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领悟

郭城宇和姜小帅刚进卧室没一会儿,吴所畏就过去敲门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开一下门,我要拿东西。”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郭城宇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我俩已经进被窝了,明儿再拿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先开一下,我真有急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就是不给他开,存心让他着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本来懒得管这种小事,可瞧见吴所畏的拳头使劲往门上砸,手背都砸红了,实在有点儿看不下去,低沉有力的嗓音朝里面喊了句。

daocaorenshuwu.com

“郭子,你给他开一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总攻大人发话了,老油饼思忖了片刻,还是荡到门口,把吴所畏放了进去。 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进去之后,把只穿了一条内裤的姜小帅硬生生的从被窝里拽出来,架着他往门口走。果不其然,到门口让郭城宇截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嘛去?”郭城宇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说:“我们哥俩要密聊,你管不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穿件衣服再去。”郭城宇沉声命令姜小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还没动弹,吴所畏就一股蛮力把姜小帅推出门口,不耐烦地说:“穿什么穿?都是爷们儿有什么可避讳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说完就拖着姜小帅往另一个房间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这白皙的身段,性感的小蛮腰,直挺挺的长腿全被池骋尽收眼底。池骋的目光自然而然地在姜小帅身上定了片刻,然后转向郭城宇。 daocaorenshuwu.com

“他还真挺白的。”池骋轻佻的语气说。

稻草人书屋

郭城宇舌头抵着牙关,一股子酸味儿呛出嘴边。 www.daocaorenshuwu.com

“管管你们家那口子,也忒随便点儿了不?穿成那样就敢从被窝里拉出来,还当着你的面,这是要造反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池骋剥了一个葡萄珠儿,又准又快地抛进了郭城宇张着的嘴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也得管得了啊?这还是你们在的时候,你们要是不在,他每天光眼儿在房间里遛鸟儿。我说了他不止一次了,转眼就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走到池骋身边坐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这么毫不保留的露着,时间久了你还能兴奋得起来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池骋把手臂搭在郭城宇肩膀上,虎爪在他脸上沙沙的磨着,不轻不重的说:“我就稀罕他这股没羞没臊的劲儿。”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你就稀罕着吧,早晚有一天你丫栽自个儿手里。”

www.daocaorenshuwu.com

…………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把姜小帅拽到另一个屋后,把张盈的事情原委和他讲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草,那个缺德的老头竟然又求到你头上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点头,“我要是不在财政局门口碰见他,都快把这个人忘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摩拳擦掌,“那你绝对不能放过他,到今儿我还记得他半夜让你冒着大雨去单位看他撒酒疯的事,忒特么可恨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吴所畏眼神中透着一股狠劲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丫这几年没少贪,张盈就是他情妇,我不假装上钩,他不敢把那笔黑钱压出来,他当初逼得我走投无路,我现在就要整得他倾家荡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拍了拍吴所畏的肩膀,“我支持你,他坑了你三年,你起码得坑他三十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一把搂住姜小帅,感动不已。 daocaorenshuwu.com

“帅帅,还是你最了解我的心。”

daocaorenshuwu.com

俩人正矫情着,门突然被推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叼着一根烟站在门口,冷峻的目光扫向姜小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走,跟我回屋睡觉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姜小帅不耐烦地说:“没瞧我俩正热乎着么?这没你的事,一边待着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郭城宇还没来得及给出回应,姜小帅就几大步飞跨到门口,砰的一声将门踹上了。

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看得瞠目结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师父,你太爷们儿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姜小帅冷哼一声,“敢和我横?真把自个当盘菜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是!”吴所畏煽风点火,“对于这种狭隘的男人,就不能心慈手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听到一声摔门响儿,从卫生间出来,问郭城宇:“嘛呢这是?” www.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无奈地笑笑“里面又抱上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听了这话还挺高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不正好么?咱俩可以去那屋睡。”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要说吴所畏和姜小帅不避嫌,池骋和郭城宇绝对更不避嫌。人家俩人好歹有个小裤衩防身,这俩直接赤裸上阵,雄鸟并排躺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咱俩有35天没在一起睡了。”郭城宇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池骋扬唇一笑,“记得那么清楚?” www.daocaorenshuwu.com

“因为我和姜小帅整整干了35天没停。”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草!”池骋阴测测的笑,“跟我臭显摆呢?说天数没用,有本事你说次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比次数也不准,干脆比时间得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俩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相继露出下流的笑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挺紧的吧?”池骋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幽幽地说“京城第一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池骋一把握住郭城宇的那根,戏谑道,”把你这伺候得挺爽?”

稻草人书屋

郭城宇扭头给了池骋一个邪魅的笑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是挺爽,是相当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狞笑一声,“皮肤确实够白够光溜,上回钻进我被窝,在我身上蹭了两下,蹭得我心里直痒痒。要不是JB顶着大宝的屁股,我真得把他塞回被窝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