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你是我温柔的梦乡

  这个世界上,能带给我利益的女人有很多,而能带给我快乐与安宁的,唯有你。阮阮,你是我温柔的梦乡。
  阮阮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这样缓慢,仿佛能听到一分一秒流逝的声音。她双手紧张地交握着,在手术室门口走来走去,抬眸盯着手术室上方的灯光,全身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此时此刻,她多想有个人在身边,能让她握握手,靠一靠,拍着她的肩膀说,别怕,别怕,一定会没事的。
  可没有。
  医院长长的走廊上,就她一人,惨白的灯光将她瘦削的身影拉得单薄寂寥。
  她掏出手机,却不知道能打给谁。
  不管是他,还是她,这样的危难关头,好像都找不到一个能陪在身边的人。
  他们唯有彼此。
  窗外还在下着雨,秋风乍起,吹得树叶簌簌作响,令这夜,无限凄凉。
  她双手合十,闭眼一遍又一遍在心里祈祷,愿他平安,愿他平安。
  人在无助时,除了把希望寄托在也许并不存在的神明身上,似乎别无他法。
  手术室的门在漫长至绝望的等待里,终于被打开。
  阮阮冲过去,紧紧抓住医生的手臂,颤声问:“他……怎样?”
  医生摘掉口罩,抹了抹额上的汗,轻呼出一口气,说:“病人虽然伤得很重,但总算从鬼门关闯了过来。”
  阮阮全身绷劲的神经,在听到这个答案时,“哗啦”一下放松下来,身子微微踉跄,若不是医生扶住她,就摔倒在地了。
  “谢谢,谢谢。”她眼泪落下来。
  医生说:“不过,病人最重的伤在头部,颅内有积血,虽然做了手术,但能不能彻底度过危险期,术后二十四小时是关键期。”
  阮阮刚放下的心猛地又提了起来。
  傅西洲从手术室被转入重症病房,家属不能进入病房陪护,护士让阮阮先去休息,她们会时刻观察病人情况的,可阮阮摇摇头说,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陪他。
  她隔着病房门,就那样站着,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陷入昏迷的他。
  他瘦了好多,脸色苍白,除了头部的伤,全身多处骨折,包裹得像个木乃伊。
  “你该有多痛啊。”她喃喃着。
  夜愈深,她还站在那里,最后连护士都看不下去了,劝她说:“傅太太,你这样身体会熬不下去的,你最好保持好精神与体力,等你先生醒过来,你还要照顾他呢!”
  阮阮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病房,跟着护士去休息。
  可她怎么睡得着,闭眼躺一会儿,就起床,跑到病房门口去望。一晚上跑了好几次,如此折腾下来,跟没睡一样。
  第二天早上,她离开医院,打车回家,那个江边公寓,曾经他们共同的家。
  打开门的瞬间,她有点恍惚,想要落泪。
  玄关处她的拖鞋摆在原位,鞋尖朝里,鞋口对着门。他的拖鞋静静地摆在她的拖鞋旁边,很近的距离,仿若依偎。
  餐桌上玻璃花瓶里养着一捧白玫瑰,十二支,一朵朵正在盛开,空气里有淡淡清香。这是她的习惯,每次买花,不管什么品种,总是挑十二支,插在透明的水晶花瓶里,盛满清水,放点盐。
  阳台上她种下的花草,长势喜人,绿意盎然,每一片叶子,都被擦拭得很干净,不沾尘埃。
  阳台上的小圆桌上,摆着一只茶壶,两个茶杯,茶杯里倒着两杯茶,一杯喝掉了一半,另一杯,是满的。她微微闭眼,仿佛看到他孤独的身影,坐在藤椅上,慢慢独饮。
  浴室里,一对情侣牙刷,以依偎的姿势,靠在漱口杯里。毛巾也是。她所有的物品,都静静地搁在原位。
  衣帽间里,她的衣服,依旧占据着半壁江山,与他的衣服并排依偎着。
  一切如旧,仿佛她从未离开过,只是早上出门上个班,晚上回家。
  而她,已缺席这个家好久好久。
  阮阮收拾了一些日常用品,找到车钥匙,去地下车库取车。好久不用的车,里外竟没有一点灰尘,想必他隔一段便会开去清洗。
  种种一切,她心中明了,这些啊,都是他想念她的蛛丝马迹啊,他的温情。
  她眼眶微微湿润。
  她回到医院,看见傅嵘与傅凌天站在病房外。
  傅嵘见了阮阮,担忧的神色中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拍了拍她的肩膀,郑重说:“谢谢你,阮阮。”
  傅凌天看了她一眼,依旧是命令般的口吻:“我们谈谈。”
  在她提出要跟傅西洲离婚后,傅凌天找过她一次,她去傅宅赴约,在他的书房里,他眼神凌厉地看着她,问她,你真的考虑好了?得到她肯定的答复后,他叹口了气,说,西洲没福气啊。
  傅凌天自从那次大病,身体精神都大不如前,走路都需要用拐杖,虽然依旧坐在凌天日化董事长的位置,但公司的事情慢慢地在放权。
  他们坐在楼下花园长椅上,阮阮静静地等他开口。
  傅凌天直入主题:“你改主意了?”
  阮阮说:“我没想那么多,现在只希望他平安无事。”
  “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阮阮讶异抬头,随即明白过来,他指的是她的身世。既然舅妈知道了,想必这件事,在阮傅两家,都不再是秘密了。
  阮阮没做声,等他继续说。
  傅凌天说:“我们傅家,需要的是门当户对的孙媳妇。”
  阮阮一呆:“您什么意思?”
  傅凌天看她一眼,说:“我说的不够清楚吗?”
  阮阮当然明白他话中意思,她那句话完全是脱口而出,心中震惊过后便只觉悲凉。她想起陶美娟的话,生在商业世家,讲情分,简直是笑话!而当初傅凌天那句“西洲没福气啊”在此刻回想起来,也显得多么虚伪而讽刺。他口中的福气,并不是她,而是她身后的阮氏。
  “既然你决定要跟他离婚了,那就痛快一点,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傅凌天站起来,话尽如此。
  “他现在需要人照顾,我不会离开他的。而且,我们现在还是夫妻。”阮阮冲他的背影喊道。
  傅凌天没有接腔,也没有停顿,他以一个冷酷的背影回答了她:你试试看!
  阮阮双手掩面,沉沉叹气。她想起风菱临走前说的话,你要独自面对很多事情。
  她起身,去洗手间洗了个冷水脸,对自己打气说,顾阮阮,现在不是哀伤的时候,打起精神,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他们是洪水猛兽,你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加油!
  术后二十四小时在忐忑焦虑中终于熬过去,医生为傅西洲再做了一个全面检查,万幸,他平安度过了危险期,只是,人还是没有醒过来。
  他被转入普通病房,阮阮搬进了病房,二十四小时陪护。
  本来她以为傅凌天会阻止,但傅嵘说,请她不用担心。虽然他没说,但阮阮知道,肯定是他去找过傅凌天。
  如果说整个傅家,还有一个人真心对待傅西洲,那就是他这个父亲。这些年来,他们父子关系始终淡漠,傅西洲对他从来没有好脸色,但因为愧疚,傅嵘明里暗里帮了他不少。
  傅家其他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在医院。阮阮也不希望姜淑宁母子出现,免得还要提心吊胆地防备着。
  照顾、陪护一个昏迷患者是一件非常艰辛也很无聊的事情,更何况还是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但在阮阮看来,却并不觉得累。她甚至没有请看护,傅西洲所有的一切,包括帮他擦拭身子、清洗这些事情,都是她独自搞定。护士门私底下都说,傅太太看起来那么娇弱的一个人,做起这些事来,竟游刃有余。
  阮阮也并不是天生会做这些,虽然从小就学会了自我照顾,但毕竟也是在阮家那样的家庭长大,从未干过粗活。
  但因为爱他,她把一切学会。这是她目前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
  傍晚,她回了趟家取东西,再回到病房,里面有客人。
  那人正俯身把带来的鲜花插入花瓶里,听见响动回头。
  阮阮见到她第一眼,便知道她是谁,乔嘉乐。
  久闻,却是第一次真正见面。
  乔嘉乐也正在打量阮阮,她曾在凌天日化的大厅里见过她一面,她还故意撞翻了她怀里的花,但那次,毕竟匆匆,没有来得及好好仔细瞧。
  长相气质完全比不上姐姐!这是乔嘉乐对阮阮的第一感觉。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看起来如此平凡普通的女孩子,却让傅西洲着了魔。如果说,之前她觉得傅西洲娶她完全是因为她身后的阮氏,可当她把那份录音文件寄给他之后,他竟然还……甚至为了去机场追她,出了车祸,把自己搞成这个鬼样子。
  “乔小姐,谢谢你来看他。”阮阮冲乔嘉乐礼貌却冷淡地颔首。
  乔嘉乐瞪着她,眼神冷冷的,厉声说:“顾阮阮,他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你!”
  阮阮皱眉,看了眼病床上沉睡的傅西洲,说:“乔小姐,这里是病房,请你小点声。”
  乔嘉乐一噎,感觉自己一腔怒火熊熊燃烧,却一拳打在了虚空上。
  她怒道:“我来看我西洲哥,怎么说话,什么音量,你没有资格干涉!”
  阮阮神色不变,淡淡地说:“我是他的监护人。”
  一句话,就把她秒杀掉。乔嘉乐气得咬牙切齿,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对啊,他们并没有离婚,她是他名正言顺的监护人。
  阮阮将从家里拿来的衣服挂进衣柜里,背对着乔嘉乐说:“医生说他需要静养,乔小姐探完了病,就请回吧。”
  乔嘉乐又是一噎,平时她也算是伶牙俐齿,可此刻面对着顾阮阮不轻不重的冷淡,一时竟不知道该做出怎样有力的回击。
  她咬牙走近她,靠近阮阮耳边说:“顾阮阮,你不过是个不知道父母是谁的野种,你嘚瑟什么呢,你以为你失去了阮家这个靠山,我西洲哥还会要你吗?”
  阮阮一僵。
  乔嘉乐觉得自己总算扳回了一局,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扬地走了。
  隔天,病房里又来了客人。
  林秘书从国外出差回来,直接从机场过来医院探望,他那天没有等到傅西洲,因为起飞时间到了,他打不通电话,便直接飞了。哪里想到当天晚上便接到小姚的电话,得知傅西洲出了事。
  他心里觉得后悔,如果不是自己给他通风报信,傅西洲也就不会出事。
  因此,他对阮阮也心存了芥蒂。
  在病房见到她,忍不住抱怨般地把她离开后傅西洲的一切举动都告诉了她。
  “原来他是来机场找我……”阮阮喃喃,她一直以为,他出现在机场附近,是因为公事出差。
  原来乔嘉乐没有说错。
  看她如此自责的模样,林秘书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很快告辞。
  林秘书走后,这场事故的负责警察找到医院来,归还傅西洲的东西。之前他们已经来过一次,这次是在车里又发现了一样物品,特意送过来。
  是一支录音笔。
  警察走后,阮阮拿着那支录音笔,想了想,最终还是按下了播放键。
  当她听到顾母与顾恒止的声音时,她整个人一呆。
  原来,他已经知道了啊。
  原来,他知道了,却依旧在得知她要离开时,追到机场去。
  “十二……”她握着他的手,泪盈于睫,“我求你快点醒来,好不好?我啊,有好多好多话想对你说呢。”
  无数个深夜,她做梦都梦见他醒过来了,喊她的名字,阮阮。
  可睁开眼,满室的寂静里唯有仪器的声音与他均匀的呼吸声。
  她从日记本里取出数张纸条,那是他曾经粘贴在她农场宿舍外的那些纸条,每一张都写了话。
  “阮阮,这里的空气真好,我也想搬到这里来住了。”
  “阮阮,中午实在很累,就在办公室沙发上小睡了一觉,很短的一觉,我却梦见了你。你跟我说,你永远不想再见到我,你转身就走。我惊得立即醒过来,心里空落落地难受。”
  “老婆,我很想念你。”
  “阮阮,你给了我那么多的好时光,像清风与暖阳,你让我习惯并且依恋上这样的温柔,那么余生你都要对此负责,怎么可以半途离开。如果不能跟你共度,未来的岁月都没有意义。”
  ……
  那时候,她在生他的气,逼迫自己冷起心肠。很多个早上,看到门上贴着的纸条,撕碎的动作总是在最后一刻又打住了,终究不舍得,将它们全部压在了日记本里。
  阮阮站在病房的窗边,望着窗外阴沉的天,推开窗户,让新鲜的空气吹进来,随之而来的,也有丝丝冷风。
  她抱紧双臂。
  十二,你说,如果不能跟我共度,未来的岁月都没有意义。
  你说过的呀,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呢!你睡在这里,一天又一天,把季节都睡过了一季。你看,窗外的树叶都落完了,冬天就要来临,你为什么还是不肯醒来?你说过的,要陪我看今冬的第一场雪,如果你食言,我会生你的气的!
  她回转身,哀伤地望着床上的人。
  敲门声忽然响起,是林秘书。
  这是他第三次找来了,忧心忡忡地看着病床上昏睡的人。
  “傅太太,如果傅总再不醒过来,他的位置,估计要易主了。”林秘书沉声说,“他这么多年的经营,只怕要一场空了……”
  阮阮握紧手指,无声叹气。她比谁都希望他快点醒来。
  她去找过傅凌天,她恳求他说,请您不要放弃他。
  她还记得傅凌天的回答,他说,我说过,我们傅家,要的是门当户对的孙媳妇。同样的,傅家不需要一个活死人。
  如果不是顾忌着他毕竟是长辈,阮阮真想用手中茶杯砸他。
  她也找过傅嵘,可他在傅家的事业王国里,几乎没有话语权。而另一边,姜淑宁母子趁傅西洲不在公司,已经开始动手了。
  “傅太太,不如,您去找下阮老……”林秘书迟疑着说,阮家的事情,她的身世,在商界,也早不是秘密,也正因此,傅西洲此番出事,原本站在他这边的股东,也开始动摇了。
  阮阮沉吟良久,终是摇了摇头。
  她说:“林秘书,您是他多年的伙伴,我拜托您,一定帮他。”
  林秘书点头:“这是自然。只是,我毕竟人微言轻啊。”
  他叹息着离开了。
  阮阮拿出手机,犹豫了许久,终是拨通了顾恒止的电话。
  第二天,顾恒止出现在病房。
  他曾来探望过一次,见阮阮把病房当家,二十四小时守护着傅西洲,把自己弄得瘦了一大圈,精神也不好,他又生气又心疼,心里更多的是酸楚。他想骂她,却知道,自从对她袒露了自己的心迹后,他就没有资格以家人的身份来教训她。所有的责怪,都会被她当做是一个男人的嫉妒。
  那之后,虽然担心她,却也不愿再来医院,看到她对傅西洲那样的温柔呵护模样,他难受。甚至连电话也很少打一个。
  “哥哥,我有事拜托你。”阮阮请他在医院附近的咖啡厅喝咖啡,她不把他当外人,这么久没见,也不寒暄,直奔主题。
  顾恒止其实猜到了,凌天日化与傅家的动态他也时刻在关注着。
  “是为了傅西洲吧?”他说。
  阮阮低了低头:“哥哥,我是不是很自私?”
  “是,是很自私。”
  阮阮头埋得更低了:“可是,我实在也没办法了,除了你,我不知道还能找谁。”她抬眸,直视着顾恒止,神色坚定:“哥哥,我请求你,帮帮他吧,好不好?”
  顾恒止神色冰冷,说:“阮阮,你真的很残忍。”
  她咬了咬唇,声音轻轻:“我知道……对不起,哥哥……”
  顾恒止见她内疚的模样,好不容易竖起的坚硬之心不由得放软了几分,他说:“阮阮,你说过你想要一个简单的世界,讨厌商业世界的纷争与阴谋,可是,你现在算什么?你是想把自己卷入傅家的争斗里去吗?以你这个性格,人家随随便便就把你捏死了,跟掐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就算这样,你还是愿意为他不顾一切吗?”
  阮阮摇摇头:“哥哥,你知道的,从我嫁给他开始,我的世界就已经变得不简单了。就算我想置身事外,也早就不能够。我被一次又一次算计,被伤害……”她顿了顿,说:“我抗拒过,反感过,也厌弃过,甚至也逃跑了。可是最终,我还是无法逃过自己最真实的心,我放不下他。”
  顾恒止微微别过脸:“好了,别说了。”
  阮阮沉默着。
  顾恒止叹口气,说:“我是真不想帮他,并不是因为他是我情敌,而是,我真的不愿意看你卷进这些争斗里来,这个世界,比你想象得要更加血腥无情。”他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你啊你!真是拿你没办法。”
  阮阮眼神一亮:“哥哥,你愿意帮他对吗?”
  顾恒止说:“傅西洲能有现在的地位,全凭他单打独斗得来,没有背景靠山。傅凌天是个利益至上的人,血脉亲情在他心中,永远不如他的商业王国来得重要。我听说,傅云深在想尽办法试图吃掉傅西洲一手缔造的版图。阮阮,我在凌天没有股份,能帮的,其实很少。”他叹口气,“我尽力吧。”
  他看了眼阮阮,又说:“你找我,不如去找你外公更好。”
  阮阮低声说:“我不敢。”
  她从阮家离开这么久,阮荣升都没有找过她。傅西洲出这么大的事情,他肯定知情的,也知道她在医院里,可他没有找她。
  她承认,自己就是个胆小鬼,怕听到阮荣升亲口说,你不是我的外孙女。
  阮阮从咖啡厅离开后,顾恒止又继续坐了一会。
  他想了想,掏出手机打电话。
  “阿境,我来莲城了,今晚有空喝一杯么?有件事情,我想拜托你帮忙。”
  挂掉电话,他沉沉地叹了口气。
  活了近三十年,因为家庭关系,他其实甚少求人,哪怕是向亲如兄弟的傅希境开口,他也犹豫了许久。他不喜欢欠人。
  可是,拜托他的那个人,是阮阮。他这一生都无法拒绝的人。
  阮阮回到病房,看到站在病床边的人时,她心中警钟立响,快步走过去,怒视着姜淑宁:“你来这里干什么!”
  姜淑宁好笑地看着她将傅西洲挡在身后的动作,嘲讽说:“我还真是低估了你呢,他那样对你,你竟然还死心塌地地维护他。顾阮阮,你是真傻呢,还是太贱啊!”
  阮阮咬牙,胸口起伏得厉害,指着门口,厉声说:“滚!这里不欢迎你!”
  “啧啧,野种就是野种,就是没教养。阮老好歹也养了你十几年,他要知道你这样目无尊长,估计又要气得吐血了。”
  阮阮走过去,用尽全力,将她一路推出病房,姜淑宁不妨她竟会动手,又穿着高跟鞋,差点儿被阮阮推倒。
  她怒喝:“顾阮阮!”
  回应她的,是“砰”一声门重重关上的声音。
  “我们走着瞧!”姜淑宁丢下这句,气呼呼地离开了。
  阮阮背靠着门,重重喘着气。
  哥哥,你看,就算我不想卷入他们的争夺里,他们也会主动找上我。只要我站在他身边,这场战争,就无可避免。
  她闭了闭眼,疲惫感袭上心头。
  她坐到病床边,久久看着他,十二,我并不惧怕为你作战,我害怕的是,我鼓起勇气、费尽心思、拼尽全力为你守护好你的世界,到最后,你却还是不肯醒来。
  “你到底还要睡多久呢……”
  回答她的,依旧是一片沉寂。
  隔天,阮阮接到林秘书的电话,是个不好的消息,姜淑宁与傅云深申请召开董事会,会议只一个主题,那就是:罢免傅西洲在凌天日化的副总职位。而傅凌天,没有明说支持,但也没有反对,只说考虑下再做决定。估计也是不想再等了,要放弃他了。
  挂掉电话,阮阮沉沉叹一口气。
  到最后,终究还是不能为你守护住你的世界。
  这天中午,她没有去医院食堂吃饭,坐在病床边,看着他发呆,也不觉得饿。
  查房的护士来过,照例安慰她说,别气馁,傅先生的状况在渐渐好转,一定很快就能醒来了呢。
  她笑笑,苍白又无力。
  傍晚的时候,病房里来了一个人。
  阮阮抬头看到来人,讶异地张大了嘴,心脏忽然跳得厉害,紧张又忐忑。
  “阮阮小姐,好久不见了。”来人微笑着打招呼。
  “张叔,你怎么……”阮阮站起来。
  “阮老在楼下等你。”阮荣升的司机张叔说。
  “外公他……”竟然主动来找她了,他终于还是来了。
  下楼的一路,阮阮心中除了忐忑还是忐忑。
  外公……会说什么呢?
  阮荣升坐在车内等她,张叔为她打开车门,她紧张地握着手指,脚步竟然迟迟迈不动。
  “哼,才几天不见啊,你这丫头竟然这么大牌了呀?还不上来!”老者威严中却透着调侃的声音从车内传来。
  阮阮眼眶一湿,眼泪就落了下来。
  这是她心里外公的语调,一如从前。
  她上了车,坐定,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老人,瘦了好多,精神也不太好。一场大病,伤了元气。
  她觉得好内疚,忽然倾身抱住了阮荣升,哽咽道:“外公……”
  她从前虽与阮荣升亲厚,但也算不得格外亲密,她性格使然,极少抱着他手臂撒娇,更别说亲密地拥抱了。
  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她才明白,外公在她心里是多么重要。她始终没忘,五岁那年,父母的葬礼上,那个满脸悲痛的男人,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说,丫头,别哭,别害怕,你还有外公呢!
  正因为依恋太深,所以才会害怕听到他说,你不是我的外孙女,害怕他放弃她。
  阮荣升沉沉地叹口气,轻轻拍着她的背,一下一下的,就像小时候那样。
  片刻,他推开阮阮,板起了脸孔,哼道:“如果我不来找你,是不是你这辈子都不打算再见我了?”
  阮阮低着头,讷讷地说:“我害怕……”
  “怕什么?怕我不认你?哼!真是白养了这么多年,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阮荣升说。
  “外公,您身体好点了吗?”阮阮问。
  阮荣升瞪她:“还晓得关心我的身体?”
  “对不起,外公,都是我害得你……”
  阮荣升摆摆手:“我病倒,不全是你的原因,你就别把罪过都揽到自己身上去了。”听过那段录音后,他打电话向顾恒止父亲确认,得到了相同的答案后,那一刻,他确实心绪难平,加之那几天身体本来就不舒服,因为阮皓天的胡作非为动了气,公司里又出了点乱子,他忙于解决,没有遵医嘱好好休息,因此才会一时血压飙升,气急攻心。
  他醒过来后,问起阮阮,陶美娟的回答他当然不信。那丫头是他一手带大的,什么性子他还不清楚?最是简单不过,也很傻。没有出现在病房,八成是陶美娟搞了鬼,阻止了她。儿媳妇的那点小心思,他最清楚不过。后来他让人查了查,果然,阮阮名下的一些不动产与基金,全数转到了阮皓天名下。她也已搬出了阮家,甚至躲起来,不见他。他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不相信自己,也不相信他。这样的不信任,令他生气!所以,也就一直没有找她。
  阮荣升从身边取过一个文件袋,递给阮阮,“打开看看。”
  阮阮打开,里面是一份协议书,当她看清楚是什么内容后,整个人都惊呆了。
  “外公,您这是……”阮阮震惊地看着他。
  “如你所见。”阮荣升神色淡然地说,仿佛阮阮手中的,只是随随便便几张纸,而非一份价值不可估量的转让书。
  “您为什么会……”
  阮荣升接过她的疑问:“我为什么会把这么重要的股份转到一个非血缘关系的人名下,对吗?”
  阮阮整个人都有点呆怔,心情复杂,只晓得傻傻地点头。
  阮荣升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难得一见的柔软语气:“阮阮,不管你是不是我女儿的亲生骨肉,你都是我外孙女,永远都是。”
  就连他自己也有点不明白,为什么对这丫头会宠爱到这个程度,他在商场那种尔虞我诈的冷酷世界摸爬打滚了一辈子,手段凌厉,心狠手辣。甚至对自己的亲孙子,也是诸多挑剔,非常苛刻。唯独对阮阮,一次又一次打破自己的原则。
  他在心底长叹,大概是因为这个丫头,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令他一想起来,心里就变得柔软的人了。倾注多年的爱,在心底生了根,拔除不了了,也舍不得。再坚硬的人,也是需要一个柔软的角落的。
  阮阮又忍不住落下泪来,久久不能言语。
  原来她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原来有的东西,真的是一辈子的,永远都不会失去。
  她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奔回病房的。
  她欣喜地握着傅西洲的手,说:“十二,现在好了,你不用担心了。”她扬了扬手中那份文件。
  阮荣升将他拥有的凌天日化所有的股份都转到了阮阮名下,她成为除开傅家人之外最大的股东,以她手中的股份,加上傅西洲名下的,占有集团的决策权足够否决掉姜淑宁母子召开的董事会主题。
  阮阮想起在车上她问阮荣升为什么做出这样一个决定,毕竟,他曾经跟傅西洲有过那样一份协议书,证明他并没有把傅西洲当做自己人。
  阮荣升说,因为他爱你。
  然后,他告诉了阮阮,傅西洲早就将他们之间令阮阮失望伤心的协议书撕毁了。
  也告诉她,在他出车祸的前一天,他拿着那份关于她身世的录音去医院找过他,他临走前,说了一句话。
  他问傅西洲,既然你知道阮阮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都将她赶出阮家,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你还找她干什么?
  傅西洲说,我想跟她做夫妻,跟她是谁的女儿,谁的外孙女已经没有关系,这些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顾阮阮,是我唯一想要共度余生的女人。
  阮阮握着他的手低声喃喃:“你真的这么说过吗?十二,那你醒过来,亲口对我说,我就相信你。”
  “十二天,我给你十二天时间,如果你还不醒来,我就真的不理你了。我去米兰找叮当,听她说,她认识了好多混血美男,又高又帅,穿衣品位还超好的。”
  “我说真的啊,我可没有骗你,如果你老是偷懒在这里睡觉,我就真的跑了噢!”
  ……
  她这样细细碎碎的念叨,已经成为病房里每天必有的风景。有时候她说一些漫无边际的话,有时候读一段童话里的句子给他听,有时候趴在他身上,在他耳边轻轻哼一首小曲。
  日子单调却不觉苍白,因为心存期待。
  阮阮起先的焦虑渐渐平息下来,在医院里待得愈久,直面许多生死,有时候一天里会看见好几回,重症患者被蒙上白布推往太平间。她心里便升起一丝感激,至少,至少,她的十二,还好好的。
  她也越来越相信,他一定会醒过来的,对她有过那样许诺的他,一定会醒过来的。
  不能跟你共度,未来的岁月都没有意义。
  十二,你如此,我也如此。
  你一定舍不得留我一人,独自与这冰冷孤独的世界抗衡,对不对?
  我知道,你不舍。
  我坚信,你不舍。
  当阮阮带着律师出现在凌天日化的董事会上时,所有人都惊住了。
  律师当众宣布了阮荣升的股份转让书,阮阮看见姜淑宁与傅云深的脸色变得非常非常难看。
  阮阮心中只觉一阵快意,也重重松了口气。
  傅西洲加阮阮的股份,再有暗地里顾恒止与傅希境的出手帮忙说服了一些股东,这场姜淑宁母子胜券在握的罢免案最终反转了局面。
  姜淑宁推着傅云深离开会场时,射向阮阮的目光里全是刀光剑影,恨不得杀了她。
  回到办公室,傅云深立即拨通了陶美娟的电话,怒吼:“陶总,请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顾阮阮忽然成为了凌天的大股东!!!”
  “什么……”陶美娟完全呆住了。
  挂掉电话,陶美娟恶狠狠地将手机甩出好远,机身跌在地上,四分五裂,她脸上的表情也是裂开的,眸中怒意翻滚,双手紧握成拳,牙齿将嘴唇快咬出血迹来。
  “这个死老头!!!”
  “顾!阮!阮!”
  病房里。
  阮阮正用棉签一点点沾着温柔,送进傅西洲的嘴里。
  她温柔地为他擦拭掉流出来的点点水迹,嘴角带着笑:“十二,我们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我多想开瓶啤酒庆祝哦,可是,你不陪我喝,我觉得没劲。”
  她取过床头柜的啤酒罐,在他面前晃了晃,“先留着,等你醒来,我们一起喝。”
  她起身,去把打开的窗户关上。
  “天气预报说,明天可能将迎来第一场雪。”
  “你答应过我的,陪我看初雪,你这个骗子!”
  “哼,以后我再也不要随便相信你了。”
  ……
  第二天,阮阮抽空去了趟商场。圣诞节即将来临,她征询了护士的同意,可以买一棵圣诞树来布置病房。买卖完了布置病房所需要的东西后,又去男士专柜转了转,买了几份圣诞礼物,分别给外公,顾恒止,还有傅西洲。
  她提着礼品袋走出商场,一边自言自语:“你看,我连礼物都为你准备好了,你还不醒来,我就把它送给别……”
  话还没说完,她的手机忽然响起,是医院来电,阮阮看着那个号码,心头一跳,迟疑了会,才接起。
  那端护士刚说了一句,她就飞快地奔跑起来。
  她将车子开得飞快,甚至不小心闯了一个红灯,停了车,她一路狂奔朝病房去,心脏都快要飞出胸腔了一般。
  可她却是那样快乐,快乐得脚步生风,都要飞起来了。
  猛地推开病房的门,房间里的医生与护士团团围住了病床,见了她,都笑着拍拍她的肩膀,说句“傅太太,祝贺”,便都走了出去。
  她静静地站在那,与病床有点距离,望着床上睁着眼睛的那个人,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
  “阮阮?”微弱的迟疑的声音传来。
  阮阮只顾着流眼泪,久久不知应答。
  傅西洲刚刚醒过来,头很晕,意识混沌,他逆光看着站在门口的那个人,只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就好像这漫长的一个梦境里一样,无数次看见她,他叫她的名字,她却从不应答。
  也许又是一个梦吧。他自嘲地想,闭了闭眼,再睁开,那个日思夜想的身影竟还在,而且,那身影忽然以极快的速度朝他奔过来,俯身将他团团抱住,灼热的液体滴落在他脸颊上:“十二……十二……”
  是她,真的是她,不是做梦。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缓缓地、缓缓地,抬起太久没有动弹显得有点僵硬的手臂,抱着她。
  阮阮哭了许久许久,眼泪打湿了傅西洲的脸庞,烫得他的意识越来越清楚,心中冒出一朵又一朵欢喜的花。
  他抱着她,竭尽全力。
  失而复得,最是珍贵。
  天色渐暗下来,病房里没有开灯,阮阮哭得累了,忽然想起,自己这样久久地趴在他身上,他一定很难受,刚想起身,却被傅西洲拉住了。
  “你上来睡,让我抱抱你。”他微微移动了身体。
  病床狭窄,阮阮侧身躺上去,傅西洲伸手揽住她,紧紧的,下巴搁在她头顶,熟悉的清香幽幽传入他鼻端,久违的味道,无比想念。还有她身上的温度,彼此拥抱的姿势与身体的弧度,一切的一切,都这样令他想念。
  他闭眼,轻声呢喃:“阮阮,我又想睡了。”
  阮阮下意识就是一惊,说:“不准!”
  他轻轻笑了:“傻瓜,我只是觉得抱着你,心里好踏实,想要睡个安稳的觉。”
  阮阮嗔道:“你睡了这么久还没睡够吗!你是猪啊!”
  沉吟片刻,傅西洲忽然说:“昏睡的这些日子,我好像一直在做同一个梦,梦里,你拖着行李在进安检,我在你身后大声喊你的名字,让你不要走,可是你还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阮阮只觉心酸,握了握他的手。
  她轻声问:“十二,你都知道我的身世了,为什么还要来追我呢?”其实她心里早就知道了那个答案,可听他亲口说一遍,感觉不一样。
  傅西洲抚上她的脸,“这个世界上,能带给我利益的女人有很多,而能带给我快乐与安宁的,阮阮,唯有你。”
  你曾经说过,我是你的梦想。阮阮,你知道吗,你是我温柔的梦乡。
  世间唯一。
  她将身体往上移了移,捧住他的脸,深深吻下去。
  夜幕彻底降临时,窗外忽然飘起了雪花,天气预报终于准了一回。
  阮阮将窗户推开,任细细的雪花飞舞着飘进来,她伸出手,去接那些雪花,看它们轻盈地打着转,然后在她手心的温度里,慢慢融化掉,她的心,也变得格外安宁温柔。
  她转身,望向也正凝视着她的傅西洲,嘴角微微翘起。
  “十二,你答应过我陪我看今冬第一场雪,你没有食言。仅仅为此,我也决定原谅你之前的所有。还有,谢谢你。”
  谢谢你,醒过来。
  谢谢你,没有抛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