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放生

初春,天气变暖,冬眠的蛇都醒过来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前些日子,池骋正忙着把蛇管那些蛇儿子们搬出来,有毒和对环境要求苛刻的送人了,无毒和适应当地气候的放生了。折腾了几天,蛇管里的蛇基本所剩无几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赶上一个好天儿,吴所畏和池骋一起把剩下的几条蛇放生。 www.daocaorenshuwu.com

看着那些蛇渐行渐远的可爱身影,吴所畏脸上露出一抹释然之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早就知道我会把这些蛇处理掉吧?”池骋突然开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神色一滞,而后耸耸肩,一副与世无争的表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怎么会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到了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汪硕在的那段时间,吴所畏会每天伏在写字桌前吹糖人了。那会儿以为他是在做无言的抗争;分手的那段时间,又以为他是那这些“糖人儿”折磨自己;直到现在才明白,吴所畏笃定这批蛇不会跟自己太久,所以吹出来给他留个念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其实,吴所畏对这段感情一直很执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比池骋想象中的要强大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样的一块宝,更加紧紧地拴缚着池骋的一颗心,即便已经得到,都要随时吊着一颗心唯恐失去。如果说从最初对吴所畏更多的是迷恋,而后便多了几分依赖,现在则更加尊重和厚爱他。把他看成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与自己盘根错节地缠缚在一起,共同享受这生活的日晒雨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池骋眸光渐沉,故意用骇人的目光吓唬吴所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真不知道?”

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强撑了一会儿,终于绷不住了,踮起脚尖,用一条手臂圈住池骋的脖颈,笑容里满满的小邪恶,却又看着那么干净纯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哪舍得继续给他脸色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一秒还阴着脸,下一秒就阳光普照,拉着吴所畏往回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小醋包在我那。”吴所畏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池骋挺意外,“在你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颇为自豪地说:“它自个儿爬回来的,爬到诊所找我,我就把它留下了,偷偷搁公司养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眯起眼睛,“合着它在你那待了一个冬天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抿嘴乐。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隐藏得狗神的!”池骋的语气明显不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急忙解释,“这事不赖我,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本来我没想留着它,可我一直没吹出它的模子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既然这样,拿咱找个时间把它送人吧。”池骋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在池骋手上狠攥一下,“你敢送一个试试!”

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哑然失笑,“是你说迫不得已的,弄得好像我多不厚道,非得挤兑你把”前妻“送给我的东西留着似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挺倔,“我不管它谁送的,它就是二宝。”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没有一个宽广的心胸,怎么干巴池骋整个人装进肚子里?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池骋不依不饶的,中指和拇指根根抵在一起,用力朝吴所畏的脑门上弹了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早已不是大铁头了,这么一下就疼得嗷嗷叫。

稻草人书屋

池骋又伸出手给他揉了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知道疼了,就不能再让他受到伤害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不久,吴所畏的秘书辞职回老家了,一时找不到太满意的,所以秘书的位置一直空缺。平时一些琐碎的小事,都得吴所畏亲力亲为了。加上公司正在争取一个大项目,如果成功,公司的规模会迅速装大升级,吴所畏近期一直在为这个项目跑东跑西,忙得焦头烂额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今儿终于偷了一个空闲,吴所畏打算去池骋的单位看看。 daocaorenshuwu.com

池骋正在审批文件,吴所畏轻手轻脚地推门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拉过一把椅子,坐在池骋旁边,静静地等着他把手里的文件审批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表面上盯着文件看,其实余光一直扫着吴所畏,没办法,下巴戳在桌子上发呆的小懒模样忒招人稀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趁着池骋不注意,神偷手又伸到池骋衣兜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现在他的功力下降多了,以前池骋只能感觉到衣兜内传来的轻微动静,如果注意力不集中都听不到。现在哪是顺进来的?完全是砸进来的,动静大得聋子都得一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池骋的手伸进去一摸,当即瞪了吴所畏一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季节啊?你就吃冰激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一派从容地说:“我没吃,这是给你买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以为我没买过这种冰激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嘿嘿笑。

daocaorenshuwu.com

这种冰激凌是盒装的,一买就是一整盒,每盒里都有八个小杯子。吴所畏吃了那七个小杯子,剩下的一个小杯子留给他池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仅如此,打开杯盖,发现里面还偷偷挖了一口。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池骋都不用挖,里面的冰激凌化得差不多了,直接整块进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吃么?”吴所畏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说:“没你屁股好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使劲瞪了池骋一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一把将他揽进怀里,佯怒着扼住他的脖子,“你再瞪我!再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