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无名火。 (3054字)

说话就到七月了,人家都在街上吃烧烤,就吴所畏领着池骋去吃麻辣烫。没辙啊!烧烤多贵,反正又不是真心想请,能糊弄就糊弄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种天气吃麻辣烫,简直和蒸桑拿没什么区别。

daocaorenshuwu.com

吃完,吴所畏整个人跟水洗的一样,宽松的T恤贴在身上,从领子到胸口的位置全都湿了。忘了身边还有个色狼,习惯性地把T恤撸到胸口,露出平坦的小腹和一大片湿漉漉的脊背,一直延伸到起伏的臀瓣上,低腰裤骚性地遮着性感的臀沟,纯粹的玩火自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池骋的喉咙像是烧着了,汗珠子爬过凸起的喉结蜿蜒直下。 www.daocaorenshuwu.com

“把衣服放下来。”沉声提醒。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热得忘乎所以,还在往上撩着,乳尖微露。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让你放下来!”池骋狠狠一拽。 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不怕死地抗议,“我热!”说着又把衣服撩起来了。

稻草人书屋

“你热是吧?”赤红的眸子直逼着吴所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池骋押进了车里,空调大开,身上的汗瞬间冷了下来,可微妙的气氛却让车里再度升温。池骋火大,狠狠扯拽着吴所畏的T恤,呼吸粗重地说:“既然你这么热,那我就给你扒光了,让你彻底凉快凉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碰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怒声抗议,拳头攥得咔咔响,保卫着自个儿不容侵犯的一亩三分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突然发现,相比焚身的欲火,他心里烧得更旺的却是一种无名火。按照以往的脾气,刚才在街上的时候,吴所畏敢那么招他,他就敢当街折腾回去,在路人眼皮底下羞臊他,那才叫爽叫刺激。可当时他却生气了,真真切切地火了,就因为吴所畏那么毫无形象地一露,他心里吃味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后别这么穿了听见没?”池骋突然冒出一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闷着脸问,“我怎么了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说你怎么了?穿成这样儿走街串巷,生怕别人瞧不见你是吧?你当着我的面怎么骚都成,到外面你就给我捂得严严实实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不明白了,他就这么随便捯饬一下,怎么就骚了?他一身长裤长衫的怎么就不能上街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瞧吴所畏还跟他瞪眼,欺身压了上去,磨着后槽牙质问:“谁让你穿低腰裤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穿低腰裤怎么了?”吴所畏不服,“我又没露哪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非得整个屁股都晾出来才叫露?”池骋眸中暗火翻滚,“你再拽低点儿,我都能从后面直接捅进去干你了!”说着真去拽吴所畏的裤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怒不可遏,拧着池骋的手腕大声嚷嚷,“我警告你,我这条裤子好几万呢!”

稻草人书屋

“好几万……”池骋嘲弄地瞧着吴所畏,“你干脆剪下一个裤边儿,咱拿着它去吃顿烧烤得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威胁不成又打苦情牌,眼神凄苦好不可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这是嫌我没钱,请你吃顿东西还那么寒酸是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反问,“你说呢?”我要真嫌你还能让一个曲别针骗走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不管那个,我就悲愤,我就心寒,我就一副被排挤的厌世绝望沧桑样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悲哀的发现,他就是被撩拨成这样,还是会被吴所畏那点儿雕虫小技逼回去,怎么都下不了手,邪了门了!僵持了许久过后,大手扣住吴所畏的后脑门,硬是将他圈了过来,凝视了半晌,霸道地亲了上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吴所畏越来越习惯和池骋接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前觉得亲热是件吃亏的事,是为了钓到这条大鱼付出的代价,现在完全不这么想了。池骋这个舌头真是个尤物啊,能在口中搅个天翻地覆,酣畅淋漓,凶狠激烈,每次停下来都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www.daocaorenshuwu.com

池骋的大手滑到吴所畏的腰际,粗糙的指腹在肚脐周围刮蹭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不舒服地挺了挺腰身,按住了池骋活动的手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感觉了?”池骋问。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挺不自然地回了句,“不习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你习惯什么?”池骋朝吴所畏的耳朵吹气,“习惯直接干?那你下次来的时候别穿低腰裤了,干脆穿开裆裤吧,方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幸好吴所畏的心中有一根驴鞭做底限,要是换做以前,早就揭竿起义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池骋的手突然撬开吴所畏的裤腰,没给吴所畏任何心理准备,粗长的手指就钻入丛林地带,将毛发悉数攥起,犀利的一声质问。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三番五次来招我,招上了又不让我碰,耍什么猫腻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该来的质疑还是来了,吴所畏一时间找不到好的搪塞之语,池骋的手还在他的裤裆里不依不饶的,胳膊拧不过大腿,实在没辙了,只好亮出底牌。 稻草人书屋

“你不是我男朋友,凭什么让你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句话,一针见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脸色变了变,手从吴所畏的裤子里伸出来,定定地看着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