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有了开学第一天的恶整,第二天再见面时所有学生都是老老实实的。

尤其是被狠狠饿了顿的几个商户小少爷,尝试过饥饿的滋味再也不犯傻拿自己肚子赌气了,早上吃饭的时候跑得比村里来的3个特招生还快。

不过这份速度是用没洗脸没刷牙的邋遢形象换来的,在家常年被丫鬟小厮伺候,这些小少爷们的生活自理能力低到简直不能再低。

因为初到新地方睡不惯,辗转半夜自然就醒晚了,刚起床就听到吃饭的钟声响,直把这群刚刚懵醒的小少爷给吓得魂飞魄散。

想到昨天去了只能干瞪眼洗碗水,这会儿哪里还管那么多,当下跳下床随便批了件衣服就赶紧往饭堂跑,心中无比庆幸幸好昨晚睡觉没拆头发!

也亏得林泽现在还住在村子,早上不会这么早就来,不然看到这种场面说不定就又要下‘毒手’了。

由于林泽在饭堂规划的经费比较多,所以私塾在吃食上的准备是非常好的。

馒头包子煮鸡蛋、油条煎饼豆浆,喜欢吃什么选什么,只要不浪费就行,最后还有一杯固定的鲜牛奶。

在现代都是很普通的早餐,放在这里却是非常丰富好的,或许比不上有钱人家的奢侈饮食,但绝对营养和饱肚子。

商户小少爷们不太稀奇,不过张阿婆厨艺本身不错,又经过林泽指点,所以东西的味道十分好,倒也让他们吃得香。

村里来的特招生更不用说了,私塾的饭菜对他们的家境来说比过节还好,哪有不爱的道理,吃得只能用狼吞虎咽来形容。

这幅吃相让商户小少爷们好生嘲笑,但村里特招生们也不示弱,并不因为自己从村子出来就觉得自卑,能被林泽挑中的孩子不会有软弱的,当下也嘲笑回去,谁叫小少爷们生活自理能力有问题啊,邋遢!

所以嘲笑到最后,双方都是半斤八两。

倒是几番斗嘴,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所有人都相互熟悉了起来,尽管大家势如水火。

林泽是上午九点才到私塾的,这是他安排的正式上课时间,不过按照规矩有早读,所以学生们在吃饭早饭不久,就休息休息去了教舍,由班长郭子安守着开始早读。

这是昨天大家自我介绍完林泽马上决定的,虽然郭子安表情面瘫呆傻,但行为绝对是犀利的。

而且这小子自有一股控场的气势,绝对是当班长的最佳人选,至于对方举止迟钝的毛病,以后慢慢纠正过来就是。

大早上的他起床绝对不比这些孩子晚,甜品店的装修比私塾复杂得多,还差几天才能弄完,所以他和章珛现在还得像以前那样在村里把东西提前做好,再拿到镇上来。

趁着这几天再陪章珛做做买卖,郑小洛几个这几天也要跟着一块儿跑,学习如何做买卖的技巧,到时候开店他才能安心放手。

毕竟他身怀秀才功名,实在不适合再继续露面,顶多幕后出出主意指挥。

匆匆忙忙把章珛几人送到摆摊的老位置,林泽才紧赶着跑到私塾上课,方山源也在越好的时间赶到了镇上,顺便带了一大堆的生活行李。

因为自家有生意的原因,即便交给章珛,但林泽还是有点担心被人抓住把柄制造对他不利的舆论,所以以后也并不打算住到镇上来,守在村里有田有地有老屋,低调点好些。

但是私塾那群小鬼头只是让干活的员工看着是不行的,没威信,所以住校夜间管理,和以后晚自习就由方山源担任了。

今天的课主在破冰关系和融洽学生氛围,林泽准备他们俩个先生一起上,做游戏嘛,当然人多好玩。

具体的事宜安排他都在教案里写清楚了,所以不用再解释太多,但看方山源欲言又止的表情,林泽知道对方被他超前的现代观念给惊世骇俗到了。

但没关系,他早就跟方山源说过,泽珛私塾的教学与众不同,契约合同签了,方山源不想干也得干,除非对方不管家里人死活,可这不可能。

“方兄放心,总要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先祖圣贤最开始提出的东西也不被世人认可,但只要做出成绩,方为大贤,无须纠结世俗眼光。”

拍拍一脸生无可恋的方山源,林泽推着对方走进教室,开始教学。

经过他昨天的调.教,今天学生们都老实了很多,看到来了个新先生,都好奇不已,内心努力祈祷这位先生可莫要像林先生那般古怪刁钻,不然他们可就真没盼头了。

好在方山源是个‘正常人’,规规矩矩的话说得虽有些古板,但这就证明对方比较好应付,不按常理出牌才叫人绝望。

也正是因为方山源这种古板的性格,所以林泽也把比较正规的文学内容让给对方教了。

尽管有着原身的知识他也能教,可他本质终究是个现代人,对古代文学的理解和认知肯定没有本土人强,他要教学生的是,超前的思维方式、社交学,以及当下用得着的现代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