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因为消息太过震惊,孙金条等人是连夜往回赶的,不眠不休的两天之后把消息送到了林泽面前。

跟他们一样,林泽听到贾家真相的时候也被震到了。

林泽虽早有猜测预料贾家是个骗婚的,但没猜到贾家这伙人竟然是这样丧尽良心的,当真应了那句人不可貌相的老话。

这种人不马上关起来留到过年吗?

林泽首先写了封帖子让人送到县城官府报官,看到衙门来人把贾家抓走才回河坝村,将此事告知林三贵。

听完消息林三贵第一个反应是懵,第二个反应是晕。

等掐完人中醒过来,林三贵最后的反应就是怒气冲冲的拎起院子里的扁担出门找消食遛弯的陈淑菊。

在村民不知所以的目光中,他干出了他这辈子可能不会做的事情,打媳妇。

这种事情放在以前林三贵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可这回林三贵是真给气得没办法接受现实了。

当初对林泽做的事情,陈淑菊还能说一句不是亲生的,担心外人抢自己儿子家产,她那是护崽子的母性极端行为。

可这回呢,林小莲可是她亲生的啊,十月怀胎掉出来的肉,为了银子竟然给女儿找个骗婚的相公回来,这是当亲娘干的事儿吗?

如果不是老大多个心眼,费钱费力的查人,小妹被卖了他们家都不知道!

再加上当初林泽的事儿,林三贵这次爆发了,直接当着村里人的面把陈淑菊打了一顿了后,然后把当初林泽分家时说过休妻的话再次拿了出来。

这次他是下定了决心,谁劝都没用,两个孩子都给这女人祸害了,不休掉林家迟早完蛋。

林三贵态度表示十分坚定,不接受任何劝说。

不过在知道陈淑菊干的事儿后,村民也没谁会去劝,大家脑子进水了才会愿意陈氏这种女人继续留在村里,重男轻女偏心的父母大有,可像陈氏这种还真是稀罕。

林泽自然更加不会阻拦了,就差举手催促赶紧办!

当初拦着不让林爹休妻,他不过是为了自己名声着想,因着要考科举博个大度和倍受同情的形象,现在陈氏自己作,被林爹再次找到休妻的机会他简直乐不思蜀。

这人不怕敌人太强悍,就怕自己太能作。

而陈淑菊自己也是很懵逼很傻眼,看到林三贵坚定要休她的模样真正怕了,

“三贵,三贵你别休我,贾家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啊,呜呜,我也是被他们骗了,我是偏心老二,可小莲怎么说也是我亲生的,我再黑心也不能害自己亲女儿啊,呜呜……”

她这话是说得真心和委屈,她是真的不知道贾家是个骗婚的。

当初找到这门亲事她也有点不安,觉得贾家环境那么好,找她们这种村户有些掉馅儿饼的嫌疑。

可贾家给的聘金多,她又不是个多么聪明的,钱糊了眼睛,自然就忽略了其他,反倒是觉得是她女儿条件好引得贾家小子喜欢非要去,满心的自得。

但谁知道是这么一回儿事,陈淑菊哭得是真伤心,她这把年纪了被休送回娘家以后可就惨了。

林三贵铁了心,对她的哭诉不松口。

作为差点被骗婚卖掉的林小莲是彻底对她娘死了心,恨得忍不住也哭起来,委屈得心寒,

“你就是黑心!你就是想卖掉我!大哥都找人查过了,你和二哥在放水的那里借了一百多两的银子,借据上面写的就是换不上拿我跟家里田地房子抵债,你给我说贾家的婚事,就是冲着聘金多得了好去还债,呜呜,娘,我也是你亲生的,你咋就那么偏心二哥呢……”

之前买试题的事情因为林泽的招呼,林三贵把家里的银子看得紧,陈氏没找到机会下手。

可林建文坚信那试题是真的,能够让他一飞冲天考中举人,于是母子俩合计,便把注意打到了高.利.贷放水钱那里。

想着只不过借几十两,只要中了举人四面八方送钱讨好的人多了去,不怕还不。

就算不中家里的田产房子也足够还,当然这个可能不在她们考虑范围。

不过后来林泽跟魏家杠上,林建文在村里的丑事跟着爆出来,导致本来说好的考试联保的几个秀才临时反了悔。

再找人就知道找跟他人品差不多的,这些人知道林建文处境,人品不行自然抓住机会趁火打劫,要他每人给点银子才答应。

如此,林建文没办法,只能又去借了一笔利滚利的水钱。

考试结果一时半会儿下不来,那边的人按照规矩催债,别的地方筹不到银子,可不就只能把主意打到女儿的聘金身上嘛,先得点银子把催债的人搪塞拖过去。

“……”

事情暴露,陈淑菊慌得话说不出来。

林三贵更是气到有些站不稳了,没想到俩母子竟然背着他在外面借了那么钱,放水钱的人可不管三七二十一,时间到就会拿着借据上面要债,把人弄得家破人亡是常有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