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变化

那一巴掌过后,池骋已经连续三天没搭理吴所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个人的作息时间依旧和往常一样,该上班上班,该回家回家,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只是无交流不做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池骋并不是想给吴所畏点儿颜色看看,让他从这件事中反省出来什么。他现在的心理斗争,和打完吴所畏不敢看他如出一辙。这块千年硬石头,连斧子劈锤子凿都安然无恙,克就是某人一个委屈的眼神,竟让它摇摇欲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相对于池骋的挣扎,吴所畏倒显得轻松多了,不理就不理吧,我还乐得清静。也不知道是不是汪硕给他的心理暗示,吴所畏竟然隐隐期待着池骋晚一点儿言和,晚一点儿结束这不淡定的日子。 daocaorenshuwu.com

可惜,池骋忍不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天,手蹭到光滑紧致的皮肤不能继续摸下去,胯下抵到坚挺的臀部不能啪啪啪,不能在上班之前偷个腥,不能在下班之后来个裸光晚餐,相机搁置了好久,柜子里的开裆裤不知道给谁穿,这种日子还特么怎么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最重要的一点,他今天见过吴妈了,老人家口口声声念叨自己的儿子。 daocaorenshuwu.com

于是,池骋在浴室的水管上动了手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洗澡的时候,水一会儿凉一会儿热,凉的时候跟冰镇水一样,热的时候能烫下一层皮来。平时在家有什么东西坏了都是池骋修,吴所畏一是懒得去弄,而是修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他不想主动开口和池骋说话,于是决定自个动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拆掉外壳,发现温度感应器貌似出了点儿问题,于是把池骋的牙刷捅进去戳戳戳,然后再给他涮涮放回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感觉修好了,盖上盖子继续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嗯,水温貌似真的好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啊啊——!!”

稻草人书屋

不到十秒钟,吴所畏就被烫得一激灵,猛地蹿到门口,心理斗争了好一会儿,把门偷偷打开一条小缝,圆溜溜的大眼珠子瞄向外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池骋正坐在沙发上玩电脑,斧凿刀削的透着一股狂霸之气。

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清了清嗓子,没说出话来,回头看了一眼,浴室热气腾腾,已经能蒸馒头了。于是又把头转了回去,艰涩的说:“热水器坏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过了好半天,池骋才从沙发上站起身,晃着稳健的大步子走进浴室。先把阀门关上,开始修热水器,本来一分钟可以搞定,偏要叮叮当当折腾十来分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有点儿着急,走过去看了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池骋用余光一扫,吴所畏蹲在他身旁,下面正在遛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吴所畏不是故意勾搭池骋的,因为他身上打着泡沫,没法把衣服披上。而且他想看看池骋是怎么修的,下次水管再坏了就可以自食其力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正想着,水放开了,水温又恢复到了舒适的状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吴所畏看了池骋一眼,想说什么没说出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池骋把他按到水下,若无其事的给他搓头发洗屁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吴所畏紧绷绷的肌肉突然就松弛下来,果然,汪硕还是高估他了,七天?这才第三天,池骋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原谅他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心里有种莫名的酸涩。 稻草人书屋

池骋以为吴所畏还在计较那一巴掌,于是揉了揉他的臀瓣,沉声问道:“还疼么?”

www.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别扭的回了句,“早就不疼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池骋没再说什么。 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突然开口,“你怎么不问问我那天为什么跑到郭城宇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沉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又说,“你为什么不和我发火?不把我赶走或是寒碜我一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完全把吴所畏的质问当成了撒娇,他以为吴所畏仅仅是想听他说一句“我舍不得”或是“我心疼”之类的。因为说不出口,于是直接用行动来证明,亲吻揉舔,搓顶蹭含……

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发现,池骋对他真的是足够纵容,足够淡定,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可以三缄其口,一根JB解决所有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临睡前,池骋发现吴所畏的嘴角是上扬的,但又不像在笑。

www.daocaorenshuwu.com

“怎么还不睡?”池骋托着吴所畏的脸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把头扭向池骋,目光烁烁。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在向你话唠的样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池骋当即回了句,“汪硕找过你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已经七年了,仅凭一个“话唠”就能想到对方,这种可怕的默契,让吴所畏不得不相信汪硕的话全是真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池骋的话撂的相当干脆,“我念念不忘的仅仅是事件,而不是人。如果我不喜欢你,我现在就可以把你踢出门外,没有任何理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池骋说了这么所,吴所畏就听见俩字——喜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好像,真的没听池骋说过“爱”这个字。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相信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笑了笑,一条胳膊勾住池骋的脖子,继续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后的几天,池骋发现吴所畏变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不再赖床,不在需要池骋的大手贴到屁股上才骂骂咧咧的起来,而是精神抖擞的从床上一跃而起;他不在抠门,池骋让他交话费,他一次性缴了五千块钱,彻底堵住池骋的嘴;他不在挑食,专挑清淡易消化的东西吃,辣椒碰都不碰;他不再和小醋包亲密无间,不在意出门就逮鸟,二宝这个称呼也和少听他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