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池炮王动怒。

回去的路上,圈圈朝池骋问:“舅舅,每天和你住在一起的人是谁?为什么我以前没有见过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说:“那是我媳妇儿,也是你舅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媳妇儿不是女的么?可他长了JJ。” www.daocaorenshuwu.com

池骋扯开一个嘴角,问:“你怎么知道他长了JJ?”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昨天晚上,我看到你攥他的JJ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池骋舔了舔嘴角,没说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圈圈小心翼翼地问:“舅舅,攥别人JJ是不是不太文明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看着别人攥JJ就文明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斜睨过来的目光像刀剑,透着凛凛寒光。吓得圈圈赶忙垂下头,下意识地往车门旁挪了挪,谨慎地观察池骋的脸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狞笑一声,沉声朝圈圈命令道:“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圈圈小心翼翼地爬到池骋的腿上,池骋大手一按,便将圈圈整个裹在怀里。圈圈的小脸贴着池骋的胸口,感觉到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池骋大手抚着圈圈的后脑勺,目光柔和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舅妈对你好不好?”

稻草人书屋

圈圈点头,“带我去玩,给我买好吃的,从不朝我发火。”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也得好好疼他知道么?”池骋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圈圈似懂非懂地问:“我要怎么疼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有人欺负他,惹他生气,你得站出来为他说话。” daocaorenshuwu.com

圈圈点点头。

www.daocaorenshuwu.com

汽车又开了一段路,池骋的手机响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到屏幕上的号码,池骋眼神变了变,还是按了接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汪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语气平和的说:“我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汪硕心情貌似不错,难得和池骋开了个玩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我没?” daocaorenshuwu.com

池骋笑了一声,好半天才回了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空想。”

稻草人书屋

汪硕玩玩闹闹的语气,“有空戴绿帽子,没空想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哪来的绿帽子?” 稻草人书屋

“敢情您还不知道呐?”汪硕幸灾乐祸的口吻,“有人三更半夜往我们这打电话,咨询美白方面的问题。下次您跟他说说,良好的睡眠才是美白的前提。就是用再好的护肤品,半夜不睡觉打电话也白搭。”

daocaorenshuwu.com

池骋还是那副语气,“说明白点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啊?有人趁着您睡觉的工夫,往我们这打骚扰电话。我事先说清楚了,他可没有我的号码,我只是旁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目视前方,眼睛里看不出任何情绪。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给我打电话就为了说这个?”

稻草人书屋

汪硕嘿嘿一笑,“我随便这么一说,你就随便一听,甭往心里去。谁没个寂寞的时候,谁没个看枕边人看腻了!想偷偷找点儿刺激的时候?人之常情,只要没千里迢迢找到这,就证明还没想念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电话呀一挂断,池骋的脸就黑了,坚硬的眉骨往外透着丝丝寒气。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凝固了,连倚在他怀中的圈圈都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僵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和兜兜先于池骋一步到家,池骋刚一进来,吴所畏就从厨房探出头来,笑着和池骋说:“我给你买羊腿了,刚烤好的,要不要先吃两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阴冷的目光扫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径直地回了卧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招你惹你了?吴所畏对池骋的情绪赶到莫名其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兜兜一边啃着骨头一边朝吴所畏问:“我舅舅怎么了?” 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想不到用什么英语表达,就没好气地回了句,“甭理他!”

稻草人书屋

池骋回了卧室之后,直接拿起吴所畏的手机。翻了好久,终于翻到那个通话记录。就在那天晚上一点多,吴所畏给汪朕打了一个电话,而且打了十多分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池骋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吴所畏站在阳台上,他一进去就迅速把手机收起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吴所畏那副心虚掩饰的模样,池骋心里的火苗子噌增往上冒,狰狞咆哮着侵吞他残留的意志。

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把饭菜备好,让两个孩子先吃,自个走进卧室找池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池骋背朝着他站着,吴所畏看不清他的脸色,只觉得周围笼罩着一股阴寒之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刚才和你说话,你怎么不理我?”吴所畏试探性地问。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池骋没说话也没回头,两根手指夹着吴所畏的手机,慢悠悠地扬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先是愣了片刻,而后突然意识到什么,神经一阵抽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我是给他打了电话,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转身横跨过来的池骋一把拽住,斜着砸到墙壁上。又拖拽了好几米,最后被一掌推挤在墙角,动弹不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更半夜不睡觉,背着我给他打电话?我他妈是不是操你操少了?我是不是应该直接把你操得说不出话来,你才没那个精力打电话跟别人发骚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通红着脸质问池骋,“我怎么就发骚了?我打个电话就发骚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半夜问人家怎么美白,这还不算发骚么?你他妈还想怎么骚?你还想对着电话浪叫几声才过瘾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