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怕了你了。

由于近段时间吴所畏各种事务缠身,没工夫陪小醋包玩,怕它寂寞就给它找了一个伴,一条黄金蟒。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条蟒蛇身长是小醋包的两倍,休型彪悍,但性格很温顺。吴所畏给它起名叫 “三宝 ”,小名叫 “大醋桶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醋桶刚来的时候,小醋包对它爱答不理的。只要大醋桶一往它那边爬,小醋包那条黑幽幽的眸子就投射出凌厉的光。大醋桶就趴在距离小醋包不远的位置偷窥着他,假如小醋包再对它有敌意,大醋桶就会呲溜呲溜地爬回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后来,吴所畏只要一有时间就给太醋桶泡澡,把大醋桶泡得黄灿灿,香喷喷的。傲娇的小醋包才勉强愿意跟它待在一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两天,小醋包和大醋桶已经能够和谐的相处在一起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谓和谐,就是无论小醋包如何欺负太醋桶,大醋桶都不还击。明明身形是小醋包的两倍粗,却心甘情愿地任小醋包啃咬扭缠,还有点儿乐此不疲的劲头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午,吴所畏给大醋桶扔了一只大白鼠。黄金蟒吃东西有个习惯,它会用身体把猎物卷起来用力缠,直到把大白鼠的骨骼都缠断,变成一个肉团,它才慢慢地开始享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结果大醋桶好不容易把大白鼠缠成团了,小醋包的尖脑袋嗖的一下扎了进去,一口把大白鼠吞进肚子,美不滋的爬走了。

稻草人书屋

晚上,吴所畏再过来看的时候,两条蛇都睡着了。以往小醋包都吊在灯上或者悬在某个地方,今儿就蜷在大醋桶的身边,脑袋搭在它的脖颈上,看着特别温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吴所畏蹲在那看了很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池骋刚才去阳台抽了颗烟,结果回到卧室就找不着人了。叫了几声没人应,走到这个房间的门口才发现吴所畏蹲在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轻手轻脚走了过去,俯身在吴所畏头顶上狠狠弹了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疼得呲牙咧嘴,狠狠在池骋小腿上捶了两拳。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池骋笑着蹲下身,把吴所畏的脑袋按在腿上,手扒拉着他的头发根儿问: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大晚上不睡觉在这看什么呢?’,“你看它俩睡得多好。 ”吴所畏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池骋不以为意, “咱俩睡得比它俩还好,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谁说我看不到?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打吴所畏那晚被吓一次之后,就一直开灯睡。吴所畏亲自设计了一盏适合入睡的小壁灯,上面印有两个人的名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每天晚上吴所畏醒来,壁灯散发出淡淡的光晕,他能在每一面镜子里看至池骋楼着他的画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是一个依赖于习惯的人,要是哪天晚上醒过来,镜子里只剩不一个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或者镜子换成墙壁,看不到一个人,他会异常的恐惧和不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沉默了很久之后,吴所畏突然开口说: “真羡慕它俩,什么都不用干,每天都有好吃的。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要是给我当宠物,我也什么都不用你干,每天给你好吃的。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脑袋一转,一口咬上池骋的命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池骋低吼一声,将吴所畏提起来拎进了房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没温存够,池骋的手机就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了几声之后,池骋挂掉电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问: “谁打来的?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说: “我爸的秘书,他说我妈明天回国,我姐和她两个孩子也跟着一起过来。 ” daocaorenshuwu.com

“真热闹。 ”吴所畏说, “那你明天得回家吧?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把吴所畏的脑袋卡在自个的臂弯里,点了一颗烟递到吴所畏嘴边。吴所畏吸一口,烟雾缭绕在嘴边1池骋看得持别入神。 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神色一滞, “你不会连家都不想回吧?那可是你妈和你姐,这么长时间没见了,你不回去一趟合适么?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是不想回。 ”池骋说, “我是想把你一起带回去。 ”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别扯了! ”吴所畏当即驳斥, “我要真和你一起回去,咱俩就都回不来了。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掸了掸烟灰,没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要是放在以前,他回趟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他去那边合家团圆,留下吴所畏一个人孤零零的,光是想想就觉得特别心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他心里,吴所畏就是老池家的,理应光明正大地领回去。

稻草人书屋

两个人顾自沉默了半晌,吴所畏又说: “即便你妈和你姐不回去,你也应该回家看看。上次因为我的事,你和你爸闹得那么不痛快,你早该回去给他道个歉了。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让人把你打成那样我凭什么给他道歉? ”池骋语气生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说: “跟他没关系,是那俩人看我不顺眼。 ” daocaorenshuwu.com

“那也是他的责任,如果他事先撂一句话,要完好无损地带回来,那俩人就是有再大的胆儿也不敢朝你动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依旧替池远端说好话, “我在你家待的这段时间,他一直对我挺好的,管吃管穿,也没让我睡地上。有时候我存心气他,他也不会真跟我急。我觉得你爸很仁厚,你不该这么对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