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巧合。

池远端洗漱完走进卧室,发现吴所畏的俊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笑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乐什么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连忙把手腕放进被窝里,规规矩矩地平躺,朝池远端说:“没乐什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池远端心生疑惑,稳步走到吴所畏面前,掀开他的被子,没发现什么可疑之物。又把他浑身上下都摸了一遍,依旧没搜到任何通讯工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有一块手表看着挺可疑的,于是把吴所畏的手腕举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佯装一副羞赧的表情推搡着池远端。

稻草人书屋

“别瞎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还本着被人占便宜的精神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池远端那张老脸瞬间就绿了,可疑的手表迅速从脑中删除,只剩下吴所畏那副被人非礼后倍感羞愤的小样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到房间的灯关了,吴所畏才把脑袋伸出来缓一口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回忆之前和池骋的数字传情,心里痒痒的,像是有小虫子在爬。可他现在是在池远端的床上,而且还是以“犯人”的身份被绑到这里来的,他哪敢偷摸干那事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只能用手表泄欲。

www.daocaorenshuwu.com

池骋这边靠坐在床头上抽烟,和郭城宇商量着如何把吴所畏找出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结果手表又颤动了一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池骋低头看去,手表显示为六点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没明白吴所畏的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一会儿,表针又转到九点钟。 稻草人书屋

接着,手表就开始“69,69,69……”地频繁转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看明白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淫荡的最高境界就是一块手表都能让你硬起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是自打吴所畏失踪之后,池骋每天晚上最难熬的一件事,今儿因为有郭城宇和他聊一些正经事,就暂时把这股火压了下来。哪想吴所畏拿一块手表都能煽风点火,池骋的心思立刻就转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问郭城宇,“今儿你来陪我,姜小帅没生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郭城宇说:“没有,是他让我来陪你的,他对我还是有信心的,这么一宿真不至于。” 稻草人书屋

池骋磨了磨后槽牙,灼热的目光朝郭城宇瞟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俩天天晚上都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扬唇一笑,“没意外的话应该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所谓的意外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郭城宇拍拍裤裆,“比如我JB断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草!”

www.daocaorenshuwu.com

俩人齐齐发出纯爷们儿的彪悍笑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从架子上拿下来一瓶洋酒,一边倒一边朝池骋说:“一个外国朋友送的,我喝着味儿还不错,你来一杯,正好消消愁。” 稻草人书屋

池骋说:“一人喝没劲,你也跟着来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于是郭城宇又拿过来一个杯子,倒好之后,俩人碰了个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池骋越喝心里越燥热,大手攥住郭城宇的后脖梗,戏谑道,“你们俩天天那么干,姜小帅受得了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咂摸着嘴,不厚道的笑了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也不想那么累啊,可他非缠着我要,一上床就‘老公干我吧’,‘老公好想让你草’之类的。哎呦,我都不好意思不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听了直笑,“这么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无敌小贱贱。” www.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大手一用力,一把将郭城宇的脸扭到自个面前,满嘴的酒气全扑了上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些话搁你嘴里说出来也挺带劲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话?”郭城宇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嘲弄的语气说:“就那句‘老公干我吧’,‘老公好想让你草’。”

www.daocaorenshuwu.com

“滚你妈的!”

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笑骂着,一拳将池骋打到一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池骋又说:“把你们家姜小帅借我草两天吧,他那么想要,两个人一起满足他不是更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谢您嘞!”郭城宇拍拍裤裆,“咱这绰绰有余。”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池骋但笑不语,又一杯酒下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特别特别想大宝,像是有两只发春的猫在用爪子挠他的心窝,已经不仅仅是痒了,还有疼,蚀骨的心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特别想把他揉在怀里,在他受伤的部位舔吸含抚,好好疼一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这时,手表又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点四十分三十秒。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两腿大分插入的姿势。 www.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心里的火苗子蹭蹭往上蹿,胯下硬得发疼。隆起的部位已经不能用山丘形容了,应该用巨峰,高耸入云的山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将最后一口酒咽下去,拉下裤链,把囚困的巨龙解救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后,旁若无人地套弄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听着动静不对,往旁边一瞄,瞬间倒吸一口凉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哥您收敛点儿成不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敛起眉峰,性感的喉结跟着粗重的喘息声滚动着,脖颈上经脉纵横,像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特怕他在我爸那受委屈。”池骋说。

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很少用“怕”这个词,更甭说“特怕”了,足见他心底的忧虑有多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听到这话,郭城宇也不避着池骋了,直接安慰道:“你放心吧,那小子精着呢,他准吃不了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池骋粗喘了两口气,继续凶悍的发泄着。

稻草人书屋

“说是这么说,谁能保证呢?万一我爸损他两句呢?你别看他大大咧咧的,其实他特小皮脸,说不得骂不得的,有点儿事且想不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