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一日变,两千年

大家很快就继续启程了。

叶欢始终觉得这小女子有点古怪,第二天,就故意落在了后面,偷偷地打量着她……不过怎么看,叶欢怎么都想笑,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他干脆说自己去方便,跑出去很远一段路,憋着劲地哈哈大笑了一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人明白他的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女子看到叶欢笑的那么开心,还冷冷地哼了一声,“恶僧,必定在盘算如何盘剥他人的钱财,无耻之极!” 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欢想回骂两句,可是又看到了小女子的样子……不行了,实在忍不住了,他再次说自己尿急,跑出去一百多米,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哈哈哈哈哈,笑的前仰后合,连肚子都有些抽搐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啊!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这小女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走了一段路,悲鸣涧的水流大了起来,已经恍如长江黄河一般雄浑壮阔,侍卫们不得不砍了些木头,做了一个临时的木筏,而就在登上木筏的时候,小女子想从坐骑上下来,可那坐骑说什么也不乐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能乐意么?

稻草人书屋

那是老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死肥猪变成了白龙马,雄健有力,小女子刚才一眼就看中了他,就把他给要过来当坐骑了,叶欢第一次笑,是看到这小女子骑在老猪背上,美的老猪一哼一哼,浑然就是传说中的猪八戒背媳妇!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而他第二次笑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是小女子有伤在身,在山路上颠簸了一阵,实在吃不消了,索性就趴在了老猪的背上……她紧紧地搂着老猪的脖子,脑袋垂下,一双红润的朱唇就擦着老猪的耳朵,每擦一下,老猪就是浑身一颤,小眼睛顿时瞪的大大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她的趴在老猪背上的时候,一双浑圆的双峰,也紧紧地贴在了老猪背上,随着山路颠簸,在老猪的背上一摩,一擦,一摩,一擦……泰式推油么,老猪美的鼻涕泡都冒出来了,然后……他可耻地硬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柱擎天地硬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欢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好半天,他才发觉所有人都像是看精神病一样地看着自己,赶忙板起脸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一上木筏,看到小女子还没从老猪身上下来,就这样,老猪趴在那,腰部还因为某种原因必须高高隆起,不然就会压断……那一柱擎天的某物,看起来就像是一把大椅子,而小女子就趴在这椅子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欢再次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恶僧,有何发笑之处!”小女子冷哼一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呃……”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叶欢咂咂嘴,拍着老猪的脑袋,特正经地说道:“女施主,贫僧在想,你昨日说男女授受不亲,只是一背,就是污了你的清白,那如果有个男人,与你肌肤相亲,亲密无间,又该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杀了他!”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小女子想都没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猪一哆嗦,居然能够趴下去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然后,小女子会自刎!”黄灵儿说的非常认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要出人命啊……”叶欢有点为难了,“有没有别的办法?”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黄灵儿居然很认真地想了想,“家母曾言,男女大防,授受不亲,若真有此事,一是自刎以证清白,另一个便是……”她脸红了,羞涩地低下头,“实不相瞒,小女子的母亲,当年便是被父亲虏回来,强行做了夫妻的,然则,母亲曾言,强扭之因缘,也可成百年之好事,故而小女子的第二个办法便是……便是与那人成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多古典的一小女孩啊! 稻草人书屋

叶欢拍这老猪的头,看着天空不知对谁说,“唉,莫要辜负了人家啊……你看,你都那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老猪默默地闭上了眼睛,挪动了一下身子,来到了木筏最边缘的地方,他好像是想喝水吧,但是一头扎进水里,咕噜,咕噜,咕噜……一串串的气泡冒了出来,可就是没看老猪抬起头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反正他是天蓬元帅,淹不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咦,这白龙马怎么了?”这时候,大德禅师,假唐僧,还有另外几个侍卫坐另一艘木筏追了上来,看到老猪在哪里鸵鸟一样地埋着脑袋,几乎要淹死了,大德奇怪地招呼了几声:“龙马,白龙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龙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黄灵儿第一次听到老猪的名字,很吃惊地微微张开嘴,但她马上遮着小嘴,怯生生地问道:“这是白龙马?玄奘大师取经的坐骑,鹰愁涧的那条小白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下还真把大德问蒙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始终弄不清,叶欢和假唐僧究竟哪个才是真唐僧,当然也吃不准,这白龙马是不是真的小白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旁,假唐僧……实话实说,假唐僧至今也不敢十分确定,叶欢就是真唐僧,所以他也有点吃不准这匹白马的来历,想了想,他笑道:“女施主,这当然便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淫僧,滚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还没开口,小女子一声娇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假唐僧无奈地退在了一旁,不过他毕竟说了半句话,大德禅师听明白了,替他道:“女施主,你猜得不错,这便是白龙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