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不秀恩爱能死不?

由于这一晚的“激战”体力损耗过大,吴所畏又在床上躺了一天。也就是自打池骋出来后的第五天,吴所畏才从房间里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汪顾闲的没事,也在这泡了两天。看到吴所畏总算出来了,不由的冷笑一声:“您还真醒过来了?我以为你眼睛一闭不睁,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还没说话,小醋包不知从哪钻过来了。顺着吴所畏的腿呲溜呲溜爬到他的肩膀上,饶了两圈后小尾巴晃着,俨然是一副撒娇卖萌的小样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在它的小尖脑袋上亲了一口,又把目光转向汪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信不信?现在你怎么招它都招不过去了。” 稻草人书屋

汪顾当然不信,两只手放到嘴边,吹了段阴阴邪邪的调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醋包的小尖脑袋立刻扬了起来,犀利的目光扫向汪顾,定定地观察了好一阵。然后,在吴所畏的肩膀上蹭了一阵,终究还是没下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吴所畏扬起一个唇角,别有深意地朝汪顾说:“看见没?这就叫死——心——塌——地。”

稻草人书屋

以蛇喻人,其中的深意再明白不过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知道你那些钱怎么没的不?”汪顾狠笑,“都是让你得瑟没的!你丫活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去卫生间洗了把手,回来把水全都溅在汪顾的脸上。 daocaorenshuwu.com

“什么时候回来的?”池骋问。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汪顾还记得那天哼歌被骂的仇,当即斜了池骋一眼。

daocaorenshuwu.com

“管得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结果,话音刚落,后脖颈就被池骋的老虎钳字狠揪了一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这么跟前夫说话的么?” daocaorenshuwu.com

汪顾当即眼放精光,指着池骋朝吴所畏说:“嘿,你听见了吧?那个词可不是我逼着他说的!当着你的面跟老情人暧昧,你也能忍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无奈地耸耸肩,“不忍怎么办?我还想多和他好几年,不能像你似的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汪顾暗暗磨牙,又开始挤兑吴所畏,“诶,我说,你怎么爱得这么懦弱啊?” daocaorenshuwu.com

吴所畏哼笑一声,“下次你睡觉的时候我去你房间门口哼歌,我也见识见识,您爱得多牛逼。别到时候我一唱,过来四五个跟着一起唱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切......你瞧你这幅恃宠而骄的浪德行!”汪顾撇撇嘴,“你以为老子没从你这个时候过过?老子当初比你还春风得意呢,不也落今天这个下场?您那!悠着点儿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还没说话,池骋在一旁淡淡开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什么时候让你比他还得意了?我怎么不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池骋此话一出,吴所畏嘴都笑歪了。 daocaorenshuwu.com

汪顾狠狠一呲牙,又把嘲弄的目光朝向吴所畏,“一个男人的素质是会随着伴侣变的。当初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敢作敢为,一举一动尽显爷们儿豪气。你再瞧瞧他现在,变得又虚伪又磨叽,又颓废又没品位。”

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凑到汪顾耳边小声说:“对我来说,只要JB变大了,床上功夫变好了,其余都是次要的。”

daocaorenshuwu.com

汪顾冷笑一声,“你丫真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贱也有人给舔JB,总比自个儿撸强。”说着拽住了汪顾常用的右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汪顾损他,“你以为被人插屁眼比自个儿撸强多少是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回,吴所畏静默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汪顾得意的嘴角还没扬起来,吴所畏来了句更生猛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不是你爸妈亲生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汪顾的嘴角瞬间僵死,;脸憋成酱紫色。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姜小帅刚进来就听到这句话,太阳穴突突跳了几下,赶忙揽住郭城宇的肩膀,把他往外边推,一边推一边说:“里面交战正酣,咱一会儿再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料,郭城宇却说:“我已经听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呃......”姜小帅的脸色也追随汪顾而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郭城宇大手使劲钳住姜小帅两颊,狠狠往中间挤,把一张嘴从横着挤成了竖着,疼得姜小帅直叫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知道你丫这张嘴就没把门的,下回什么都不跟你说了,那些八卦你也少跟我打听!”郭城宇佯怒着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姜小帅别的不怕,就怕没有小道消息听,立刻拽着郭城宇的手臂好言相劝,“你拧我脸的事我就不计较了,以后有秘闻咱还是可以八一下的。草草地八一下,就不深入开展了,你看成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郭城宇下了道猛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八一次少干一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下,姜小帅彻底噤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姜小帅和过程进去后没多久,汪朕也过来了,六个人围着一张方桌坐。池骋坐的方向相当讲究,正好是吴所畏看汪朕的死角。池骋不抬胳膊,吴所畏只能看到汪朕半张脸。池骋一抬胳膊,那就是全挡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到底查到是谁干的没?”汪顾随口问了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池骋和过程相继沉默,如果能查到,现在他们就不会坐在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汪顾又把目光对准池骋,“不会是你以前的老炮友报复你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吴所畏暗暗黑了汪顾一眼,汪顾没脸没皮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