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何曾,受过伤害

裂缝的鸡蛋,如不及时吃掉,只能等臭扔掉。浪费了一个鸡蛋,也错过了另一个鸡蛋的保鲜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A市最近有个特大新闻。富可敌国的傅家竟然凭空冒出另一个继承人,变成两个继承人。这一对继承人是双胞胎?这则消息引起了轰动,傅家也特意召开了记者招待会,避重就轻地宣布了这则消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多人说,陈牧倒霉,偏偏被妈妈选中抚养,王子变青蛙,辛苦生活十八年。又有人说傅羽修倒霉,原本是唯一的继承人,现在有个一模一样的人来竞争财产。众说纷纭,也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话题,过过就算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自从陈牧回到傅家,秦所依没再见到陈牧。她去了陈妈妈那儿,陈妈妈憔悴了很多,脸上黑眼圈浓了一大圈。由于陈妈妈是厨师,以前为了照料陈牧,选择工资低的白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今,陈牧不和她过了,陈妈妈也没什么顾忌了,加上夜里开始失眠,选夜班比较多。秦所依不忍心,知道陈妈妈想儿子了,既然联系不到陈牧,傅羽修应该也可以吧?她建议一提,陈妈妈自然非常愿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所依说到做到,一出陈妈妈家,就给傅羽修打电话,当然依旧被傅羽修挂断了。秦所依不像往常一样,缩头缩脑,他不接,她就不再骚扰。这回她铆足了勇气,胆大妄为地锲而不舍给他打一次又一次电话。说起来,傅羽修也不知在想什么。既不把手机关机了,也不把秦所依拉黑了,就是不断地拒绝接秦所依的电话。如此重复了不下二十次,傅羽修终于接电话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有事?”

稻草人书屋

“出来见一面。”见傅羽修终于接了电话,秦所依松了一口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想找我问陈牧的事?无可奉告。”傅羽修的语气很冷漠。一向有些怕傅羽修的秦所依这回铁了心勇敢到底,不退缩。她抿嘴道:“我不问陈牧的事,我找你有事。” daocaorenshuwu.com

“……”傅羽修显然没料到秦所依只为找他,他沉默了一会儿,语气有些不自然,“哪里见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到城东的人民广场来。” 稻草人书屋

“二十分钟。” daocaorenshuwu.com

“打扮好看点。”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这长相需要打扮?” www.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傅羽修的毛病特别多,但秦所依很喜欢傅羽修唯一的优点,守信用。他说二十分钟,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就正好二十分钟到达人民广场。傅羽修这长相确实无须打扮,但秦所依还是可以看得出来,傅羽修出门之前,有精心打扮了一番。傅羽修的头发偏长,为了定型,头上还抹了发胶。当傅羽修走到她面前,秦所依很想白他两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臭美的男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傅羽修见秦所依盯着他看,不屑地冷哼一下:“怎么?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的美貌,用得着这么惊讶吗?”

稻草人书屋

秦所依深吸一口气,决定不跟这个自恋狂计较。她直接转移话题:“跟我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傅羽修这才露出不欠揍的表情,皱着眉头问:“去哪?”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又不会卖了你,那么警惕干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傅羽修不说话,默默跟着秦所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来到陈妈妈的小区,傅羽修的眉心皱了起来,顿时停下了脚步。秦所依回头望他:“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去哪里?”傅羽修的眼中明显带着睿智,幽暗的光似在闪烁。秦所依被他的目光吓了一跳,浑身的血液好像被抽空了。她抿了抿嘴,稍显迟疑地说:“想带你见个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所依不说。 daocaorenshuwu.com

傅羽修二话没说,转身要离开。秦所依眼明手快地抓住傅羽修的胳膊,语气带着恳求:“见一见她吧,毕竟……毕竟她是你亲生母亲。”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傅羽修转头盯着秦所依抓住他胳膊的手看,样子很是冷漠。要是平时秦所依大概立马松手了。此时的秦所依却不受威胁,依旧死死抓着傅羽修的胳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不管你怎么看,我的妈妈始终只有沈溪。”傅羽修看着秦所依,原本犀利的眸子一下子带了闪烁,震得秦所依不自禁地松开了手。傅羽修看着面前这栋破旧的楼:“她当初不要我了,现在想吃回头草?再说了,楼上的女人做人挺失败的,自己选的儿子这么轻易地离开她,可见她为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所依狠狠地推了傅羽修一把。傅羽修没站稳,倒退好几步,一个踉跄,摔到了泥地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所依第一次朝傅羽修发怒:“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的亲生母亲?你又没见过她,你怎么这么说她?每做一次决定,都是有取舍,有不得已的苦衷。你不懂得原谅,何必挖苦?你以为你是被抛弃的那个吗?她从未停止爱过你好吗?”秦所依从包里掏出陈妈妈给她的吊坠红绳手链,丢到他身上:“要是当初她选择把你留在身边,你还说出这样不负责的话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秦所依大哭特哭起来。从小到大,她没见过爸爸。听舅妈说,当初爸妈离婚,按照当时的经济水平与条件,她是判给她爸爸的。可是她爸爸没要她,嫌她是个累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时候,秦所依的妈妈还很年轻,可是如果有个拖油瓶,很多事情就另当别论了。她妈妈顶着压力把她带到身边,虽然她是由舅舅抚养的,但她理解妈妈。她不想成为妈妈第二次婚姻的累赘,她要懂得感恩,不能有埋怨,这样她才会更快乐一些。她很喜欢陈妈妈,从陈妈妈对陈牧的关怀,她看得出陈妈妈很善良并且很爱自己的孩子。如果陈牧变成傅羽修,她相信陈妈妈会付出同等的爱。母爱,即使表面不平衡,骨子里是没有差别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伤心,伤心傅羽修身在福中不知福。她深埋内心的委屈终于爆发了,所以她更加的伤心。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傅羽修从没看见过秦所依这么疯狂地在自己面前哭。他连忙站起来,矮着身子帮秦所依擦眼泪,平时冷若冰霜的脸上难得露出丝丝柔情。

www.daocaorenshuwu.com

“好了,不哭了。我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所依吸吸鼻子,再接再厉地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傅羽修没辙,本想让她接着哭一会儿,然后她自动不哭了,结果等了何止一会儿,小区下班的人都络绎不绝地回来了。傅羽修见形势严峻,终于出声:“秦所依,你要是再哭,我吻你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所依像是没电了,顿时收住眼泪,呆若木鸡地看着傅羽修。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傅羽修偏着脑袋,不去看她,转移她的注意:“走吧,上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所依顺利被转移:“你要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

www.daocaorenshuwu.com

见傅羽修答应了,秦所依破涕为笑:“这样的傅少爷才是最美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用‘美’字形容男人好吗?用帅!”傅羽修严肃地反驳秦所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秦所依泪光点点的土拨鼠泪眼闪烁不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傅羽修顿时泄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随便你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所依变脸似的,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傅羽修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妈妈不是沈溪。从小到大,耳边总有这样的话在徘徊。傅家那唯一的苗长得真跟仙儿一样,和他妈沈溪一样,世间难得的尤物。他从小在荷兰,爸爸忙于事业,只有妈妈每年随着吴江叔叔来荷兰陪他过了半个月。 www.daocaorenshuwu.com

而那半个月,或许是他最开心的时候。很小的时候,妈妈的童话故事是他的安眠药,让他可以睡到自然醒,然后一整天神清气爽。长大后,妈妈成为他的宗教信仰,是他遇见挫折的救护车,是他犯了错的避风港。妈妈很宠爱他,他根本没想过沈溪是他的继母。从爸爸领着陈牧来到家里起,一切都变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溪变得很尴尬。她会不自觉地对傅羽修好,但又要小心翼翼顾忌陈牧的心情。由于考虑太多,反而显得对傅羽修愈发冷淡,对陈牧有谄媚之嫌。傅汉明很直接。谁更有出息,他对谁就更器重。二世祖傅羽修怎能与破茧成蝶的陈牧比?傅家的老一辈那就是“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喜新厌旧的情况不要太明显。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傅羽修从小众星捧月,面对这种从天堂掉入人间的待遇,自是愤愤不平,加上秦所依的关系,对凭空多出来的哥哥更是不待见。也许是欺负惯了人,他会控制不住找茬。陈牧不像秦所依只会屈服,他直接向傅汉明告状。傅羽修从来没害怕过,但自从见到傅汉明对他失望透顶的眼神那会儿,他害怕了。他想,如果他和陈牧一起掉入水里,傅汉明一定会选择救陈牧,他则成为弃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了避免两人再发生冲突,傅汉明把陈牧带到老爷子和老太太那儿住了,顺便和长辈们培养培养感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牧是个情商很高的人,不像傅羽修,以自我为中心,不知轻重,不过两三天,就俘获了老爷子老太太的心,给陈牧买了一辆和傅羽修一模一样的蓝色保时捷跑车作为见面礼。陈牧在洗车行工作过,会开车,只是没驾照。于是,提车的当天,陈牧就去报名考驾照,做事毫不拖泥带水,深得傅家人心,当然,除了傅羽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傅羽修跟着秦所依敲开陈妈妈家的门,看见开门的陈妈妈和里屋的陈设,他终于明白,陈牧这么讨好傅家的原因了。简直一个天一个地,谁不趋炎附势?陈妈妈长得绝对称得上漂亮,可离沈溪,还是有段距离。加之生活的劳累和经济的拮据,陈妈妈明显显得老态和邋遢些。傅羽修见到亲生母亲,没有激动,反而很尴尬,杵在原地,僵着身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反观陈妈妈,泪眼婆娑,很想触碰一下傅羽修又不敢,只能哽咽着嗓子招呼傅羽修进屋坐。

www.daocaorenshuwu.com

秦所依的作用就是拉线,推波助澜。她见傅羽修打桩了,扯了他一把,带他入座。陈妈妈知道秦所依要带傅羽修来,特意请了假,天刚亮就去菜场买菜,早就做了一桌子拿手好菜。她把自己觉得好吃的菜全摆在傅羽修面前,一脸殷勤地看着傅羽修:“尝尝,妈……”觉得理亏,马上改口:“我做的拿手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傅羽修虽然是目中无人的性格,但教养还是非常好的。他礼貌地点点头,拿起筷子夹了些,斯文地细嚼慢咽。陈妈妈双眸炯炯有神地看着,越看嘴角越弯,显得开心又欣慰。

稻草人书屋

秦所依也拿起筷子,笑呵呵地边吃边说:“娘,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daocaorenshuwu.com

陈妈妈看着秦所依,眼里是诉不完的感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娘?”傅羽修本觉得这饭菜挺可口的,一听到秦所依对陈妈妈的称呼,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与陈牧的关系竟到了这种程度?阿姨都可以叫成娘?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直没把目光从傅羽修身上移开的陈妈妈注意到傅羽修的脸色,细心如她,都是从自己肚子里出来的,怎会不懂他们的心思?陈妈妈默默地叹了口气,随即又恢复成热情的模样,对傅羽修说:“听依依说,你喜欢吃大闸蟹?”

daocaorenshuwu.com

“嗯。清甜可口。”傅羽修微笑点头,显得很有礼貌,但在陈妈妈眼里,这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稻草人书屋

陈妈妈没什么可说的了,其实想问问陈牧的近况,但总是说不出口。 稻草人书屋

秦所依见两人氛围僵硬,就随口找了个话题:“对了,傅羽修,陈牧最近在干什么?都不和娘联系了。”

稻草人书屋

秦所依话一出口,在场的两人立马变了脸色。陈妈妈担忧地看向傅羽修,果不其然,傅羽修的表情相当不悦。傅羽修慢条斯理地放下碗筷,目光冷如冰霜地看着秦所依:“你还是憋不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秦所依怎不知傅羽修在生气?她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好了好了,少爷不生气。奴婢只是没事找话题而已。”事实确实如此,陈牧没联系她,刚开始她确实心里不爽,但过了那个劲,就没什么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傅羽修不再理她,转头看向陈妈妈,语气有着稍纵即逝的不自在:“陈牧到老宅子去住了,陪爷爷奶奶。他好像最近在学车,其他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肯定没事。你不用担心。”

www.daocaorenshuwu.com

陈妈妈因为傅羽修这句话哭了。傅羽修虽然像是在打报告一样,但他的目的不过是让她不用担心陈牧。从小宠爱的儿子陈牧对她已然不闻不问让她伤心,自己没有尽到一点母亲责任的儿子对她的关心让她更伤心。怎么会这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所依见陈妈妈哭了,赶忙抽了几张纸巾递给陈妈妈,陈妈妈接过,很不好意思地抹干脸庞上的泪水,不好意思地说:“你们继续吃,我去给你们切水果。”说完就进厨房了。秦所依目送陈妈妈进厨房,下一秒就死死盯着傅羽修,笑得欣慰:“刀子嘴豆腐心的家伙,到底是亲妈,你还是舍不得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傅羽修瞪她一眼,夹了一口凉菜,硬塞到秦所依的嘴里:“放心,我对你绝对是刀子嘴铁石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所依这回没觉得委屈,反而觉得此时的傅羽修,有那么点……可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餐饭,秦所依本做好了傅羽修摔碗走人的觉悟,谁想傅羽修表现如此良好,着实让秦所依受宠若惊。饭后,傅羽修在陈妈妈家停留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准备告辞。陈妈妈到底做过傅太太,知道用金钱能买到的东西傅羽修不会缺,她送给傅羽修的礼物是一些她自制的腌菜。从这餐饭的进食看出傅羽修很喜欢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傅羽修接过一大袋子的腌菜就离开了陈妈妈家,秦所依紧跟其后。陈妈妈一直站在门口目送他们,一直潮湿的眼睛终究是忍不住凝聚滴滴泪珠,滚落脸庞。

稻草人书屋

沈溪把傅羽修教育得很好。至少比她教育陈牧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得到满足的秦所依心情很好,坐在副驾驶位上喋喋不休:“看不出来,你的心挺软的。以前还以为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琼瑶上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得了,你居然知道琼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傅羽修撇撇嘴:“国学必须要拜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秦所依很想问傅羽修这是谁说的,她保证不打那个人。秦所依打开一直抱在怀里的塑料袋,狠狠地嗅了一下:“真幸福啊,娘亲手腌制的咸菜还有脆萝卜。见者有份吗?”秦所依转过头,双眸闪闪发亮,那是希望之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傅羽修迅速转头朝她撇了下嘴,然后又正视了前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秦所依知道,希望破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半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傅羽修忽然开口:“想吃?简单。来我家吃。”他顿了顿,语气忽而有些感伤:“就像在荷兰那时一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秦所依没想那么多,一心惦记着咸菜,爽快地答应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不,第二天,秦所依就去傅羽修家里蹭饭了。在没来傅羽修家之前,秦所依以为会碰见傅家的家长,所以她出门前还特意照着镜子练习了一下礼仪。来到傅家,她才知道自己又多此一举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家里只有傅羽修还有一直照顾追随他的老管家米诺爷爷。

www.daocaorenshuwu.com

米诺爷爷不会讲普通话,见到秦所依像是见到了亲孙女一样,说了很多话,秦所依自然而然用标准的英语搭腔。屋里其他的佣人满脸好奇地看着长相与气质俱佳讲一口流利英语的秦所依。他们对秦所依开始了各种猜想。普通话老师?女朋友?单纯的客人?

daocaorenshuwu.com

过了几分钟,傅羽修从楼上走下来,好似早已习惯了秦所依来他家,很随意地回答一句:“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秦所依也自动进入“荷兰”模式。

稻草人书屋

两人就座,餐桌上的饭菜样式多,色香味俱全,一看就知道出自大厨之手。两人默契地对坐吃饭,偶尔互相夹菜给对方,吃饭很安静。这是他们在荷兰惯有的场景,米诺爷爷见怪不怪了,但其他佣人可不这么想。这种自然流露出的随意与和睦,岂是一朝一夕养成的?对于秦所依的身份,答案呼之欲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秦所依是傅羽修的女朋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秦所依吃完饭后,会和傅羽修在别墅外的花园散步。这也是在荷兰的习惯。八卦的佣人看着两人肩并肩的背影消失不见后,终于讨论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赌三百块,这位姑娘一定是傅少爷的女朋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才赌三百?这已经很明显了好吗?我不坐庄谁坐庄?我赌一年的工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围其他人全部摇头。虽说坐庄永远是赢家,但这次绝对没可能赢。外人看他们俩,简直就是天生一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十天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所依和傅羽修像往常一样,吃完饭后去花园散步,顺便送秦所依出大门。按照惯例,开口的永远是傅羽修。傅羽修问:“你如果去她家的话,帮我传个话并且道谢。腌菜很好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所依斜睨一眼:“你为什么不自己去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傅羽修不带任何情感地扫了她一眼。秦所依习以为常地吐吐舌头:“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傅大少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两人就要出花园,走至大门口,傅羽修在临别前说:“明天早点来。每次等你,我都饿死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啊?你有等我?我一直以为你这个时间点吃饭。你为什么不早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傅羽修撇了撇脑袋,不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秦所依早已习惯了傅羽修有事从来都藏在心里的坏毛病,但她还是忍不住吐槽:“你有什么想法应该说出来,这样我才能及时改正啊。你说是不是?” daocaorenshuwu.com

傅羽修用那双深邃如浩瀚星辰的眸子定定地注视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呃,想说什么?”秦所依的内心在煎熬,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让傅羽修不高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傅羽修欲言又止地看着她,顿了好一会儿,接着说,“我不要你喜欢别人,你会改正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所依无言以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傅羽修见秦所依不回答,眼中一闪而过的期望黯淡了。他又恢复自己淡漠的表情:“你回去吧。”说着,转身回别墅的方向。秦所依看不到傅羽修的表情了,但她知道,她的答案,让他不高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从来没有想过,傅羽修会喜欢她。在她的价值观里,即便她已算是个美女,家境富裕,但相对于这两样已站在云端的傅羽修,她配不上。这次傅羽修这么问,她权当是傅羽修的少爷脾气。从小一直玩的玩具被别人抢走了,闹些小情绪,很正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时间如流水,一眨眼的工夫,暑假已接近尾声。秦所依已快有一个月没和陈牧联系上了。秦所依虽然口头上表示理解,但她的内心深处,还是对陈牧有些失望了。不管出于什么理由,一个月不联系自己的女友和母亲都不可原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如往常一样,秦所依到傅羽修那儿吃饭。两人吃得正酣,偌大的空间内传来了脚步声,不一会儿便听到傅汉明说:“家里来客人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秦所依当即心里咯噔一下,自己来这里吃饭很见不得光似的,捉赃逮个正着那般尴尬地回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站在傅汉明身后的陈牧见到秦所依惊讶地瞪大眼睛,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愤怒,可惜秦所依没捕捉到。秦所依反而用一双惊喜的目光看着一个月未见的男友,还笑呵呵地朝他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陈牧抿着唇朝秦所依走过来,皱了皱眉头问:“你来这里吃饭?和傅羽修?”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嗯。都吃了一个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傅羽修这时候站起来,语气冷淡加嫌弃地问傅汉明:“爸,你怎么带他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傅汉明皱眉不悦地说:“没大没小,叫哥。再说,这也是他家,他怎么不可以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呵,爷爷奶奶的马屁这么快就拍完了?”傅羽修很不给陈牧面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牧没怒,傅汉明先怒了:“羽修,你太不像话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行,我走就是了。”傅羽修的语气很冷,但语调不着急,慢条斯理的。他生气从来都是这么淡然优雅却能让人窝出一把火。他淡定地用消毒毛巾擦了擦嘴,然后直接朝大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