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钻木取火

姜小帅的手刚扬起,还未落到门上,门就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的脸出现在姜小帅的面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本想着敲了门,等人来开的过程中稳定一下情绪,想个好的理由在这蹭一晚。不想郭城宇没给他任何缓冲的时间,所有的惶恐不安都赤裸裸地表露在他的面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时间,愤怒、委屈、不甘……各种情绪一齐涌了上来,姜小帅瞬间抛弃形象,肆无忌惮地朝郭城宇大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我操你大爷,你丫耍人耍上瘾了吧?专门攻击别人的弱点,你丫有劲么?有劲么?”边说边对郭城宇拳脚相加。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郭城宇不气不恼也不还手,任由姜小帅打骂,等他闹够了,手臂一圈,直接把他抱进了房间里。 www.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终于得偿所愿,让姜小帅进了他的被窝。

www.daocaorenshuwu.com

没有急切地把人压在身下一顿乱啃,而是侧头静静地注视着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姜小帅穿着素色的棉衫,整张脸看起来特别干净,安静下来的他侧脸线条很柔和,微微挺起的嘴唇带着一抹别样的骄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许是突然才意识到,亦或是早就意识到,终于绷不住了,姜小帅把脸转过来,目光中透着淡淡的恼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看我干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的手伸向姜小帅的脸颊,在他的抗拒中揉抚着他细腻的脸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喜欢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把眼神移开了,不自然地看向天花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丫谁不喜欢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促狭一笑,一条手臂强行把姜小帅搂了过来。

daocaorenshuwu.com

“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郭城宇说的是实话。

稻草人书屋

姜小帅是第一个,能够挑动他情感神经的人,让他甘心耐下性子去等,细心地去体察他的心思,欣赏他的一举一动给自己带来的心理冲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姜小帅却说:“你不是我第一个。”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没事。”郭城宇很大方,“最后一个也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姜小帅绷了好久没绷住,英俊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够肉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哪块肉麻了?来,我给你治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郭城宇说着就去挠姜小帅痒痒。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这真是要了姜小帅的命,他一身的痒痒肉,郭城宇没死乞白赖的,姜小帅仍旧受不了地满床打滚。笑得那叫一个狂野,到最后脸红脖子粗,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笑一边骂人,就像一个神经错乱的小疯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见过怕痒的人,没见过这么怕痒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说:“像你这么敏感的人,应该对性爱很渴望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毫不避讳,“是,我很渴望,我早就想上了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笑着捏了捏姜小帅的脸。

www.daocaorenshuwu.com

“瞧瞧,又说梦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一脑门子的黑线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就是梦话了?许你有这种想法,就不许我有了?我比你缺啥短啥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一脸无辜的表情,“我没不许你有啊,每个人都有幻想的权利,我再能干,也管不住你的脑子啊!”

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越听越不是味,最后一气之下,把吴所畏给卖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人家池骋都让吴所畏睡了,你怎么就不能为了我献一次身?” 稻草人书屋

郭城宇脸色骤变,“你说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猜到郭城宇听见这个消息会很激动,但是过激的话,未免就让他有点儿不舒服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人家被睡了,你激动个毛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哭笑不得,“我不是激动,我是想问你,这种谣言你从哪听来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谣言?”姜小帅一副以徒弟为傲的表情,“当事人亲口承认的,怎么会是谣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当事人,哪个当事人?又是大铁头吧?他的话你也能信?即便他说的是真的,肯定也让池骋糊弄了。我太了解池骋了,他的那身骨头比钢还硬,根本没有压弯的可能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不和郭城宇争执,直接上证据。

稻草人书屋

这是他从吴所畏手机里偷偷传过来的音频,并没有出卖徒弟的意思,只是拿来救急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放完之后,怕郭城宇不信,还把事情发生的前后经过和他讲述了一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香精是郭城宇打碎的,催情的威力他也是感同身受的,照理说他应该比姜小帅深信不疑。可人家听了那段音频之后,就能判断出这是池骋断章取义的一段录音。

稻草人书屋

“这回信了吧?”姜小帅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点头,“信了信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急忙叮嘱他,“切记!千万不能告诉池骋!不然大畏就有危险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放心吧,我不像某人那么碎嘴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说谁呢?”姜小帅瞪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咬住他的耳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敏感地躲开,身上的肌肉群瞬间紧张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告诉你啊,我来这就是借宿一宿,你甭想趁我睡觉的时候怎么着。再未商量好角色之前,你最好牧起你那根JB!”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再把最后俩字说一遍。”郭城宇特爱听姜小帅爆粗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放在一句话里面很顺口,单拿出来让姜小帅说,他还真未必说的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