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两头

他们找了数日都没有见过筑基后期的妖兽,且筑基后期妖兽灵气未开,若想击杀容易,若想带回去难的很,还不如直接带一头开光的,就近在眼前,免得麻烦去找了。

“那,那位发布者一定非常喜悦,”孔儒眨了一下眼睛觉得这话有点儿难消化,还有点儿小小的羡慕,要是发布任务的是他,他一定开心坏了,“前辈真乃良善之人。”

米果儿:“……”

不,他只是懒病又犯了。

这年头就没有见过懒成这样的,这种方式懒的。

朝砚挥开了折扇道:“好说好说,米果儿,靠你了。”

“你自己不去逮?!”米果儿趴在孔儒的怀里呲牙咧嘴。

朝砚叹气道:“我一个区区筑基后期修为的人,怎么可能打得过开光初期的妖兽?”

他这语气简直是痛心疾首,让孔儒的心都揪了起来,连连点头道:“朝前辈说的对,若是受伤了可不好。”

米果儿磨着牙:“你以为姑奶奶是这只蠢兔子么?随便你糊弄的?”

米团儿动了动耳朵,孔儒低头道:“我不蠢。”

“你相信他的话就挺蠢的,”米果儿直接趴了下去,“你休想姑奶奶帮你出力,你自己的任务自己完成。”

“好吧,”朝砚挥了挥扇子走出了禁制,“万一我受伤了,咱们就得两人两只一起养伤了。”

“主人说的对,如果他受伤了,我们也跑不了,”米团儿低头糯糯道。

身为单方面的妖兽,朝砚受损米果儿要跟着一起,米果儿自己受伤了,朝砚屁事没有。

“你给我记着,”米果儿从孔儒的怀里跳了下去,瞬间变的比山丘还大,怒气冲冲的朝着那开光初期的妖兽扑了过去。

两厢撕咬,朝砚在众人面前张开了禁制,免受那灵气余波冲击,而这两兽之间的斗争竟是持续了一个日夜,旁边鸟兽纷飞,哇呀哇呀的飞向远方。

开光妖兽比斗的余波比筑基期可要剧烈的多,这万魔境虽然巨大的很,可是来此中获取宝物磨练的学子也不计其数,如此余波阵阵,倒是引的一些人停下了步伐。

“这似乎是开光期妖兽在打架?”几个学子结伴,一人开口道。

他们几人都是筑基修为,另外一人道:“要不要去看看,若是两败俱伤,能捡到开光期的妖兽也是好的。”

“若是被波及了呢?”另外一人道。

“富贵险中求,若是怕这怕那的,还修什么道啊?”之前那人道。

几人成群朝着那处奔了过去,另外几方也有人察觉到了动静纷纷跑了过去。

虽说历练重要,但是妖兽也同样重要,尤其是对于筑基期来说,若是能拾得开光期的妖兽,那可就是走了大运了。

只是他们待在远处,仍然能够感觉到声势阵阵,直到那动静似乎变的微弱了些,几行人朝着那丛林深处迈了过去,待看到那两头巨大如山的妖兽时,一人眼中浮现出了喜悦。

“果真是开光期妖兽!”那人兴冲冲的想要上前,却没有发觉那似虎非虎的妖兽正缓缓的从地上起来。

“快回来,”他身后的同伴呼唤道,却没有来得及叫到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巨大的爪子压下去,直接将那人压到了枯叶之中。

爪子来的极快,那贸然上前的修士没有丝毫的反应能力,而待那血盆大口到了近前,他几乎是本能的求饶:“前前辈,在下乃是路过,真的是路过。”

开光妖兽虽然口吐人语,却不代表它们就不吃人了,未被契约教化过的开光妖兽仍然对人类存在着极大的敌意,这是种族之间无法化解的矛盾,就跟人类看着机会就会狩猎妖兽是一样的。

“哦?小耗子,你敢说你不是想看我们两败俱伤以后好渔翁得利?”米果儿浑身都沾了另外一只妖兽的血,此时甩了甩头道,“是不是?”

它若是极小只的甩头,必然软萌可爱,偏偏张着血盆大口甩头,牙齿上还粘着不知道哪里来的碎肉毛发,舌头连带着甩动,竟硬生生的将那爪下的修士给吓得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这胆子比我还小呢,”米团儿挪了个窝,坐在孔儒的头顶软乎乎的说道,“比你也小。”

“谢谢,”孔儒低声说道,脸颊红红,他知道自己胆子小的很。

那边米果儿将晕过去的人扒拉了几下,见没有任何醒转的迹象,朝着那不远处草丛之中的人吼了几声道:“他晕了,你们来。”

那几人倒是想没义气的跑,奈何腿软的坐在地上,只恨不得晕过去的是自己一样。

一人开口道:“来来来,来什么?”

“他们跟你说话好像呀,”米团儿跟孔儒说道。

“没,没有,因为紧张,”孔儒羞涩极了,可是看着米果儿浑身带血的状态却并未有之前的害怕和担忧,他知道他们是好人好兽,不会随便的去害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