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玩命折腾! (1716字)

冰凉的地板,火热又焦灼的两颗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的手机一直在旁边响着,却被他的耳朵自动屏蔽了。什么误解?什么真相?老子现在就想折腾,谁拦着我,我就和谁玩命! 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压在吴所畏的身上,将他的腿分居身体两侧,硬物相抵,隔着两层布料都能感觉到那份灼热。池骋挺动着腰身,磨蹭着吴所畏的脆弱之地,吴所畏被他牵带得身体一耸一耸的,气息紊乱,粗喘连连。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池骋骑在吴所畏的腿上,大手将两个人的雄性象征物攥握在一起。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吴所畏猛地扬起脖颈,羞恼的眼神看着池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带你这么玩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怎么玩了?”池骋啃着吴所畏的下巴,“你不给我蹭,还不许可我自个儿动手么?”说着开始活动手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你这样的么?”吴所畏拼命忍着破口的闷哼声,狂躁的抗议,“你就不能单独行动,先让我爽完了,再去摆弄你那个……啊?” 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加快动作,“这样省事。” daocaorenshuwu.com

相对于一阴一阳的自然贴合,这是两个阳物之间的碰撞,禁忌、叛逆、矛盾、激烈。褶皱被推拉碾平,海绵体充血膨胀,跳动的脉搏叩击着狂躁的心。吴所畏脖颈上扬,呼哧乱喘,被池骋压着的那条腿随着池骋手掌的频率无意识抖动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怎么样?”池骋故意问。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吴所畏脸颊通红,“是挺省事的。”

稻草人书屋

话音刚落,池骋大手灵活翻转,掌心按压顶端,身下的烙铁追逐碾压吴所畏的脆弱之地,一股电流凶猛过境,吴所畏求饶般的去推阻池骋的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样就不成了?”池骋揪着吴所畏的乳尖问,“那我要是用嘴,你不得疯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说着,俯身向下,把吴所畏的双腿架到脑袋两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最喜欢拿自个儿的巨物狠撞别人的嗓子眼儿,拔出来的“龙头”带着血丝的暴虐感。但他不喜欢给别人做这档子事,更确切的说,这些年从没有过。

稻草人书屋

但他愿意给吴所畏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像他从不会对别人倾诉衷肠,但他会对大铁头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他心里,大宝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的分身就像那个不幸的冰淇淋,到了池骋嘴里就见了底儿,温热的口腔紧紧吸附着,湿滑的舌头细致地勾舔着。吴所畏屁股上浮了一层虚汗,脸上是爽到爆的淫荡表情。池骋抠弄他的脚趾,吴所畏嗷的叫唤两声,激动地将池骋扑倒,骑到了他的胸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胆儿不小啊!”池骋虎眸凌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的屁股又往前蹭了蹭,直接把鸟塞进池骋嘴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然后爽得直爆粗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操你,操死你!”

daocaorenshuwu.com

这是从吴所畏嘴里说出来的,曾经的三好学生,十佳少年,重大大学毕业生,牵个手都脸红的老实人,现在扭着胯甩着臀,不知道怎么浪好了。说实话,和岳悦那么多次,吴所畏都没失控成这样,男人的原始兽性都让池骋给挤兑出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也没这么宠过一个人,三番五次地由着他把“操”字用在自个儿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被池骋掀翻在地,胸口贴着地板,凉得直哆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干嘛?”心里有点儿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直接说,“玩你屁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想跑,一条腿被拽住,夹紧的两团肉被撬开,一个舌头闯了进来。吴所畏像条垂死挣扎的鱼在地上翻腾扭动,受刑一般地“痛苦”哼叫着,躲避着过于强烈的刺激。

稻草人书屋

“你可真是海边盖房子。”池骋嘲弄的瞧着吴所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神志不清地问,“什么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浪—到—家—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草!……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以为自己这次彻底栽了,池骋一定会趁虚而入,一举攻占城池。如果真是这样,他也认了,就当是对之前误会的一个补偿。没想到池骋居然放过了他,把他含射了之后,又操纵着他的手把自个儿弄射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后是对唇舌的索取,即便爽够了再这样亲热,吴所畏也不觉得排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浓烈的酒精味儿呛入鼻息,连带着吴所畏一起醉了,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久到好几次迷迷糊糊地醒来,池骋的胡茬儿还在磨蹭着他的脸颊。最后一次睁开眼,看到墙上的挂钟已经过了零点,心里莫名的踏实,就彻底的睡过去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鉴于这两天亲们积极升级,票子相当给力啊!还没行动的亲们赶快行动起来吧,具体方法写在作品相关里,让我们一起努力点亮星星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