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春花,秋月,夏日清风,冬日暮雪。这些都很美,但唯有你心里,才有我想去的四季。
  傅西洲从未想过,这辈子还会有跟傅云深一起联手的机会。
  明知挑起这一切事端的是姜淑宁,可在凌天的危机没有得到解决之前,他没有心思来追究,也不能动她。
  此时,最重要的是,想尽一切办法度过眼前的危机。
  而跟傅云深联手,别无选择。
  凌天日化的公关部不愧为业界数一数二的,打了一场还算漂亮的仗。
  渐渐地,风波渐平。
  只是,被毁坏的信誉,想要重建,还需要时日。
  虽然大伤元气,但总算,没有被彻底打垮。只要有了喘息的机会,未来就有无数种可能。
  傅凌天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一直住在医院里,被医生数次下了病危通知书。
  这夜凌晨一点,傅西洲接到电话,来自医院。
  他听完,立即起身。
  阮阮被他的动静弄醒,问他:“怎么了?”
  “我爷爷估计熬不过今晚了,医院来的电话,让家属赶紧过去。”
  阮阮坐起来,被他按住,“你睡吧,别去。”他沉吟,说:“场面估计不会太好看。”
  阮阮了然。
  如果傅凌天一走,关于凌天的继承者,也将公开。
  阮阮还是起来穿衣服,握了握他的手:“我陪你去。”
  不管傅凌天对她怎样,礼仪上,她也必须到场。
  病房里。
  傅凌天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了,他让秘书守在门口,一个个单独召见,连阮阮都见了,唯独不肯见姜淑宁。
  姜淑宁心中明白了什么,在门口大喊:“爸,爸,让我见见你!我要见你!”她想闯进去,被秘书拦住。
  她求助地看向傅云深,又把目光投向丈夫,傅嵘回她的,是转过身去。
  她就绝望地知道,大局已定。
  凌晨两点一刻,傅凌天去世。
  律师在病房里当众宣布了遗嘱,傅家老宅的别墅与他名下其他房产,全归傅云深。他名下的店铺、基金等,给傅嵘与姜淑宁。而众人最关心的,他在凌天的股份,给了傅西洲。
  凌天日化新任董事长人选,已毫无悬念。
  傅云深面色冷冷,滑动着轮椅,率先离开了病房。
  姜淑宁脸色十分难看,瞪了眼傅西洲,又恶狠狠地瞪了眼傅嵘,追着儿子去了。
  傅嵘闭了闭眼,脸上全是悲痛。
  他在心里说,爸,您追求了一辈子的名利,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到最后又怎样,无非一场空,什么都带不走。
  可是,还有人不明白,还是要继续为此,争个你死我活。
  他离开了病房。
  傅西洲看着他微勾的背影,嘴角微动,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他知道,他之所以能得到这个位置,是因为傅嵘。
  他把姜淑宁做的事,告诉了傅凌天,他对她失望,连带着对傅云深,也失了望。公司,是他一辈子的心血,动什么,都不能动他的心血。
  傅凌天的葬礼过后,公司召开了股东大会,傅西洲被正式任命为凌天日化的最高执行人。
  那天傍晚,他去疗养院看林芝。
  他蹲在她面前,握着她的手,轻声说:“妈妈,我一步一步,终于走到了这个位置。可是,为什么,我并不觉得多开心呢?”
  一路走来,失去的,远比得到的更多。
  他终于不再是那个无助的除了哭泣什么都不能做的十四岁少年,他终于强大到能保护他所在乎的人,可是,很多东西,再也回不来了。
  他刚离开,林芝的病房门再次被推开。
  本来,傅西洲为母亲请了两个看护,二十四小时轮流着陪护,也有点保护之意在里面,就是怕姜淑宁母子动她。
  这晚因为傅西洲的到来,他让看护出去吃饭了,他走的时候心想她应该很快回来,也就没有打电话催她。
  病房门被猛地推开的时候,林芝正坐在阳台上,沉在自己的思绪里,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没有一点感知。
  姜淑宁喝了酒,带着满身的酒气,她怒气冲冲地在客厅里转了一圈,最后找到阳台上,见到林芝,她就冲过去,恶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喊着:“贱人,你去死吧!去死吧!你死了,一切的罪恶之源就都没有了!”
  林芝被她掐得快要喘不过气来,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她睁大着眼睛,看着来人,眸中出现了巨大的恐惧之意,她早就不认识任何人,但这张脸,像是身体里最自然的反应一般,令她深深恐惧。
  林芝挣扎着,倒在了地上。
  姜淑宁压在她身上,醉意蒙眬的眸中,尽是狠戾,手中力气更重。
  “傅先生……”
  吃完饭的护士终于回来了,她的话还没落,就大声尖叫起来:“天啊!”她也算是反应迅疾之人,扑过去,大力将姜淑宁拉开。
  林芝整个人都快窒息,脸上全是青白之色,脖子上的红痕极为明显,她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护士也坐在地上,挡在林芝面前,一边防备着姜淑宁再扑过来,一边掏出手机打前台电话。
  傅西洲很快折返回来。
  姜淑宁被医院的人扣留住,傅西洲二话没说,掏出手机报了警。
  林芝的病房里装有摄像头,姜淑宁的所作所为,全被拍了下来。
  杀人未遂罪,证据确凿。
  他坐在警局的时候,忽然想起,十多年前的那个午后,母亲与姜淑宁在楼梯间争执,她自己滚了下去,却以“杀人未遂罪”将母亲起诉,她一生悲惨,从那一刻开始。
  姜淑宁的律师团很快赶来,还有傅云深与傅嵘。
  傅西洲看着这么大的阵仗,心里冷笑着,又浮起一丝悲凉。
  如果当年,母亲也有这么多人护着,又怎会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
  傅云深对傅西洲说:“我们谈谈。”
  在傅西洲的印象里,他与傅云深,像如今这样安静地坐在一个车里,这是第一次。
  “把我手里股份的一半,转给你,够不够?”傅云深是个何其聪明之人,他知道的,就算他再如何恳求,傅西洲也绝不会轻易放过姜淑宁。
  他也绝不会低下头对他恳求,那么,以他想要的,来换取母亲的安宁。
  傅西洲笑了,冷冷的,极为嘲讽:“在你们眼中,任何人的生命,都是可以明码标价来交易的,是吧?”
  说完,他径直下车。
  “西洲。”在门口,傅嵘叫住他。
  傅西洲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劝你,最好别说。”
  “当我求你,放过她,好吗?”傅嵘依旧说了。
  傅西洲瞬间怒起,双手握成拳:“十八年前,你为什么不说这句话!”
  傅嵘闭了闭眼,“对不起,西洲。”
  一句对不起,实在太过轻薄,一句对不起,就能挽回母亲失去的一切吗?
  他抬脚就走。
  傅嵘拉住他手臂:“西洲,冤冤相报何时了?你将来,也会有孩子。你想把这些仇恨,都转移给你的孩子吗?”
  傅西洲顿住脚步。
  他想起,那个失去的孩子,心中一痛。
  他拨开傅嵘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他离开警局,开车回到疗养院。
  阮阮坐在病床前,守着林芝。
  他在林芝身边坐下来,久久凝视着她。
  “阮阮。”他转身,看着阮阮。
  “嗯。”
  “你告诉我,我要不要放过姜淑宁?”他问,眼神中带了一丝迷茫。
  阮阮握住他的手,微微笑了:“你心中有答案了,不是吗?”
  他没做声。
  她轻声说:“那就跟随你自己的心去做,十二,不管你做何决定,我都是支持你的,相信你的。”
  他点点头。
  转过身,他看着母亲,在心里说,妈妈,对不起,请您原谅我。我不是心软,他说得对,我以后也会有孩子,我不想让我的孩子,背负着仇恨,一生都像我一样,活得如此痛苦。
  以前,他孑然一身,没什么好失去的,也就无所畏惧。而现在不同了,他紧紧握住阮阮的手,他不能再让她受到伤害。
  人一旦有了想要保护的人,会变得无比强大,但心中也会有惧怕。
  她是他的软肋。
  他最终取消了对姜淑宁的起诉,但也没那么轻易地放过她,让她在警局里被关了数天,那女人一生尊荣,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与煎熬,被放出来后,整个人精神都有点恍惚,大病了一场。
  傅西洲去她的病房,冷声警告说,再敢动林芝与阮阮,绝对会让她付出比这更惨重的代价。
  那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躺在病床上的模样,仿佛霜打的茄子,再也不复往昔的不可一世。
  另外,傅西洲拿走了姜淑宁手中的股份,既然傅云深想要以此为交易的筹码,他也不想做圣人,这是对她的惩罚。
  至此,姜淑宁母子手中的股权,至少在很长时间内,都无法再撼动傅西洲的位置。
  等林芝的身体恢复后,阮阮提议,带她去海边散散心。她听傅西洲说过,林芝最喜欢大海,可是,莲城没有海,她也从未见过海。
  傅西洲对这个提议有点犹豫。
  阮阮说:“我问过主治医生了,她因为受到了惊吓,最近情绪不太稳定,出去散心也许对她有所帮助。只要时刻陪在她身边,就没事。我们可以把看护也带上,方便照顾她。”
  最近发生了一系列纷杂的事情,傅西洲也好久没有放松过,甚至连他们的结婚纪念日都没有好好过。
  六月天,开始热起来了,但阮阮选的目的地岛城,初夏时节的气温很宜人。
  岛城的海岸线极美,他们的酒店就在海边,每天清晨,看着朝阳从海平面上缓缓升起,一点点地,将天空与大海擦亮,霞光万丈,心情也变得格外曼妙。
  傍晚的时候,傅西洲与阮阮推着林芝,沿着海岸线慢悠悠地散步。一路上会碰到很多散步的人,有年轻的情侣,也有一家三口,还有老头牵着老太的手,颤颤巍巍地相伴走着。
  夕阳很美,玫瑰色的晚霞铺在天边。
  “十二。”
  “嗯。”
  “你说,我们老了,也会像他们一样吧。”阮阮看着牵手走过身边的老夫妻。
  傅西洲牵起阮阮的手,放在唇边轻吻,“当然。”
  阮阮微笑,眼神温柔。
  跟你一起变老,想一想,都是无比美好的事呢。
  不知道是不是忽然换了个环境,林芝的心情也变得比之前好许多,胃口也变好了。她很喜欢吃阮阮做的菜,对她的态度,也比从前亲近了一些。要知道,以前除了傅西洲,她谁都不搭理的。现在阮阮跟她讲话,她会认真听着,偶尔还会笑一笑,拍拍她的手。
  阮阮无比开心,有一种被接纳被认同的喜悦。
  那是他唯一的亲人,他那么在乎的人啊,她也非常非常看重。
  从岛城回去后,阮阮只要一有时间,便去疗养院陪伴林芝,为她做饭,帮她洗头,陪她说话。
  这天傍晚,阮阮下了班,打电话给傅西洲,他要加班不能一起吃晚饭,她索性从农场带了点新鲜蔬菜与一捧鲜花,决定去疗养院探望林芝。
  车子开出一段路后,在一个小路口转弯时,忽然冲出来的自行车吓得阮阮魂飞魄散的,连忙踩刹车。
  她急下车,跑到摔倒了的自行车旁边,问倒在地上的男孩子:“你要不要紧?”
  “哧!”一声,一直跟在她车子后面的那辆面的停了下来,从车上跑下来几个人,快步走到她身边。
  阮阮回头的瞬间,嘴已被人捂住,然后迅速带上了面的,车门关上,车子飞驰出去。
  面的离开后,躺在自行车旁边的男生翻身坐起,他将自行车推到公路下面的田野里,然后走到阮阮的车边,上车,发动引擎,将车开走了。
  整个过程,两分钟。
  路面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阮阮是被摔在地上时痛醒的,她睁开眼,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绑了,后脑勺很疼,被带上车后,她就被人打晕了。
  她快速打量了下身处之地,地上堆了很多砖头,还有很多垃圾,应该是一个废弃了的工厂。
  她抬眸,对上几个戴着口罩的人,从衣着与身形看,都很年轻。
  见他们看她的神情,她便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她爬起来,想跑,却被人恶狠狠地推倒在地。
  她继续爬起来,再被推倒。
  她再一次爬起来,又被推倒。
  如此反复了数次。
  地板上粗劣的沙粒,令她脸上、手臂上、腿上,全受了伤,头昏目眩,可她死咬着唇,逼迫自己清醒。
  阮阮坐在地上,一步步往后挪,浑身开始发抖。
  眼见着那些人慢慢朝她围拢过来,她心中漫过绝望的情绪。
  她被逼至墙角,再无路可退。
  她绝望地闭上眼。
  “哎,外面似乎有响声?不会是有人追来了吧?”有人忽然说,吩咐同伴:“你们几个都出去看看。”
  几个人骂骂咧咧地走了出去,空间里一时安静下来。
  阮阮忽然睁开眼,绝望的眼神里,闪出一丝希望。
  那人蹲下身,开始解她身上的绳子,动作虽急切却不粗鲁,当脚上的绳子被解开后那人又去松她手腕上的绳子时,阮阮心中掠过一丝惊讶。
  最后,那人撕开她嘴上的胶带,将她拉起来。
  接着,他做了一个更令她震惊的事情,他竟然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砖头,对着自己的额头就敲了一下,立即,额上有鲜血流下来。
  “还不跑!”那人低声对她说,然后指着一扇破掉的窗户,“快跑!”
  阮阮也顾不得心中的浓浓疑虑,她打起精神,转身就往窗户边跑,她个子娇小,又穿着牛仔短裤与球鞋,很便捷地从窗台上跳了出去。
  此时天已经黑了,这废弃工厂在荒郊里,一眼望去,不辨方向。阮阮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拼命地就着微弱的光沿着一条小路往前跑,她脸颊、手臂、腿上的擦伤火辣辣地痛,她也无暇顾及,心中只一个念头,快逃!
  这一片都没有路灯,小路又狭窄,天越来越黑,她跑着,忽然踢到了什么东西,身体一歪,整个人侧滚到路旁的田野下面。
  刺痛与昏眩感令她久久不能动弹,等意识稍微清醒一点点,她慢慢坐起来,支撑着爬上去。
  腿在流血,估计是被什么东西划破了,她没有办法再奔跑,心里急迫,扶着腿,以最大的速度,疾走。
  她怕那些人追上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走到了公路上。
  确定身后没有人追过来后,她力竭,跌坐在地,大口喘着气。
  她又走了很远,终于看到了灯光,她身无分文,只能恳求公路旁的小卖部老板娘借用一下电话。
  电话那端傅西洲的声音响起来时,阮阮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当傅西洲赶过来,看到浑身是伤神色恍惚的阮阮时,他脸色巨变。
  他抱她上车,他刚转身,就被阮阮拉住,喃喃:“十二,别走,我害怕……”
  他心中一痛,她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恐惧。
  他拥紧她,轻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抚:“我在,别怕,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回家。”
  傅西洲将阮阮送到医院。
  医生为她检查,身体多处擦伤,大腿被石头刺破,万幸的是,没有骨折。
  “傅太太受了很重的惊吓,情绪不稳,需要静养。”医生说。
  那一整晚,阮阮无数次从梦中惊醒,嘴里喃喃着,不要,别过来!别过来!
  傅西洲也是一夜未合眼,将她搂在怀里,轻声哄着她。
  他心中怒意翻滚,她遭遇的事,绝对是有人故意为之,不管是谁,他都会让对方付出代价!
  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姜淑宁母子,他吩咐林秘书立即去查。
  第二天,傅西洲没有去公司,在医院陪阮阮。
  下午,阮阮情绪终于平复了一点,把前因后果想了一遍,对傅西洲说:“你去找一个叫做石其的人。他在阳光福利院长大。”
  她终于记起那个对她说“快跑”的声音。
  很久前她在福利院救过的那个男孩子,对,是他,虽然戴了口罩,但那满头漂白的头发她记得。
  如果没有他,自己只怕……
  她闭了闭眼,心有余悸。
  她没想到,无意中的一次善心,会救了自己一次。
  有了这条线索,很快便找到了那群人。
  都是在社会边缘混着的不良少年,年纪都不大,出入警局如家常便饭。
  只是,阮阮跟他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对她做那样残忍的事情。
  毋庸置疑,他们是受人指使的。
  起先这些人死活不肯供出幕后指使者,只说,见一个女孩子开着车,就想抢劫。
  最后阮阮去警局见了石其。
  沉默良久,他告诉她,是一个女人找的他们。他将她的来电录了音。
  阮阮听到那个声音,脸色一白。
  乔嘉乐。
  而阮阮被带去的那个废弃工厂,正是当年乔嘉琪出事的地方。
  一切不言而喻。
  傅西洲将电话录音甩在乔嘉乐面前时,她脸色惨白。
  傅西洲扬手,恶狠狠的一个耳光扇过去。
  “你真是胆大妄为得不要命了!”他无比失望地看着她,这个女孩子,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因为乔嘉琪的关系,他也一直把她当做妹妹对待,虽然不十分亲近,但在他心里,总有一丝情分在。
  乔嘉乐捂着脸,看着傅西洲,眼神越来越冷,良久,她昂着头,冷冷地说:“对,是我,一切都是我做的!我也让顾阮阮尝尝被人侮辱的滋味!我姐姐所承受过的痛苦,她也试试看!只可惜啊,那贱人那么好运!”
  傅西洲见她一点悔意都没有,心中最后一丝情意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冷酷地说:“别以为仗着你姐姐,我就不敢对你怎样!”
  乔嘉乐尖叫:“别提我姐姐!傅西洲,你心里还有我姐姐吗!她因为你变成那样,你却活得心安理得!”
  傅西洲没再看她,转身,掏出手机,拨了110。
  乔母找来,傅西洲一点也不惊讶。
  乔母哭着对他说:“西洲,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了,不能再失去剩下的一个。阿姨求你了,看在我与你妈妈的情分上,看在嘉琪的情分上,饶嘉乐一次,好吗?是她做了愚蠢的事,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让她做出伤害你太太的事。”
  傅西洲转过身,久久不语。
  人世间的情分就是这样令人左右为难,他欠了嘉琪,也欠了乔家诸多,可是,阮阮受的伤害,又怎么算?
  在他犹豫不决时,阮阮的话,令他几乎落下泪来。
  阮阮说:“十二,这件事情,算了吧。”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紧紧拥抱住她,久久的。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她知道,他心中对乔嘉琪与乔家有多愧疚,背负了十几年,那份债,是再多的物质都偿还不了的。
  那就一债还一债吧。
  亏欠也好,愧疚也好,纠葛也好,爱恨也好。所有的一切,都到此为止吧。
  她唯愿,她的放下,能令乔嘉乐也能放下心中那可怕的执念。
  乔嘉乐被释放后,从凌天设计部辞了职。
  她没有去见傅西洲,只让人送了一封信过去。
  她在信上说,打算出国念书。
  最后她写,西洲哥,对不起。还有,我恳求你,多去看看姐姐,她实在太可怜了。
  我答应你。傅西洲在心底默默说。
  乔嘉乐千错万错,也不过是为了姐姐。
  只是,她的方式,太过极端。
  我们很多人总是这样,以爱之名,做着伤人伤己的事。
  八月,莲城迎来了最热的盛夏。
  那件事情虽已过去一段时间,但阮阮总是做噩梦,从梦里尖叫着惊醒。
  那样的恐惧,一生难忘。
  这晚,她再次从噩梦中惊醒,傅西洲拧了毛巾来,给她擦拭额上细密的汗珠,心疼地抱着她。
  他想了想,说:“阮阮,请几天假,我们去宁城郊外那个寺庙住几天,好不好?”
  阮阮点点头。
  他们第二天,飞往宁城。
  阮阮自从毕业后,就没有回过母校,他带她回学校转了转,正值暑假,学校里人不多。阮阮去了以前上课的教室,又去了花圃培育基地,她想起,他们新婚时,也是这样走在学校里,只是,那时候的他,走在她身边,总隔着一肩的距离,不像如今,他将她的手,紧紧牵在手心。
  阮阮往他身边靠了靠,嘴角扬起微笑。
  那时候的自己啊,心里对这份感情,这桩婚姻,虽诸多期待,更多的却是忐忑,不知能否走下去,能走多远。
  两年多后,时光变老,庆幸的是,他仍在身边。
  下午,他们前往郊外竹林深处的那座千年古刹。
  他希望,古刹的沉静力量,能给她一点安宁。
  古刹一如既往的安静,寥寥几个香客,在大堂里安静又虔诚地磕头。
  两年多了,住持师父仿佛没有一丝变化。
  他为阮阮泡茶,他对这个女孩子,特别有眼缘。平日里几乎甚少接待香客的,却轻易地应允了阮阮在禅房留宿几日的请求。
  坐在大殿外的石凳上,喝着住持师父泡的茶,耳畔传来屋檐上的铜铃声声,山风从四面八方吹拂而来,更远处,是青山环绕,林间有鸟儿扑棱着翅膀飞过的隐约踪迹。
  阮阮只觉,心,在这一刻,变得格外安宁。
  入夜,傅西洲将她带去竹林。
  一切仿佛时光倒流,两年多前的画面再次重现,在手电光的照耀下,林间飞舞起成千上万的萤火虫,星星点点的光芒,如梦似幻。
  唯一不同的是,傅西洲从怀里掏出一枚红宝石戒指,在这片璀璨微光下,凝视着她的眼睛,问她:“阮阮,你愿意嫁给我为妻吗?”
  当初没能在婚礼上对她说这句话、亲手给她戴上戒指,是他最大的遗憾。
  她眸中升腾起大片的雾气,仰头迎视着他,说:“傅西洲先生,据我所知,你已经结婚了,现在是怎样,想犯重婚罪吗?”
  他勾了勾嘴角,眸色如这夜幕:“如果重婚的对象是你,我不介意犯下这个罪。”
  她的眼泪落下来。
  他为她戴上戒指,捧着她的脸,深深吻她。
  他们回到寺庙,他牵着她跪在殿前,仰头望着大殿上高高在上的神明。
  他轻声而郑重地说:“神明在上,我傅西洲,愿娶顾阮阮为妻,这一生,不离不弃,爱若生命。”
  阮阮双手合十,将想说的所有的话,都默念在心。
  十二,谢谢你,愿意爱我。
  同样的,这一生,对你,我也将爱若生命。
  几天后,他们回到莲城。
  傅西洲的车却没有往家开,而是另一个方向。
  看着越来越熟悉的路,阮阮好奇地问他:“怎么去农场了?”
  他笑着卖关子:“待会就知道了。”
  车子却没有开进阮阮工作的农场,而是继续朝前开了一会儿,然后转入一条小石子路,最后在一个院墙外停了下来。
  他牵她下车。
  院门是那种极古朴的双扇木头门,上面缀着古色古香的黑色圆圈门把手,再无别的装饰。
  阮阮讶异地望向他,他也正微笑着看她:“礼物。”他说着,用眼神示意她推门进去。
  阮阮心中微动,似乎明了了什么,眸中蔓延上一丝惊喜。
  她伸手,推开了院门。
  走进院子的那一刹,她的眼泪轰然滑落。
  “我啊,我想在山间,拥有一幢玫瑰色的房子,覆着深色的屋瓦,屋顶上落满白鸽,窗口盛开着天竺葵,每一个房间都有壁炉,冬天的夜晚从不熄火。”
  她想起自己在托斯卡纳的那个夜晚,喝得微醺,对他提起她心中的家。
  而此刻,她置身的这个院子,前、左、右三排屋子,都刷着玫瑰色的外墙,屋顶覆着深色的瓦片,屋顶上,无数只白鸽因他们忽然闯入的声音,扑棱着翅膀飞了起来。窗台上,天竺葵在阳光下,盛开得那样美。
  院子里,花草丛生,树木葱茏。
  他牵着她的手,推开每间房间的门,一一参观。
  她看到了,每间房子,都装了壁炉。
  他在她耳边轻说:“关于你喜欢的小萨,我只能陪你亲自去选一只了,要选合你眼缘的。”
  他似有遗憾,没能全部满足。
  阮阮转身,抱着他的脖子,泪眼模糊,又哭又笑地说:“够了,够了。十二,我喜欢死了。”
  他俯身,亲吻她的眼泪。
  “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你哪儿来时间准备这些的啊?很累吧?”阮阮问他。
  他轻描淡写地说:“还好。”
  能得她欢喜,也不枉费他用心一场。
  这个院子,他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来准备,是从托斯卡纳回来之后就开始的。那个夜晚,她醉意醺然地对他说着心目中的家的模样,他便放在了心上。
  之所以会将地址选在这里,一是这边空气很好,最主要的缘故还是,她工作的农场就在附近,日后上班就不用辛苦开很远的车了。
  开始得并不顺利,光买下这个地,都费了好大的劲,最后还是找齐靖帮的忙,才最终与地皮的主人谈妥。后来又找设计师,亲自沟通,亲自选购一切建材、家具等,连种植的花草树木的品种,都由他亲自过问。
  种种细碎,确实很花时间与精力。
  后来,她决绝地要跟他离婚,他们之间关系最僵持的时候,他始终都没有放弃这个院子的建造。
  他深知,在她心里,对家,有多渴望。
  他能送给她最好的礼物,就是一个温暖安宁的家。而比之他这份礼物,她带给他的,远远比此更珍贵。
  对他来说,有她在,即是家,即是生命里最好最好的礼物。
  阮阮看着他,说:“我也有礼物送给你。”
  她牵过他的手,轻轻覆在她的腹部上。
  傅西洲一怔,然后,心中被狂喜充斥着,他眼睛刹那间变得很亮很亮,颤声问:“真的吗?真的吗?”连问了好几遍。
  阮阮微笑着点头,“在寺庙的时候,我有点不太舒服,就找主持师父把了下脉。”
  他开心得像个孩子,对着天空、白鸽,院子里的花草树木,激动欣喜地喊道:“我要做爸爸了啊!我要做爸爸了!”
  阮阮微笑着,轻抚摸着自己的腹部,眼神变得又明亮又坚定,宝宝,这一次,妈妈拼了命也会护你周全。
  下午,他带她去医院做检查,医生恭喜说,宝宝四十天了,很健康。
  阮阮的预产期在来年四月。
  人间四月天,春暖花开,她最喜欢的春季,真好。
  他们从江边公寓搬到了郊外的小院来居住,傅西洲每天需开很久的车去上班,但他从不觉得遥远,也不觉得辛苦。
  傅西洲原本要请个人照顾阮阮起居,她不让,说怀孕初期,行动还算方便,没有关系,等大腹便便再说。她不希望他们的二人世界,哦不对,三人世界里,有外人打扰。
  她享受这样的时光,远离了城市的纷纷扰扰,心变得格外宁静。
  她依然去农场上班,农场的同事知道她有了身孕后,都对她特别照顾,轮番着给她送好吃的。
  风菱只要周末有时间,便时常过来看她,她喜欢阮阮的院子,仿佛回到了暮云古镇那个家。她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将脸贴在阮阮的肚子上,跟宝宝说话,宝贝,我是你风阿姨啊!不对不对,将来你要叫我干妈的!快,现在叫一句来听听。
  顾恒止也来过她的小院,唯有一次,那时候阮阮孕期五个月了,肚子变大,走路要微扶着腰。
  刚入秋,气候不冷不热,他们坐在院子,阮阮给他泡茶喝。
  顾恒止看阮阮满脸安宁幸福的模样,脸胖了一点,气色也很好,他放下心来,同时心里也蔓延过一丝淡淡的哀伤。
  他说:“我问过我爸,他也不知道你的亲生父母是谁,只知道,你母亲似乎是未婚先孕,生下你后,就离开了……”
  阮阮微怔。
  “你想找她吗?”
  沉吟了片刻,她摇了摇头:“不了,哥哥。”
  不必了,很多事情,追根究底下去,也许你会发现,并不是你所期待的那样。二十多年过去了,想必,那位也有了全新的人生。而她,现在这样,很好,觉得很幸福。又何苦硬要去揭穿一段久远的过去。
  她啊,这一生,最渴望的,不过是一个温暖的家。现在,她得到了。
  人生再无奢求。
  冬天悄无声息地就来了。
  一场大雪,世界银装素裹,白鸽躲在鸽房里不再在屋顶上飞来飞去,花草树木都开始冬眠。
  但这个冬天,阮阮觉得一点都不冷,家里的壁炉整夜都不熄火。
  她时常坐在壁炉旁,抚着腹部追问傅西洲:“十二,你喜欢女儿,还是儿子呢?”
  他将脸贴在她腹部上,听着生命里最神秘最美妙的声音,微笑说:“都喜欢。”
  “我喜欢女儿呢!”她说。
  她跟他说着说着话,就睡了过去。
  他温柔地将她抱回房间。
  这样的日子,简单、安宁又富足。
  来年四月,如阮阮所愿,她在医院产下一女。
  傅西洲抱着那个小小的婴孩,手指微颤,紧紧地搂在怀里,亲了又亲。
  他俯身,亲吻累极了满头大汗的她,“谢谢你,老婆。”
  他将女儿递到她眼前。“你看,她多漂亮。眼睛像你,又大又清亮。”
  阮阮心中好笑,刚刚出生的婴儿,眼睛都没有睁开呢,尽瞎说!
  她将女儿抱在怀里,轻轻的,又紧紧的,她微微低头,亲吻她的眼睛。
  宝贝,谢谢你,来到我的生命里。
  她眼角有泪水滑落。
  他也躺到床上去,伸出手臂,拥抱着他生命中无比重要的两个女人:“来,你给小家伙取个名字。”
  她脱口而出:“蔷薇。”
  傅蔷薇。
  四月天,春色盎然,小院里的蔷薇花,应该开好了。
  院子里的花,都开好了吧。
  那些白鸽,都扑棱着在天空中飞翔了吧。
  春天的花,夏日里的清风,秋夜里的月色,冬日里的白雪。
  那些,都很美很美。
  但是啊,唯有你心里,才有我想去的四季。
  她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他也正温柔深情地凝视着她。
  她嘴角的笑慢慢扩大,心中满溢的,全是感激,全是幸福。
  ——十二,因为有你陪我一起领略,这四季美景才变得生动起来。
  ——阮阮,未来的岁月有你共度,我的余生再无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