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两种可能性。 (1963字)

第二天是周末,岳悦一整天都陪着池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经历了一段冷落期,岳悦总算明白,感情不光靠你情我愿,而且需要经营。尤其对于池骋这样的野马,仅凭着那点儿热乎劲儿是拴不住的,得有手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午,俩人一起逛街。 www.daocaorenshuwu.com

路上,池骋接到了方信的电话。

www.daocaorenshuwu.com

“阮君如出事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阮君如就是暗恋池骋的警花,方信告诉池骋,今儿早上阮君如一出门就让人给绑了,囚禁了四个多钟头才被放出来,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挺平静地说:“行了,我知道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撂下手机,岳悦立刻粘了上来。

稻草人书屋

“谁打的电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同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岳悦瞧池骋没什么异样,就放开胆子从他的衣兜掏出手机,摸着还是热乎的,闪着一双桃花眼朝池骋放电。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这程子24小时开机,是不是一直在等我主动给你打电话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绕开这个问题,直接说:“一会儿我带你回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岳悦惊了一下,“回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去我家。”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晚上,池骋总算把岳悦带到了父母面前。

daocaorenshuwu.com

因为准备相当充分,岳悦在池骋父母面前表现得落落大方,规规矩矩,一举一动都显示出良好的教养。吃饭的过程中,她也相当注意自己的形象,该说话的时候慢条斯理地说,不该说话的时候就静静地听着,从不喧宾夺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池骋的父母平易近人,既没有过问岳悦的学历,也不关心她的家庭背景,只聊池骋和她之间的事,丝毫没有端出高官家庭的架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得出来,钟文玉很喜欢岳悦,吃过饭就一直拉着她的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姨,池骋和我说您是油性皮肤,这款护肤品控油特别好,很适合您这个年纪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岳悦特意选了一款中高档位的护肤品,既不显得过于寒酸,又不至于太过奢侈。对于钟文玉这种消费观很理性的人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这一点上,钟文玉看出岳悦很有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临走前,她拉着池骋的手,特意叮嘱说:“这个女孩不错,好好对人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什么也没说,直接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回去的路上,岳悦高兴得忘乎所以,从没觉得北京的风沙吹得这样让人心潮澎湃,堵车的道路这样繁华热闹,连骂街的少妇都变成了真性情的辣妈,怎么看都觉得顺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欢实地跳到池骋前面,笑盈盈地问:“你什么时候去见你的岳父岳母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站定,静静地说:“你找的那三个男的让我废了。”

daocaorenshuwu.com

岳悦脸上的笑容瞬间冻结,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你说什么啊?什么……废……废不废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将岳悦额前凌乱的发梢整理到耳后,温柔的动作让岳悦战栗不止。

daocaorenshuwu.com

“以后再干这种事,我第一个废了你。”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岳悦怔怔的说不出话来,心里的热度跌到极点。原本最温馨幸福的一晚,因为这声忠告,突然变得如此恐怖压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先把她送回家。”池骋朝车里的刚子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子下车给岳悦打开车门,岳悦犹豫了片刻,还是乖乖坐了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半个小时过后,刚子回来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知道那警花得让岳姐整,怎么不早点儿让我带人过去拦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池骋的衣兜里就装了两样东西,一个手机,一瓶大宝,那瓶大宝上还残留着警花的指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子没再继续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的大手抚着小醋包的尖脑袋,挺发愁的问:“宝宝,你这两天怎么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小醋包把眼睛眯成一条小缝,无精打采地晃了晃尾巴,又蔫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这几天好像特别蔫,不爱动弹。”刚子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又朝小醋包问:“是我冷落你了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小醋包翻身,亮出白肚皮,俨然一副不想搭理你的表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刚子嘴欠说了句:“没准是想它的那些伴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池骋的脸色变了变,刚子这才意识到自个说错话了,小醋包想,池骋能不想么?他的蛇就是他的爱宠,他的妃子,失去它们等于失去了整个后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惴惴不安地等了很久,没等来关于搜查进展的盘问,却等来一个毫无关联的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有那么可怕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子一愣,“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如果喜欢我的人,和我进行亲密接触的时候表现出极度的恐怖,甚至做出自残的举动,这是什么原因?前提是我没给他留下过任何暴力阴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子第一反应就是,“难道岳姐不让你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哼笑一声,她?一见面就恨不得叉开腿让我操,真有这份矜持也就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与她无关。”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刚子糊涂了,“你还会有这种困扰?直接强上不完了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用狠厉的眼神回斥了刚子,老子要是舍得强上,还问你干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子不敢胡说了,琢磨好久才敢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