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人间蒸发(下)

江成龙把尸体拖回了停尸间,露出个如释重负的笑容,千恩万谢的说:“真是多亏了你俩,不然我就死定了。”

daocaorenshuwu.com

他脸上的笑容在我眼里相当刺眼,于是我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靳小时的问题还没解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不到他竟然反问我说:“靳小时是谁?对了,是你的那个跟屁虫啊……她怎么了?”这才刚刚过去了半个小时,竟然连江成龙也逐渐忘记了靳小时,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似乎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其他人的心中,关于靳小时的记忆变得越来越淡。先是宿舍里的同学几乎忘记了她的存在,现在又是死党江成龙开始淡忘。到了最后,只有和靳小时关系最好的我仍然记得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如果说连我也忘记了靳小时的存在,那么后果将会不堪设想。没有人记得她,没有人认识她,即便她仍然存在,也没了意义。

daocaorenshuwu.com

我感觉自己的情绪正渐渐失控,已经走到了崩溃边缘。关键时刻,苏聆忽然拉着我离开了地下一层,似乎她也觉察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出医学院大楼的时候,不巧和老院长以及他找来的其他人撞了个正着。他一看我又不知好歹的来了这里,顿时严肃的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皱着眉头说道:“找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院长惊讶的睁大眼睛,又问了一遍:“真的找到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嗯。” daocaorenshuwu.com

他紧绷着的表情终于放松下来,但是在我看来却有些奇怪……虽然尸体已经找到,可是消失在视频中的靳小时依然无法解释。既然如此,老院长为什么丝毫不提录像的事情?是因为现在人多口杂所以不适合提起,还是说,他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前行,靳小时随之一点一滴的消失。所有人,所有关于靳小时的事情,正被逐渐遗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和苏聆离开了医学楼,没想到刚才还冷冷清清的楼外已经人山人海,一打听才知道是林洛初要到参观一下医学院。真是奇怪,她明明和这里没什么关系的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聆静静看着我,眼神里有些担忧,“你还好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用双手不停的按压着太阳穴,说:“靳小时到底去了哪里,她又会在哪里呢?” daocaorenshuwu.com

苏聆说:“仔细想想,一定是忽略掉了某个细节,大活人是不可能凭空消失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这句话之后,我忽然感到头痛欲裂,感觉就像是……就像是我的大脑中出现了一个洞,正侵蚀着我的所有记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像是旧电视的雪花屏幕。忽然,它发出一声滋滋啦啦的声响,竟然出现了昨夜的场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要你管,我这叫怂出一片天!反正我就是怂!”靳小时躲在我的身后,瞪着眼睛反驳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看你以后也别叫靳小时了,就叫靳怂算了,这名字符合你!”我毫不掩饰讥讽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敢……”她紧紧闭着双眼,说什么也不肯睁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靳小胆,能不能拿出一点平常埋汰我的劲头,好歹你也把眼睛睁开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忽然意识到,昨天发生的事情正已一种倒放的形式往回追溯,最后靳小时和我们“倒着”退离了地下一层。

稻草人书屋

当人类的行为倒放,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情节倒放不停,已经完全不受我的控制,而我的心神也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说:“江成龙你无聊不无聊,合着你是找我俩大半夜帮你找尸体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说:“哇哈哈,笑死我了,齐大胆啊齐大胆,你活该一辈子单身啊!” daocaorenshuwu.com

她还说:“哎,我刚才看到了校花了耶。长得可真漂亮啊,就是哪里感觉怪怪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画面,最终定格在我被陈政国催眠后和靳小时的第一次见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穿着笨重的企鹅装,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怪叫道:“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盯着黑白颜色的靳小时,忽然很怕她会就此消失不见。虽然一直以来她都是个招人厌的损友,但不得不承认,如果我的生活中没有了她,将会缺少很多乐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后,黑白电视般的画面越来越淡,其中的靳小时也逐渐模糊,看不清面容,看不清身体,以至于只能看到一个轮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隐隐感到,如果我此时此刻无法找到她,那么她将会就此消失……永永远远的消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候,苏聆轻轻拍了下我的肩膀,担心道:“没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摇了摇头:“没事,我只是在想靳小时到底会在哪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聆有些疑惑的说:“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看了眼手表,发现才刚刚过去了三四秒而已,也就是说看似漫长的倒放其实只花费了现实中的短短几秒。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简直太令人惊讶了,而且和即视感一样不可思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聆盯着我的眼睛,说:“你真的没事?我觉得你有点怪怪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梳理了一下思路,回答说:“我刚才仔细的想了一下,如果连林洛初都来了江大,靳小时作为追星族没理由不来凑这个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