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决裂,又见决裂!(2)

叶欢靠近了过去。

一开始,他知道达尔文的听力超级灵敏,也没打算瞒着他,可靠近了一些,他已经可以听到达尔文他们的声音的时候,达尔文居然还是没有觉察,叶欢心中一乐,索性屏住了呼吸,偷听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来达尔文的情绪不对头,不然这么近的距离了,他应该能听到的。 daocaorenshuwu.com

争吵好像是沙狐发起的,他看了一眼那个缺口,冷冷道:“教授,这是副校长的手法……你让副校长做的?我们在这里努力了半年多,马上就要成功了,你居然叫副校长给我们拆台!?”

daocaorenshuwu.com

海因里希也是一脸愤怒,“教授,我不明白,您明明说过的,校长虽然在拆毁人鬼台,可他从没想过真的毁灭三界,他只是想洗干净三界的一切,重新再打造一个全新的,符合他理想的世界而已……那这是什么意思!?副校长毁了我们的努力,流沙河失控,三界就会失衡的,这已经违背了校长的初衷!” www.daocaorenshuwu.com

“都给我闭嘴!” 稻草人书屋

达尔文一声厉喝,顿时鸦雀无声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过达尔文看起来也是相当的愤怒,他蹲在那口子旁,抄起一捧沙土,放在嘴巴里咀嚼了一下,然后他点点头,“不错,这是副校长的手法,妈的,老子在这里修复流沙河,他副校长居然在背后给我毁了流沙河的根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妈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妈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没有过的,叶欢看到达尔文就像是一只咆哮的雄狮,狂吼着大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片刻,居里夫人从另一个方向赶过来了,她还是那样子,一袭长袍遮住了所有的身份特征,不过她的脸色就像是沙狐他们一样冷漠,“达尔文,流沙河下面的地基被人毁掉了,这是你……”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闭嘴!”达尔文一声厉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居里夫人立刻没脾气了,耷拉着脑袋,揉着小手,嘴巴里还在嘀咕,“喂喂喂,照顾一下人家的情绪好不好,不要这么大声好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达尔文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冷静了一些,然后他冷森森地说道:“先生们,对天发誓,我不知道今天你会发生这些……妈的,我一直在按照校长的命令,摧毁人鬼台,但决不去伤害三界存在的根本……今天这一切,显然都是副校长在背后给我们搞鬼了,他一拳头,就让我们半年多的努力功亏一篑了,这件事,我们必须去讨个说法!”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跟我走,去找副校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着,达尔文踩到了东条的背上,其他人也都上来了,在水中,东条这魔鬼鱼一样的怪物是真正的鱼得水,如一道浮光似地就像那裂口深处掠了过去。

稻草人书屋

难道……内讧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欢打了个手势,织田过来驮起了几个人,在后面远远地缀着达尔文他们。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

daocaorenshuwu.com

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行进了大概数公里,一个宽阔的地下溶洞出现了,大的好像是一个校兵场,足以容纳十数万大军,不过随着上方的流沙河缺口扩大,大量的海水宣泄到了这里,已经将这里充斥成了一个水下世界,另外还有一些水流,顺着这溶洞的地貌,宣泄向了更下方的地狱。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个黑色的身影就飞舞在溶洞中,一拳,接着一拳,不断地击打这溶洞的四壁,在他的拳击下,溶洞晃动了,上方宣泄海水的口子也越来越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人个子极高,穿着黑衣,他的左手食指上面还有一枚……红宝石戒指!与天父手指上的那枚血戒,一模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这人,叶欢骇然色变,险些就以为是天父艾玛西在这里做什么副校长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仔细一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绝对不是天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大的不同就是实力,天父艾玛西的实力叶欢亲眼看到过,要不是那天叶欢偷袭了天后,他一个人就能摧毁伦敦城的,而这个高个子的副校长,实力肯定比叶欢要强很多,可看他出拳的力道,也就是绝强九重巅峰,哦,应该是十重出头的样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水平,也难怪他曾经被欧阳风打伤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他不可能是天父了,天父不可能这么‘弱’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一面,这副校长也没发现叶欢跟踪过来了,事实上,他一露面,就被达尔文那惊人的怒气给惊了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达尔文?唔,居里夫人也在!”副校长笑道:“你们这是来做什么呢?怒气冲冲,眼露杀机,似乎要找谁拼命似地?”听得出来,他故意变了嗓音,没有用他本来的声音说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牛顿!” daocaorenshuwu.com

达尔文已经怒极了,一开口就叫出了副校长的名字,“你不要跟我装糊涂了,给我一个解释吧,我在上面修复流沙河,马上就要成功了,你却在下面给我毁了这里的地基,为什么?你不知道流沙河一旦失控,三界就要失衡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副校长打了个哈欠,“哦,你说这个啊,我当然知道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