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难上加难。

又过了两天,郭城宇找到吴所畏。

“关系已经打通了,池骋猜得没错,现在这个姓孟的副主任抓池骋这个案子,举报材料也掌握子在他手里。你想捞人,就必须得从他身上下功夫。”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吴所畏挺着急,“那要怎么下功夫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还不简单么?”郭城宇说得挺干脆,“一个字——钱。”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几天经历了种种逼债之后,吴所畏听到钱这个字就是一身冷汗。公司资产被冻结,他的个人财产也搭进去一大半。现阶段再想用钱,就只能动他那个小金库了。姜小帅那话问的真好,乐意么?乐意,那就把钱交出来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觉得需要多少才够诚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郭城宇说:“看你想达到什么目的了,是想从轻发落还是无罪释放。”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当然是后者。”吴所畏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用手指比划了一下,“那起码得这个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多不少,刚好被掏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吴所畏不禁怀疑,“你说那个官员是不是暗中调查过我的账户信息啊?” www.daocaorenshuwu.com

“有这种可能。”郭城宇苦笑一声,“谁让你们公司近一年来发展得这么顺风顺水?你自个儿赚的盆满体满,不给上头打点打点合适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吴所畏暗暗咒骂这些喝人血的特权阶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说:“其实这事由池骋他爸来经手就容易多了,就是得豁出去那张老脸。”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想都没想就说道:“不能让他爸掺和这事,万一留下隐患,给他爸以后的仕途造成不利的影响,池骋就成他们家的罪人 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又说:“其实我觉得从轻发落就够了,风险小一点儿,负担也小一点儿。以池骋现在这种情况,判个一两年,顶多在里面待三五个月就能出来了。何况在看守所待遇也不错,忍忍就过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能忍,吴所畏忍不了,别说三五个月了,三五天他都受不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行了,就这数,麻烦你再给跑几趟了。”吴所畏语气很坚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姜小帅就坐在不远处,听到吴所畏这话,心里特不是滋味。他挺想过去插一句的,想劝吴所畏别这么蛮干。可想起吴所畏那晚说的话,他又硬生生的忍住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还有检察院那边,你也得送礼,虽然不需要那么多,但也得说得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心里咯噔一下,小金库掏空之后,他基本身无分文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钱上面有困难么?”郭城宇说,“有困难的话吱一声,我这边马上打钱。” 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拒绝得相当果断,“你这些天跑动跑西的,也没少费心,钱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郭城宇一听这话就明白吴所畏的用意了,果然和姜小帅是师徒,誓死要将他和池骋之间的界限画明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这,郭城宇又把目光扫到姜小帅身上。

www.daocaorenshuwu.com

“帅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假模假式地在那看视频,郭城宇叫他也假装听不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郭城宇大步走了过去,直接摘了姜小帅的耳机戴到自个耳朵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干嘛?”姜小帅愤然去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嘲弄的口气说:“这耳机里怎么一点儿声都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嘴硬地说:“我刚关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又把目光转向屏幕,看到明显的静音符号,再次朝姜小帅投去戏谑的目光。

daocaorenshuwu.com

“看哑剧呢?” www.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窘着一张脸朝郭城宇怒斥道:“管得着么?爷乐意!”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跟我回家吧。”郭城宇好脾气地哄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完全无视,依旧一张臭脸对着窗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又说:“你别在这招人膈应了,人家事够多的了,你还在这捣乱。你说说你在这能干什么?做饭不会做,洗碗把碗摔了,还得费人家几斤粮食,半袋洗衣服,多不招人待见啊!人家没轰你是给你留面儿,你还没羞没臊地赖在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怒火烧身,用尽平生力气狂吼一声。

稻草人书屋

“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看到姜小帅炸毛之后,如愿以偿地朝门口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临出门前,朝吴所畏说:“东西放门口了,这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言外之意,姜小帅是我们家的,到这只是客,要以‘客’相待,郭城宇这是明着客套,暗中报复,也给吴所畏和姜小帅划清了界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四个人,没一个心缝儿大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走后,吴所畏把外面的东西搬了进来。里面有一些新衣服和护肤品,全是姜小帅喜欢的牌子。还有一个移动小冰箱,里面放着姜小帅喜欢吃的菜和熟食罐头,全是郭城宇亲手做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看他对你多好。”吴所畏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其实早就原谅郭城宇了,他就是想找个借口多陪陪吴所畏,也想让郭城宇多花一些精力在池骋的事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把冰箱里的菜拿出来热热,故意摆在茶几上,当着姜小帅的面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特好吃。”吴所畏吧唧吧嘴,“还是原来的手艺,还是原来的味道,你真的不想吃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