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林建文被送到债主那边一时半会儿倒没什么不好的消息。

倒不是那债主好心轻易放过他,而是准备等科举考试结果下来再说,毕竟借了100多两银子出去,若是收不回来,人家可就亏大了。

林爹断绝父子关系固然有影响,被官府知道林健文不笑很有可能革除功名,可若是真的考中了,趁着事情传到官府耳中之前,周旋一二捞笔银子把债务还清还是可以的。

这些放贷的人虽然手段很,可也不想做亏本买卖,要是每个借钱的人都还不了债,拿命来抵,那他们生意还怎么做下去?

章银珠打击和嫉妒过后,冷静下来暂时没有离开林家,厚着脸皮继续住着没走。

她不是不想走,或者是回娘家,而是压根就没地方去。

章家现在因着她赔了家底的原因,简直恨不得吃了她这个赔钱货的血肉,哪会让她回去白吃白喝。

她又已经是林建文的媳妇了,不到逼不得已,嫁过人的女人哪里敢跑?她已经不是以前当姑娘那么值钱了。

所以除了在村里等林建文回来,她也没别的选择,只能寄于林建文以后翻身,实在不行到时候再做打算……

对厚着脸皮赖在家里的章银珠,林三贵也没说什么,由得她等林建文回来,但其他的就不管了。

既然林建文已经被赶出家门,跟他断绝父子关系,那章银珠自然也不再是他们林家的媳妇,否则那张断亲书还有什么效用?

在这种僵持的情况中等了几天,姗姗来迟的科举考试结果终于出来。

不出林泽预料,买了假试题的林建文毫无意外落榜,考试再次失利,投资的银子全部打了水漂。

这消息让还怀着一丝期待的章银珠彻底哭了。

不仅如此,还有一个更令她想晕过去的消息,那就是林建文为了还借债,竟然答应了娶那放贷混混妹子做平妻。

林泽听到这个消息时也震惊到了,当时心中还暗道了一句这林建文倒是个桃花运十足忘的人啊!

但很快知道那个放贷混混的妹子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时,林泽就默默的收回了这些话,送了林建文一只蜡烛。

原因无他,只因那放贷混混的妹妹不仅是个模样有点对不起市容的,其脾气性格,以及生活作风都有些让人一言难尽。

听闻那姑娘都已经成过三次亲了,三任相公不仅都给对方压制的跟个奴隶般听话,没点丈夫尊严不说,最后竟然还被这姑娘嫌弃给踹掉休了夫。

简直比思想开放的现代人还厉害,事实证明,彪悍是不分时代的,哪怕规矩森严的古代也有例外。

也正是这样,任由这姑娘的那位混混哥哥各种威逼利诱,也没有哪个男人愿意为了银子再跟这姑娘成亲了。

而林健文点头答应也是被逼无奈。

谁让他长相算不上特别英俊,但因为从小读书,身上自有种平常男人没有的书卷气息。

说白了就是小白脸,恰好是那姑娘喜欢的款,非要和他成亲,他要是答应了债务就解决,要是不答应债务也不用还了,直接扔河里喂鱼。

林建文可不想死,无奈之下只能点头娶这个已经结了三次婚,还长的特别丑的女人做他平妻……

在家等了几天的章银珠,看到他领回来的又壮又凶又粗鲁彪悍丑得不行的女人回来介绍身份时,直接当场无法接受晕了过去。

她千辛万苦费了那么多力气挑男人,最后放弃了金龟婿,挑个了相公半点福享都不到不说,竟然还得跟这样个丑女人一起分享男人,她到底有多蠢呢!

……

这几个人以后将会上演怎样鸡犬不宁的日子,暂且不提。

而被抓到衙门去的那个专业骗婚的贾家后续也跟着有了结果。

在官府和之前小混混孙金条路上碰到的那个带到彪悍女孩提供证据线索下,官府最后将贾家一家三口做过的事情查清,着实给吓了一跳。

贾家的这三个人何止没有良心,简直丧心病狂。

三人其实并不是一家三口,只是三个搭伙合作,专门以骗婚为生的骗子。

他们不只在青山县和洪山县犯了事儿,根据审问交代,这些年陆陆续续骗过的人家没有上百也有几十。

其作案的手法其实也很简单,无非就是每次到一个新地方,就先定居半年装装好人,在周围的邻里眼中留下良好口碑。

然后再去那些赌场和放贷的人那里专门打听寻找家中有漂亮姑娘,但却缺钱的合适人家作为主要下套对象。

并且每次不只是选一家,而是几家同时进行骗婚。

选其中姑娘长的最漂亮的一家骗财骗人,其他的就借口定了亲,陆陆续续借银子,最后拍屁股走人,换地方继续作案。

由于古代交通和通讯都非常落后,各地官员办案又只管辖自己范围,一旦超出了自己的县城管辖范围就基本不追不管了,如此漏洞,让贾家三人逍遥了好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