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夜跑

花格衫和大背头此刻第一反应就是见鬼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人骑着时速一百迈的摩托,撞上障碍物,车毁人亡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如今车已经不知在哪个角落摔成了一堆废铁,人却在遭遇了从十多米高空中坠落、然后又滚出二十多米的情况下忽然坐起来跟自己说话! www.daocaorenshuwu.com

骑手自然就是张念祖。他一心要救雷婷婷所以全速前进,其实在出事前一秒他都没看见路边有人,平时也许可以,可这时他满心都是雷婷婷,然后身子就突然飞了起来,在空中停留的片刻时间里,他内心一片空明,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正身处一场意外之中,他不知道以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扛得住这个等级的灾难,所以他立刻就做出了所有能做的补救办法,他调整好姿势,落地的一瞬间他用后背撑住地避免脑袋受伤,在滚动的时候,他的胳膊肘、膝盖全部用以保护身体,总之就是所有能支棱起来的骨头全支棱起来了。这就是强人族的特性使然,他们在遭受冲击的时候全部心力能马上调动起来应对局面,而一般人的恐慌、紧张这种情绪在此刻是缺失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一般人就算有这样的反应能力和心理素质,生理构造不过关还是一样会挂,就算是张念祖也是躺在地上晕乎了一会才回过神来,他见到花格衫和大背头的穿着打扮和地上那根树枝之后猜出了他们的身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们是黑豹帮的?”张念祖从地上站起来,拍着身上的土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两个人瞠目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其实张念祖这会要是头破血流然后用弥留之际的口气交代几句后事他们可能还好一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话!”张念祖急了,黑豹帮为什么突然在路上加强了防御,是不是已经遭遇了什么攻击? www.daocaorenshuwu.com

“呃……对。”花格衫在勉强自己镇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我之前有人上山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没有。”

稻草人书屋

张念祖总算放心了一些,他往山下张望了一眼,摩托车就算能找到也肯定开不成了,这也是最让他郁闷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大背头悻悻道:“那个……我们刚才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念祖顾不上搭理他,又问:“从这到雷啸虎的别墅还有多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概十几公里吧。”大背头忽然警觉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格衫周身打量着张念祖,不可思议道:“你可是真是捡了条命啊。”他还是挺开心的,因为就算他们摊上人命也势必麻烦缠身,这会苦主没事,看样子也不打算讹他们,怎么说都是好事一件。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张念祖忽然一指他和大背头道:“你们两个继续守在这里,不管什么人都不许让他上去,听见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花格衫几乎是顺口就答应了下来。

稻草人书屋

大背头瞪着眼睛道:“诶?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 daocaorenshuwu.com

张念祖一笑道:“因为你俩欠我一条命。”他看出花格衫和大背头确实不是什么心狠手辣之辈,主要是这节骨眼上他也没工夫理会这种小脚色,所以他没打算把他们怎么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格衫和大背头小声打起了商量:“反正老大的命令也是让咱们把可疑的人拦下来,听谁的不是听,咱就做个顺水人情——要不然这小子要是讹咱俩,可不是五千一万就能解决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背头嘀咕道:“可咱不是黑社会吗?还怕人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格衫道:“所以你上不了位!往往越大的黑社会就越讲理,你把人绊了这么大一跟头,摩托车也没了,咱不占理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大背头想想也是,于是对张念祖道:“那我们就当还你个人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念祖好笑道:“那多谢了。”说着他一猫腰,大步流星向山顶跑了上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花格衫和大背头眼瞅着张念祖没一会就消失在了眼帘内,花格衫啧啧有声道:“好家伙,一般人摔这么一下早成肉泥了,这位爬起来就能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背头似乎在这一瞬间想通了什么,忽然幽幽道:“我明白他为什么说咱俩欠他一条命了——他要是把咱们扔到山底下去咱现在就是两滩肉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格衫一哆嗦道:“快,既然答应人家了就得说到做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两个混混心怀感恩之心,这次跳进小树林里搬出一棵倒地的死树,严严实实把路堵死,人站在树后尽忠职守地交叉巡逻。过了一会大背头才道:“诶对了,那人最后也没说他要上山去干什么,老大让我们拦住可疑的人,他算可疑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格衫琢磨了一下道:“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老大那边我们怎么交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格衫沉默半晌,最后慨然道:“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谁给咱留了命咱听谁的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念祖往前跑了大约两三公里的时候又遇到了三四个人设路障的。不过这一拨人比刚才那俩正规了不少,起码还弄了两个脚手架挡在路中间。这几个人在夜色里依稀觉得路上有动静,带头的不禁高声喊喝道:“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