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遗失了的《睡美人》

1

三崎一方面感到搜查的触角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另一方面拼命探听香保里的消息。要是在没搞清香保里去向的情况下被逮捕的话,恐怕要被判处死刑了。必须在被捕之前找到香保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香保里尸体的被发现,使三崎唯一的希望破灭了。现在他作为绑架杀人的罪犯,受到愤怒的搜查人员的急迫追击。看来已无法逃脱,被捕只是时间问题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三崎曾经怀疑过是上原一伙杀害了香保里,但后来又确信不是他们杀害的,他们完全没有杀害香保里的理由。

稻草人书屋

那么,到底是谁杀害的呢?——三崎现在就像是一个被追赶的野兽绝望地寻找逃路那样进行着垂死的挣扎。对他来说,唯一的最后的逃路,就是找到真正的凶手。只有这样,他才可以免于一死。

daocaorenshuwu.com

过去由于自己被疏远,感到生活索然乏味的世界,现在在他眼里却变成了生动活泼、生机盎然、充满乐趣的世界。在自己即将死去的时候,又非常想活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己还年轻,还可以充分享受人生的喜悦和乐趣。现在觉得人生像是充满敌意,但年纪轻轻的自己,可能使人生变成自己的朋友。有人说过,人生似流水。现在自己的人生,虽然像是停滞在支流的水洼中,但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冲到干流中去。“年轻”中蕴藏着无限的可能性。扬起年轻人生的风帆驶向大海,说不定有一天能够抵达金银宝岛的彼岸。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在没有做任何尝试之前,就结束社会人生,太残酷无情了。自己还没有站到社会的起跑线上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我不想死!三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活下去过。香保里唱过这样的歌曲:——不想使这燃烧的热情熄灭,尽管生活是艰辛的——现在在被宣告死亡的三崎的心中,像是涌起了他这个玩世不恭、故意将自己封闭起来的年轻人的“燃烧的热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绝望的挣扎中,三崎拼命地探索自卫的办法。凶手是在什么地方和香保里接触的呢?香保里趁三崎和上原一伙争斗的机会逃跑了。一定是在逃跑途中或后来和凶手遭遇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崎和上原一伙的争斗没持续多长时间,最多也就是十多分钟。三崎把上原等人打倒以后,在附近一带寻找过香保里,但已经不见了她的踪影。他想她大概是藏在密林或草丛中,不过也许已经被凶手抓住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三崎想香保里和凶手遭遇的地点不会离那里很远。也许凶手当时就在旁边看着三崎和上原一伙争斗,渔翁得利般地将香保里抓走了。

daocaorenshuwu.com

三崎决定再到现场去看一下。这样做对他来说虽然有危险,但像乌龟似的缩在甲壳里,只有等着警察来逮捕。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三崎再次来到相武市郊外的山林中。坐出租车容易被跟踪,坐公共汽车又到不了那里,于是在相武市车站附近租了辆自行车。这一带地处秩父山脉的边缘。山区已经飘荡着秋天的气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装扮成自行车郊游的样子,来到令人胆颤心惊的现场附近一看,香保里的汽车不见了,也见不到人影,警戒像是已经解除了。颜色开始变黄的杂树林里,只能听到鸟叫声。鸟叫声一停止,是一片连耳膜都感到压迫的寂静。寂静中,悄悄地传来了远方山谷的潺潺流水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西边离这里大约一公里远的地方,有饭店、高尔夫球场等,而这山间峡谷,如此宁静、和平。夺走香保里生命的恶魔,就是在这种和平、寂静的环境中将魔掌伸向了她吗?三崎忘记了他自己就是一个恶魔,在这一带寻找凶手留下的罪恶脚印儿。

稻草人书屋

报纸上报道说,离发现汽车地点约100米远的地方有一座佛寺,佛寺里有格斗的痕迹,在那附近有一条死狗。 www.daocaorenshuwu.com

三崎马上找到了那座佛寺。那是一座濒临倒塌的破庙,里边只有翻卷起来的破地板和蜘蛛网,其它什么东西也没有。但是,对于奸污妇女来说有足够的场地和遮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狗的尸体像是早已做了处理,现在不见了。在警察地毯式搜查之后,不会留下什么东西——他尽管这样想,但还是恋恋不舍地不离开这里。凶手是在这里“接触”了香保里吗?她是以清白身子死去的,并没有遭到凶手的奸污。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么说来,寺庙里的格斗痕迹,说明她进行了抵抗吗?是凶手遇到抵抗,一生气就杀死了她,把尸首运到涩谷方面去了吗?这里是最适宜掩埋尸体的地方,为什么特意冒着危险将尸体运到市中心去呢?三崎越想越不明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陷入独自沉思中的三崎,突然被什么东西纠缠在脚下的异样感觉所惊醒。一看,是一个生下来不满一年的小狗一边哼着鼻子,一边在他的脚边玩耍。是一个杂种日本柴狗,像是一条野狗,毛色很脏。它和人很亲近,大概不懂得人类的可怕。要是让保健站看见,大概要被毫不留情地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