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烜赫一时的无尾猿

“马师傅,马师傅,”蒂里安飞快地割断了马身上的挽缰问道, “这些外来人怎敢奴役你呢?纳尼亚什么时候被征服了?这里打过仗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陛下,”马儿喘息着说,“阿斯兰在这儿,这都是他的命令, 他曾经吩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有危险,陛下。”珍宝突然提醒。蒂里安抬头一看,看到卡乐门人(其中还有几头会说话的野兽)正从四面八方围过来。那两个人一声不响地死了,刚才其他人还都没反应过来。而现在他们已经明白了,蒂里安看到大部分人手里还拿着已经出鞘的弯刀。 www.daocaorenshuwu.com

“快,到我背上来。”珍宝叫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国王毫不迟疑地立刻跨坐上去,同时独角兽转身飞奔离开。一路上它变换了好几次方向,在渡过一条小溪之后他们总算脱离了敌人的视线。可是独角兽的脚步并未松懈,他一边奔跑一边大喊着:“咱们去哪儿,陛下?要回凯尔帕拉维尔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停步,朋友,”蒂里安回答道,“让我下来。”他从独角兽的背上滑下,看着独角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珍宝啊,”国王还心有余悸,“我们刚才做了一件很可怕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我们都被愤怒冲昏了头。”珍宝回应。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过在他们毫无准备的时候,我们甚至没有向他们提出挑战, 就不由自主地扑了上去——呸!我们跟杀人犯有什么区别,珍宝,我真是把脸都丢尽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珍宝垂下头,也觉得十分羞愧。

稻草人书屋

“还有,”国王继续说,“那马儿说这都是阿斯兰的命令,老鼠也是。虽然他们都说阿斯兰在这里,可是我在怀疑这消息到底是真是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过,陛下,您认为阿斯兰真的会下令做这样残忍恐怖的事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可他是桀骜不驯的,”蒂里安说道,“我们又如何知晓阿斯兰的想法呢?如今咱们可都成了杀人犯。珍宝,我要回去交出我的宝剑,把自己也一并交给那些卡乐门人,恳求他们把我带到阿斯兰面前, 让他公平地审判我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样你一定会死的。”珍宝说。 稻草人书屋

“你认为我会介意阿斯兰是否判我死刑吗?”国王说道,“那没什么,根本不算什么。咱们一心盼着阿斯兰来,可他现在真的来了, 却又完全不像是我们信仰期盼的那个阿斯兰,与其在这里怀疑、担心、受怕,还不如死了算了。这就像是人们盼着太阳升起,却得到了一个黑色的太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知道,”珍宝接着说,“就像你去喝水,而水却是干的。您说得对,陛下。现在是世界末日了,让我们一起回去自首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需要咱们两个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既然我们是朋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就让我和你一起去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独角兽说,“假如阿斯兰不再是原来的阿斯兰,你要是真的死了,剩下我一个又有什么意思呢?” daocaorenshuwu.com

他们泛着苦涩的泪水,一起转身走了回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他们一回到那里,卡乐门人便抄起武器,大声呐喊着冲他们跑来。国王却伸出剑柄对着他们,说道:“我曾经是纳尼亚的国王, 现在却是个可耻的罪犯,我愿意向阿斯兰狮王自首。请带我去面见他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也是来自首的。”珍宝跟着说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些黑皮肤的人聚拢过来,把他们团团围住。周围散发着刺鼻的大蒜和洋葱味,白色的眼珠在他们那褐色的脸上闪烁着可怕的光芒。他们缴了国王的械,把他的双手绑在背后,还用绳子做的笼头牢牢套住了珍宝。有一个戴着头盔而不是头巾的卡乐门人,看起来是个小头目,还趁机抢走了蒂里安的头上的一只金箍,匆忙塞进自己衣服里。然后他们跟羁押其他犯人一样把这两个犯人带到山上的一块林中空地中央。眼前的景象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个犯人看到在空地中央,也就是这座小山的制高点有一间茅草屋顶的类似于马厩的小屋。门关着,一头无尾猿正坐在前面的草地上。蒂里安和珍宝满心希望能见到阿斯兰,压根没想过会见到一只无尾猿。这时他们心中就更加诧异不解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尾猿自然就是诡谲了,但是看上去,他现在要比住在大锅深渊旁边时还要丑上十倍,因为他学会“打扮”了。他穿着一件猩红色的夹克衫,看起来像是小矮人似的,所以他穿着并不合身。他的后爪上穿的是嵌满珠宝的拖鞋,也不合脚,明显穿不住,因为如你所知道的无尾猿的后爪就像人的手。在他头上还戴着一顶用纸做成的像王冠一样的帽子。在他身边堆着许多坚果,它正在“咔嚓咔嚓”吃着呢,果壳吐了一地。它还不时地拉起那夹克衫在自己身上搔着痒。一群会说话的动物面对无尾猿站着,看起来既焦虑又惶恐,显得悲惨万分。当它们看清楚两个犯人的面貌,更是忍不住开始呜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