足遥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来的是一名哨兵,停在道路上,向萧古安大声道:“孟津方向来了一队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多少?” 稻草人书屋

“三十多人,有两辆车,其他人乘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叫所有人退回来,上马……保护吴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十名将士很快聚集,上马在路边列队,拦在吴王前面,萧古安一马当先,如果对方只是路过,他无意惹是生非,如果对方别有所图,他也不惧,五十人对三十人,胜算颇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队伍行进,萧古安稍稍松了口气,来者虽然都骑马,看装扮皆为百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些人也看到了路边的士兵,远远停下,一人单独上前,拱手道:“过路之人寻个方便,敢问将军是哪一王的部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萧古安早已让士兵偃旗,不愿透露来历,回道:“我等也是路过,在此稍稍歇息,你们自管行路,咱们两不干涉。”

daocaorenshuwu.com

“多谢将军。”那人不敢怠慢,致谢之后回到己方队伍中,招呼同伴继续行进。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方互相戒备,百姓队伍中有一名老者,经过晋兵时,忍不住好奇,扭头看了一眼,就这一眼惹出了大麻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王!吴王在这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础没有故意隐藏,站在断墙前方、晋兵后面,觉得过路者颇为眼熟,正在仔细辨认,听到了叫声,定睛看去,认出那竟然是自己的老仆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仆流落街头,被吴王收留,不知为何竟然来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