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世界一完

叶卿早知牧子翼疲累异常,这一下倒也不觉得什么,扛住了他身体大半的重量,慢慢把人扶到床边,助他躺在床上。

待替他脱鞋时,却被眼前所见吓了一跳,双脚充血变紫,将一双本就大了半码的皮鞋撑的满满当当,险些脱不下来,他从前也见过不少人怀孕后期,双脚肿起的模样,牧子翼此时这般,已经是极严重的程度了,亏他还能忍到现在!

叶卿使了力气,好容易才替他将皮鞋脱下,抬头看时,牧子翼虽然闭着眼睛,眉头却皱得紧紧的,显然极不好受。

长叹一口气,叶卿闷闷地说道:“早就提醒过您,不能太劳累,您偏不听!”手上却一刻不停地替牧子翼揉按脚上的几个穴道,纵使不能立刻消肿,也能让他好受一些。

牧子翼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只一味地闭着眼睛,任由叶卿替自己消除疲累,虽然是为了正事才变成这样,到底,还是他理亏……

又想起中午吃饭时,叶卿说的那句“非亲非故”,牧子翼只觉心下一阵烦躁,突兀地踹开叶卿的手,单手扶在后腰,笨拙地翻了个身,用后背对着叶卿。

身上酸疼依旧,双脚的胀痛尤甚,这些不适加重了心里的郁躁感,让牧子翼的心情再度反复。

叶卿本是蹲在地上替牧子翼揉脚,突然被他这么一踹,整个人摇晃一下,险些摔倒,好在及时撑住地面,稳住了身形。

007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嘲笑一般说道:“瞧你,在他身边混了这几个月,结果混成这种地位。”

叶卿在心里冷冷地反驳它:“闭嘴!”而后站起身来,坐在床沿上,双手搭在牧子翼后腰,继续替他揉按。

牧子翼却扭着身子挣了挣,想避开搭在自己腰上那双手。

方才那一踹太过突然,叶卿一时没有准备,才险些被牧子翼踹倒,毕竟,他也没有想到,一进门就歪倒在自己身上的人,翻脸翻得这样快。

现在却不一样了,牧子翼整个人疲累异常,又是躺在床上的姿势,根本使不上多大劲儿,叶卿双手稳稳地在他后腰变着法儿地揉捏,牧子翼身子重,想要挣脱也是无法。

发觉自己挣不开,牧子翼有些火了:“把手拿开,别碰我!”声音虽然冷淡,却掩饰不了疲惫。

叶卿只是不听,一门心思地替他消除疲劳,他如今八个多月的肚子,一个弄不好,可是会早产的!

牧子翼心里正是燥火难耐的时候,本身又是说一不二的性子,叶卿越跟他反着来,他便越气,终于沉声吼道:“你给我滚开!”

叶卿依旧不听。

牧子翼近些日子脾气越发古怪,心气儿不顺起来,便口不择言道:“拿开你的脏手!”

这个时候,叶卿终于停了手,唰地站起身来,居高邻下盯着牧子翼的背脊,冷声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他称呼牧子翼时,从来都是以“您”字相称,这回却用了“你”字,可见是被牧子翼弄出了真火。

见牧子翼一动不动,叶卿继续说道:“我早就关照过你,最后这两个月不能太累,你当时是怎么答应我的?现在又是怎么做的?牧董事长,算我求你了,你多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好不好,非要弄得早产才肯罢休吗!”只要是人,都会有几分脾气,叶卿虽然身负任务,却也不是泥捏的,真正被惹着了,也是会生气的。

他对待牧子翼的态度一直十分温和,仿佛没有气性一样,这一下冷言冷语起来,倒让牧子翼心里“咯噔”一下,跳空了一拍。

可这些话又是什么意思,他如果不为孩子着想,如今会跟女人一样挺着个大肚子,连多站一会儿都吃不消么?他是个男人,忍受了这么多耻辱和痛苦,就为了生下肚子里这块肉,他叶卿怎么能说这种话!

脑子里想着这些,一时急怒攻心,顾不得身体不适,挣扎着坐起身来,抬手指着叶卿怒目而视:“立刻滚出这个房间,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因为心绪激荡,胸膛剧烈起伏,连带着高高挺起的肚子也颤巍巍地一起一伏。

滚是不可能滚的,叶卿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牧子翼再次低吼道:“你听见没有,立刻滚蛋!”

叶卿看着他挺着肚子,又气又急的模样,心下一遍遍告诉自己,牧子翼怀了孩子,他就快生了,脾气不好很正常,他今天发这样大的火,和自己也有那么几分关系,再忍一忍,等到孩子出生,大家就都解脱了……

于是强行压下心里的火气,对牧子翼的话充耳不闻。

作为环达的董事长,牧子翼说出来的话,从来没有被忽视的这么彻底过,叶卿越是稳得住,他便愈发恼怒,下意识地捡起手边的软枕,狠狠往叶卿身上砸去。

叶卿自是单手一抓,就接住了砸向自己的软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