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爆料啊,爆料

一个大大的问号在所有人心中升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病历上已经写得很清楚了,流风听雪的伤势都是被母魂所伤,可叶欢居然说,她是自残!?这可能吗?流风听雪堂堂的流风家当代之主,人间佛祖的情妇,大陆无可争议的第一富豪,这样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没事自残玩儿?而且还是用右手,生生撕断自己的左手筋脉,如此让人听一听都会毛骨悚然的方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才像是病人的态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管别人怎么想,叶欢大马金刀地走进内堂,径直就坐在了流风听雪对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流风家的主人,早就没有了武斗大会时的高人气度,虚弱地站在那里,身上缠满了药剂和绷带,粗略一数,她的躯干,四肢,至少有三十几处伤痕,而且全部都是下手狠辣的致命伤,许多绷带上还在渗着血珠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外,她的手脚上都绑着铁索,很诡异地,就这样被人锁在了墙上,模样有点像十字架上的耶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候,厉工和撒母耳都在看着这铁索发呆,无论怎样也想不明白,流风听雪就算是病了,也不至于把自己像是重刑犯一样地锁住四肢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叶欢看到这一幕,心中对流风听雪的病情更加笃定了,没错,果然是那个状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幸运,他在学催眠术的时候治疗过几个这样的病人,只要找准病根,几次催眠就能让她痊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几位,就按你们进来的顺序,试一试吧!”

稻草人书屋

按道理说,叶欢一句话就点名了流风听雪的病症,应该是第一个上去诊疗的,不过流风听雪好像怕了他,有什么隐秘不想被叶欢知道似地,眼神闪躲地避开了叶欢,反而先找上了厉工。 daocaorenshuwu.com

“斋主,我有言在先,南蛮巫术看起来诡秘莫测,多被人误解,所以我用定魂术的时候,还请斋主有个准备,见到什么都不要惊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厉工先叮咛了一阵,然后慢慢地绕着流风听雪走了几步,最后来到流风听雪对面,鬼魅一样地呢喃道:“朋友们,出来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沙沙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条毒蛇从地上钻了出来,爬上了流风听雪的左脚,一条巨大的蜈蚣,上了他的右脚,然后是一群毒蜘蛛,像是地毯覆盖一样爬上了流风听雪的全身,连脸庞也不例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诡异的一幕,让一旁厉工的少主,楚门都骇然地闭上了眼睛。

daocaorenshuwu.com

“先生……”流风蒙很小的声音问道:“这些……都是毒虫,不会伤到斋主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正是因为他们是毒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厉工笃定道:“我的这些小朋友,各个经过剧毒淬炼,一滴毒液,便能杀死一个部落的数十高手,但是,操控得当,他们也可用自己的毒液震慑母魂,使斋主体内的母魂安定下来!” daocaorenshuwu.com

流风蒙立刻闭上了嘴巴,生怕打扰了厉工,免得厉工一个操作不当,毒液渗入流风听雪的身体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慢慢地,毒虫已经覆盖了流风听雪全身,可就在这时,她突然‘嗷’第一声咆哮,像是发威的母狮子,嘴巴里也吐出了另一个声音,“杀了你,杀了我,杀,杀,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面咆哮,她一面剧烈地抖动身体,似乎是想让毒虫受惊,就此毒死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立刻回来!”厉工脸色巨变,急忙让所有毒虫退走,他骇然道:“这是怎么回事?斋主的母魂似乎不怕毒虫的震慑,而且还要触怒毒虫,引诱毒虫去毒死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傻帽,对流风听雪这种情况,别说毒虫,你就是摆上去一把大砍刀,她都会自己撞上去,砍掉自己的脑袋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欢越发肯定流风听雪的病情了,不过流风蒙哪知道什么叫心理疾病,催眠治疗?他只看见厉工一出手,就引得自家斋主大喊大叫,还差点死在毒虫之手,立刻就脸色阴沉下来,“先生,还请退在一旁,不要再加重斋主的痛苦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厉工闷声后退。

daocaorenshuwu.com

“撒母耳国师,你呢?”流风蒙又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撒母耳笑道:“我的办法,说白了,就是用药水来削弱母魂的力量,使得斋主可以顺利控制自己的母魂,所以,先请斋主将这瓶药喝下去!”

daocaorenshuwu.com

说着,他送上一瓶碧绿色的药水,流风听雪一小口一小口地将这液体喝了下去,然后闭上眼睛感觉了一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像有点作用!”流风听雪惊喜地睁开眼睛,“喝了这药,我的母魂被削弱了很多,已经蜷伏在我的意识之中,不再为难我了……流风蒙,立刻把我放下来,我试一试她还会伤害我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哗啦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铁链子解开了,流风听雪恢复了自由。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可仅仅几秒钟,她的右手突然扬了起来,不知要做什么,万幸她及时喊了出来,“快再把我锁上,还是不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快,流风听雪再次被锁住了铁链,她无奈地苦笑了一声,“撒母耳国师,你的办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撒母耳早就红着脸退在了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