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混乱的一夜

姜小帅一泡尿还没把矿泉水灌满,吴所畏又打开冰箱找了找,只看到两瓶啤酒,浴室拿出来咕咚咕咚一通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觉得吴所畏喝酒的架势,不像是制“尿”,倒像是有什么心事。 daocaorenshuwu.com

“怎么了大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打了个酒嗝,诧异地看着姜小帅“什么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看你不对劲啊!”姜小帅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轻描淡写地说“我刚才不是说了么?得把瓶子灌满了才能回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姜小帅不放心,试探性地问“那个汪硕走了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眼神呆滞了片刻说“不知道、” daocaorenshuwu.com

"你去医院看过他了?人怎么样?是不是特普通?“

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沉默了半响,说“还成。” 稻草人书屋

“心里憋事,会导致性功能下降,精子成活率低,影响你将来的生育。”姜大夫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脸色变了变,总算开口,“这些话我就当为我大儿子说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姜小帅噗嗤一乐,真好糊弄。吴所畏把那天在医院撞见池骋私家车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姜小帅,还特意强调了池骋一系列的反常行为:对情侣表时间无动于衷,回去莫名其妙的温柔,半夜起来抽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什么误会啊?”吴所畏冷哼一声,“我特意问了,他那天一直没去单位,从我在医院看到他的车道晚上十二点多,他一直都在医院,我怀疑他看到我了,就是不敢露面,不然回去不可能那么温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不像池骋的作风啊!”姜小帅客观的说“如果池骋真的在乎汪硕,要去看汪硕,他会理所当然的,即便他心虚,他也不可能让你看出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一琢磨,好像也有点儿道理。 daocaorenshuwu.com

“你没问问他?”姜小帅问。 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摇头“干嘛问他,我就当不知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姜小帅好心提醒,“很多误会就是这么产生的,积攒多了,老是不解决,该有的信任也磨没了,你现在可以去探探班,他不是去老房那边收拾东西了么?恰好你又不在,他俩要真有点儿什么,肯定会趁这个时间偷情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心里咯噔一下“真去啊?万一逮着了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就回家娶媳妇呗!”吴所畏当即拍桌“最好能抓奸再床,那我明天就去领证结婚。”说着,打不朝门口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追上去“嘿,你的尿。” 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回眸一笑“不,是你的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路开车奔郊区,中间还有一段路走错了,绕了好久才绕回来。吴所畏不由的骂“草,真要没点儿‘意外发现’。都对不起白花的油钱!说是这么说,其实在他心里,池骋的位置还是端端正正的。他觉得池骋再怎么乱情,他也是个爷们儿!是爷们儿就不会干出那些投机摸狗的事!所以一直到下车前,他都没任何紧张感。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池塘边走,吴所畏对这里并不熟悉,夏天经常下雨,加上天黑,脚上踩了很多泥,脚步越走越重。熟悉的声音猝不及防地钻进他的耳朵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的嘴唇还是当年那个味道”汪硕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没说话,顾自抽着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吴所畏站在不远处,瞧见他们俩人坐在一起,池塘、荷花、垂柳、清风……多好的气氛,多美的夜景。吴所畏原路返回,刚才踩过的泥坑,又一脚踩了进去,禁不住自嘲,让你丫不长记性!活该你踩了一脚泥!然后默不作声地启动车子,,挺好……油钱没白花。还不晚,一点儿都不晚,我还没陷进去,我一直保持清醒,我早就知道他这人靠不住,我根本没投入多少感情……正想着,心里的小泪人儿没管住,蹭的一下蹿了出来,。然后就收不住了。吴所畏猛地一脚刹车,趴在方向盘上失声痛哭。一个直男,当他答应被人干的时候,其实已经给出了自己的全部,吴所畏现在才反应过来,他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让人家坑了。不过还好,他的心被人踩踏了无数遍,足够结实。抹一把眼泪,继续上路。池骋,你记住了,我不会让你丫好过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子看时间不早了,给池骋打电话“咱们该走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没说话,直接挂了电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汪硕说“你走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起吧”池骋冷淡淡的:那几个房间的床都搬走了,你没地儿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在这过了几个晚上,从没沾过你那张被无数屁股压过的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不说话,径直走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汪硕突然再次开口“池骋,你从来只问我为什么走了那么多年,却没有问过我为什么会和郭子干出那档子事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池骋扫了一眼池塘,一个瘦削的倒影,孤零零地映在湖面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凌晨两点四十,姜小帅听到了门铃响,迷迷瞪瞪的往门口走。一边走一边想:这么晚了谁来敲门?难道是大畏瞧见了什么,跑这求安慰来了?通过猫眼往外面看了一眼,感觉面熟但又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