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学员暴动

叶欢下意识地抬起手,想要摸一下额头,却发现自己还在隐身状态,额头已经分解了。他后怕地一阵心悸,得亏来了,不然达尔文就要被处死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另外一队人走了出来,他们也是来收集月光的,不过他们用的工具却是锃亮的刀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拨人走在了一起,其中拿刀剑的惊讶道:“三班的,你们也在这里搜集月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咦,你们也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被称作朱大哥的家伙愣了下,随即苦笑道:“是啊,达尔文教授后天就要被处死了,临终前的最后一点愿望,是看一看月亮,可那基地里面哪有月光,我们也就只好来这里给他搜集一些了!”反问道:“你们呢?” daocaorenshuwu.com

拿刀剑的晃了晃手里的一把刀,“也是搜集月光,不过是校长的命令……校长说,达尔文有生命之翼,普通的刀剑杀了他,过几天就会复活,想要真的把他处死,必须用月光铸造一把杀生之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唔,你们正在铸造处死教授的兵刃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朱大哥嘀咕一句,然后他挥挥手,示意其他人散开,只剩下自己对那拿刀的低声道:“路易,教授这些年对你怎么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想说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装傻,你知道我的意思!”拿镜子的压低了声音,“你手里这把刀是用来杀教授的,如果你放放水,少搜集一些月光……” 稻草人书屋

月光不足,就不能真正杀死达尔文,达尔文也就有了复活的机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路易马上飞快地摇头,“老朱,你想害死我么?还是你当校长是傻瓜!?昨天校长已经下令,说他要亲手杀死达尔文……是亲手,明白什么叫亲手么,这把杀生之刃是要被校长亲自过手的,想一想校长的实力,我要是敢在这刀上作弊,万一被他察觉了……”他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手指,“恐怕,我就要再上过一次断头台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 daocaorenshuwu.com

“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两人都不再说话了。

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欢将这一切都听在耳中,眼睛渐渐地眯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一会儿,这两队人都完成了各自的任务,回到了基地里面,叶欢就在后面悄悄地缀上了那个拿镜子的朱大哥,而且在他们的闲谈中,他已经知道了这学生的名字——朱由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有心救国,却无力回天,最后自毁长城的末代君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显然,他就像海因里希他们那样,也是一个达尔文培养出来的失败者了。 稻草人书屋

穿过一条长长的隧道,眼前豁然开朗起来,叶欢恍如来到了……天呐,他都不知该怎样说了,他似乎来到了一座第一次大灾变之前的现代化大学!一座座的高楼,组成了一个小城镇似地建筑群,地上的道路都是油漆马路,路边照明的也都是代表了工业文明的电灯,偶尔地,叶欢还能看到一两辆机车飙过,居然是他妈的校园飞车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颇有些讽刺的是,这里的所有人,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打扮,都是黑袍,大帽子,草鞋,好像是一群一个模板里刻出来的传教士,毫无个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麻痹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叶欢忽然听到了欧阳天在低声怒骂,回头看了眼,这老爷子正在一个土了吧唧的学生背后露出一只大脚,好像掂量着要一脚把这学生踹死,可那学生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儿,就是在某个类似古董遗迹的桃树下偷偷撒了泡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老爷子,你想找死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欢飘了过去,在欧阳天耳边小声低估了一句,欧阳天悻悻地收回了大脚丫子,叶欢满意地点点头,再次隐身,追踪朱由检进入了一动四层高的小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起来这是一座学生宿舍了,朱由检在楼前将搜集来的月光镜子交给一个老头,自己又接受了一些搜身检查,随后顺着楼梯上了四楼,进了最里面的一间宿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张床,四套桌椅,朱由检来到了靠门的那一个,一进门就倒头躺在了床上,数不清的晦气和懊恼都写在了脸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外一个学生正在埋头书写着什么,他停下笔来,头也不回地问道:“完成教授的遗愿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朱由检抓起枕头就砸了过来,“别烦我,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学生也不气恼,抄起枕头拍了拍干净,然后他走过去,将枕头放回了朱由检的床上,“我也不想看到教授被处死,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教授这次跟两大副校长翻脸,已经触怒了校长的底线……”

www.daocaorenshuwu.com

“别说了,李煜!”朱由检不耐烦了,骂道:“知道我刚才遇到什么了吗?四班的路易三世正在制造杀生之刀,我要他偷偷放水,可他鸟都没鸟我……他忘记了吗?当年是谁把它从煤窑里捡回来的?要是没有达尔文教授,他现在已经在煤坑里饿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煜也木然了,好半天他才叹了口气,“也别怪路易三世,他毕竟是法兰西人啊……在这基地里面,真正被教授照顾,也真正根教授亲近的,说到底,还是咱们炎黄人,还是咱们三班的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