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吴大眼儿

自打池骋说了这句话,吴所畏再也不瞎想了,真心实意地和池骋交往。虽说和当初对岳悦死缠烂打的态度无法相比,可相较于前些日子,吴所畏真的和池骋“亲”多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工作比较闲,所以他经常开车送吴所畏上班,因为公司和家距离比较远,赶上上班高峰期,能堵上大半个钟头。吴所畏睡眠不足,池骋为了让他能在路上眯个小觉,每天早起先把他送到公司,自个儿再开车去单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每周都有那么一天,吴所畏也接送池骋上下班,倒不是那天清闲,就是吴所畏大男子主义爆发,非要走那么一个形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个人在一起很少聊工作,但暗地里总为对方操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对吴所畏的公司真是尽心尽力,大大小小的事他都管,基本相当于副总了,有时候威慑力比正总还大。吴所畏对池骋也不差,私下结交了很多池骋的同事,因为他的缘故,池骋对那些人的态度变了不少,在单位的人缘也越来越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今天又是吴所畏的大男子主义爆发日,一大早哈欠连天地爬起来,非要送池骋上班。又赶上公司加班,池骋下班后在单位门口站了一个多钟头,吴所畏还没赶过来。他要是自个儿打车去找吴所畏,那厮敢三天不搭理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池骋只能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晚上七点钟,办公大楼很多房间的灯都灭了,吴所畏才急匆匆地赶过来。 daocaorenshuwu.com

池骋的同事小潘恰好从大楼门口出来,瞧见吴所畏的车停在外面,忍不住和池骋调侃了一句,“吴大眼儿又来接你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管他叫什么?”池骋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大眼儿啊!你瞧他那俩大眼珠子,又黑又亮的。那天我和筒子喝酒聊起这事,他说吴大眼儿那张脸好比中国地图,两只眼珠子就占了800万平方公里,刺下160万分布着其他五官,哈哈哈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池骋定定地瞧着他笑,什么也没说,抬脚朝吴所畏的车上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车里叽叽喳喳好不热闹,池骋知道,吴所畏不知又从哪学么一兜子家雀儿。每次出去视察必做的一件事就是掏鸟窝,他这个癖好都在公司传开了。 daocaorenshuwu.com

“以后别总是喂它这些野料。”池骋说,“把嘴喂刁了,再喂别的饲料就不吃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不理他那茬儿,有好吃的就往小醋包嘴里塞,没好吃的就让池骋喂,好人都让他做了,导致二宝就认他哥,和干爹都没那么亲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经过一家一家餐馆,吴所畏减慢车速,琢磨着晚上吃点儿什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对了,咱好长时间没吃韭菜盒子了。”吴所畏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当即给否了,“你忘了上个礼拜吃过一次,你上吐下泻折腾了大半宿?现在的韭菜都打过农药,想彻底洗干净起码要浸泡半个钟头以上,饭馆的师溥哪有这个耐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吴所畏说,“我没忘,可我还是想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吃苗香的。”池骋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说,“没韭菜的香。”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要么吃苗香的,要么别吃。”池骋语气生硬。

www.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不听他那套,突然一个刹车,停在一家饭馆门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作势要下去,被池骋一把拽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镇不住你了是不是?”池骋语气骤寒。 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一触到池骋的目光,戾气逼退了一大半,没办法,一般人瞧见池骋这种眼神,早就拿起一角苗香馅饼,眼泪吧嗒的、地蹲在某个角落吃了。吴所畏还算有种的,被这种目光威慑,还敢退一步和池骋讲条件。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买一捆韭菜回家自个儿烙成不?我泡它一个多钟头,就不信洗不干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阴着脸,“你就这么想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点点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宁可上吐下泻,也得吃这一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点点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池骋拿他没撤了,吴所畏这股“轴劲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要打算干一件事,不干完了决不罢休。好比他上次要吃肉,宁可吃完了在卫生间鬼哭狼嚎,也得把这口肉吃进肚子里。所以池骋一直忧心一件事,吴所畏不睡自个儿一次,是不是得抗争到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语气缓了缓,朝吴所畏问,“你会烙盒子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难得池骋松口了,吴所畏必须点头,其实他只是看吴老妈做过而已。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池骋把车开到一个有机蔬菜种植园,买了两捆没打农药的纯绿色韭菜,即便这样,回去还是泡了很久。

daocaorenshuwu.com

俩人正式开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负责和面,池骋负责剁馅儿。 稻草人书屋

池骋什么刀都耍过,唯独没耍过菜刀,刀拿得挺稳,就是切得不怎么样。吴所畏扭头看了一眼,存心挤兑他,“你这韭菜是拿来炒还是拿来做馅儿啊?能不能切细一点儿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池骋反问,“你能把面活得软一点儿么?” 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不懂装懂,“面活得结实才不容易露馅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说完,又使劲揉了两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开始往馅儿里放作料,他口味重,放了那么多盐吴所畏都视而不见,结果刚滴了两滴芝麻油,磁铁公鸡就在旁边叫唤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