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打断我的腿

涌向会场的人群并不显得低落,他们一边走,一边互相热情地讨论着,关于刚才那场超级之间的对轰,以及之前韩青禹斩向叶简的那两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联盟各国前来与会旁观的代表们,各色的面孔夹杂在其中,也用各种语言叽里呱啦互相议论,嫌不够还加上手舞足蹈的比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刚才,蔚蓝华系亚方面军一个20岁的周年新人,正面硬撼了雪莲叶简两刀,把叶简的双刀斩断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而且他吐完血后再回来,竟然还能收拾东西开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个属于武力的世界里,这无疑是一件很重大,很令人震撼的事情,因为叶简这个名字本身,实在太大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所以就算大家心里都知道韩青禹占着武器上的便宜,在真实实力上其实远远不敌,他对士气、人心的激励,依然是巨大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希望和期待,总是对人心最大的激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是因此,今天不管是叶简的出现和脱逃,还是李森令所有人意外的当场叛变,他们所带来的打击和影响,都被无形中降低了很多。

稻草人书屋

很快,这件事情就会被作为一个惊人的消息传递出去,传到联盟各国,也传到雪莲、远航们那里。内容关于喜朗峰上的那个人,1777的韩青禹,以及老外们口中的Theqing或Theking……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天亏了。”结局已定,韩青禹这次连断刀都没捞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20岁时候砍过叶简两刀这件事,对于韩青禹本人而言,其实没啥大的影响。但是这次战斗他会牢记住,这是他参加蔚蓝至今,第一次完全意义上亏本的战斗。

www.daocaorenshuwu.com

几个人跟着人流,转进会场大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425的李王强团长在一排排的长椅中间站起来,远远地招手,让他们过去。他笑容满面,看起来很得意的样子。 www.daocaorenshuwu.com

韩青禹找到位置,把木匣子横放在座位下,坐下用脚后跟抵住,然后拿了一块蓝晶源能块在手里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部队的医生过来要替他做身体检查,被他礼貌谢绝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场会议还没开始,整个会场的人都在找自己的位置,跟熟人打招呼,据说可以同时容纳8000人的星辰馆,显得闹哄哄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此时时间,是1991年9月1日上午,9:36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第一天的议程其实没什么意思,大概就军团长讲几句,他是真的每次都只讲那么几句。然后全军各部门,再各军的领导,上去做各家工作的总结报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勋章那些都得等明天,今天能看的,大概就只有军衔晋升那一块了,除了青子,你们几个的军衔,应该也都会破格往上拔一拔……没准还有我和劳简几个,哈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咱们也只是在名单里过一下,能上台的,至少得是今年升少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作为有过多次与会经验的老油条,李王强主动给团里的年轻人们介绍全军大会的具体情况,一边说,一边跟路过的熟人打招呼,把韩青禹几个拎起来显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同时间,会场后方的休息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参谋把手上的小块白纸打开,细心数了数里面医生配好的各色药丸,小心放在桌面上,又端了白开水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算看明白了,那小子自己,其实真不在意他今天砍了叶简两刀,他压根一点都不想掺和他弄不懂的事情,什么权力、地位啊,理念,道理啊,他都不理,就只盯着自己眼前那点东西。”

daocaorenshuwu.com

耳边听着老参谋语气带笑的说话,陈不饿仰头一把把药丸全扔进嘴里,这些药他一天三次,吃了得有十来年了。以他的实力,身体其实不怎么容易生病,所以当他真的病了,药物的作用也很有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口气把白开水喝完,陈不饿转头有些郁闷和无奈,说:“所以我说他没出息啊。气得我肝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如果是冲韩青禹这一年来做过的那些事迹,这个人绝对应该作为重点对象立起来,当然也能立得起来。但是他本身的性格,又实在不合适。这让陈不饿很犯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概的情况,他挑着担子走山路,走了很久了,肩膀很酸,想挑个人将来接一点担子,好不容易发现一个合适的,那个人却一心只想到林子里摘几个果子吃。

稻草人书屋

“是么?”老参谋笑起来,说:“我倒是越来越喜欢他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唯一目击军团总部,军法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森眯眼适应了一下眼前的灯光。审讯室没有想象中的阴森可怕,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老友们的优待,或者是他们也还没适应这突然而来的变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程序上好像出了些差错,李森站在门口,主动解下来身上的源能装置,放在桌上,又从左手臂取了绑在衣袖里面的一柄短刀下来,放到装置旁边,摘下来胸口的两银一铜三枚蔚蓝守护勋章,整齐放在源能装置的金属盒上面……

www.daocaorenshuwu.com

最后,他把肩章也摘了,和勋章一样,平整地放在装置上面……做完这些直起身来,李森犹豫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