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你没有发言权。

前段时间近乎失踪的吴所畏,这两天又开始频繁的进出诊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开始姜小帅还挺惊喜的,许久未露面的徒弟突然来诊所坐坐,心里觉得特热乎持亲切。可一来得多了,每隔半个钟头就露一次面,后来干脆赖在这不走了,姜小帅就有点膈应了。 daocaorenshuwu.com

你说你都嫁出去的人了,没事老往娘家跑干什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公司倒闭了?”姜小帅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脸一沉,“怎么说话呢?我们那营业额节节攀升,贸易量不断翻番,发展势头棒着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和他吵架了?”姜小帅又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颇为感慨,“你无法想家的和谐,别说吵架,连斗嘴情况都很少出现。” 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的确无法想家这种和谐,首先他觉得这俩个体就不和谐,尤其是池骋,往那一站就是和谐社会的隐患。吴所畏看着老实,其实也是个祸害。 daocaorenshuwu.com

这俩人一合体,还能和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人家吴所畏就是一副问心无愧的模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再问,“和谐你干嘛老往我这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幽幽的叹了口气,“就是因为关系太好了,才不得不避一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姜小帅轻咳一声,“我说,你俩已经确定关系了,合法情侣,用不着偷偷摸摸了吧?我还头一次听说,恋人因为太恩爱要避一避的。难不成你怕自个儿迷途深陷?可我瞧你这没心没肺的样儿,也不像能陷下去的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不懂。”吴所畏苦大仇深的,“我们俩都是男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姜小帅翻了个白眼,“在一起的时候你想什么来着?这会儿才纠结起性别问题,不是没事找事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知道姜小帅理解错了,忍不住开口解释道,“我所渭的,‘同性’障碍和你所想的不一样,我指的是我俩都是公的,我一发情他也发情,谁都收不住,然后……”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姜小帅笑了,“这不挺好么?你一来劲他也来劲,这样的生活才有激情么!” 稻草人书屋

“激情过头了就是惨剧。”吴所畏一哥不堪忍受的表情,“我俩一见面,就跟两条发情的公狗一样,满脑子都是那事。尤其是他,天天来劲,恨不得一下班就来,等上班了才退。赶上周末,那可真是要了亲命了,从早上腻歪到晚上,就跟‘哥俩好’强力胶似的,不用刀都劈不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抽筋似的笑了好一会儿,直到吴所畏针刺的视线飓过来,才勉强收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不会直接拒绝他么?性生活需要两个人的磨合,一个太冲动了,另一个得帮着调解。你是他的另一半,这是你的责任啊!” 稻草人书屋

说起这事吴所畏一脸惭愧,“我要负责也就好了,问题是我从不调解,还助纣为虐。”说完用拳头爆砸脑门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姜小帅忍着笑,又说:“我怎么看池骋都不像那种人啊!你要说他精虫旺盛我相信,你要说他二十四小时粘着你,我还真有点儿怀疑。不是为师看不起你,而是池骋完会不是这路人啊。”

稻草人书屋

“鞋子跟不跟脚,只有试了才知道啊!”吴所畏特别感慨,“以前我也觉得他不是那路人,实际上他一开始确实挺正常,结果这半个月以来,他就跟人来疯似的,整天让我跟他搞。光搞还不成,还得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起这事,吴所畏的情绪一阵激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可不知道呢,我们那卧室现在就跟一个摄影棚似的,四周的墙壁都是背景图,以前就一张大床,现在摇篮,村洞,笼子给都有,人家要去了,还的以为这屋住着俩疯子呢!他还让我在屋顶上装了一块LSD显示屏,一躺床上就播我俩那个的视频,我都不知道该藏哪好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姜小帅倒听得挺来劲,“你俩生活好情趣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翻着眼皮,“一回两回是情趣,要是天天这样,就特么的是魔怔了!” 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手戳着吴所畏的脑门儿,“我瞧出来了,你丫是到我这显摆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显摆我一个老爷们儿被人拍了几千张艳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给哈大笑,然后拍拍吴所畏的肩膀,“加油!套牢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就是永远别让他吃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扯扯嘴角,“我还想把他喂饱了呢,他也得吃得饱啊!!” 稻草人书屋

正说着,手机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定又是他丫发过来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说着打开一看,果不其然,脸色稍微变了变,用手刻意挡着,生怕姜小帅看见。发完迅速揣进衣兜,弄得跟偷情似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挺好奇的问,“他把你看得那么紧,你还能三天两头往这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说:“我也不知道床头柜的抽屉里怎么会有一瓶安眠药,我没事就拿出几粒掰碎了和进他的饭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怀疑他的脑子就是这么吃坏的。”姜小帅幽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面色一紧,“真的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使劲踩了他一脚,“有你丫这么干的么?今儿你不会又往他的饭里下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