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贺时霆不紧不慢地道:“慌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丁公公很快便到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满面笑意,身后跟着的内侍抬着八抬朱漆大木箱,看上去不像是来传达训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是皇帝跟前的大太监,素来只有别人讨好他的份,此时见到贺时霆,却是先笑着同贺时霆见了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侯爷近来可好?” www.daocaorenshuwu.com

“尚可。”贺时霆说着话,请丁公公里面坐。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脸上没什么笑意,丁公公却不在意,依旧笑得热情,着人把皇帝赏赐的那些金珠绫罗都搬进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除了这个,皇帝还赐了八个宫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贺时霆敛眉,“陛下何故赐我宫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丁公公笑着回道:“陛下说,若国公府没有会服侍的下人,他那里宫人多的是,怎么也不能委屈了侯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曹樊敬在一旁听着,心里很是惊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常年在漠北,只知将军受陛下恩宠,却不知恩宠这样深。将军把生父气病,陛下一句斥责都无,对将军嘉赏无数,反倒隐有怪罪卫国公的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丁公公看着贺时霆的神色,又笑道:“这几个宫人都是尚宫局新调、教出的,陛下说若您使着觉得好,等侯府建好了,再给您送一批。”

www.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挑眉道:“我这里用不着这么多人,烦请公公把人带回去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丁公公笑容一滞,靖远侯三年不在京里,他都忘了他是个什么霸道性子,说一不二,连陛下的面子都不给。 www.daocaorenshuwu.com

可陛下向来最是纵容这靖远侯,定不会与他生气,只会怪罪自己办事不利。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只能劝道:“侯爷,那些个兵都粗得很,您院子里连端茶倒水服侍人的丫鬟都没有,终究不方便。”

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并不觉得哪里不方便,他在漠北时,身边也无人服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丁公公见他不为所动,只能拉着老脸皮子卖惨,“侯爷,咱家也是看着您长大的,您就当可怜可怜咱家,若是咱家把人就这么带回去,陛下定不会轻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与他也有些交情,只好道:“我会亲自进宫向陛下禀明缘由。” 稻草人书屋

丁公公得了他的保证,笑着应了是,带着人离去了。陛下见了侯爷心情一向好,定不会和他计较这些小事了。

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应付完他,下午要进一趟宫,还要去军营,事情很多。 www.daocaorenshuwu.com

左右早上无事,贺时霆趁着空闲在书房看了会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也被拘在书房。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手里握着一个鸡毛掸子,被贺时霆使唤着四处掸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回京不过才三天,在他回来前,整个定平院都大清扫过一遍,哪里会有积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好在鸡毛掸子不重,挥一挥累不着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干活很认真,先是仔仔细细地把桌椅都掸扫了一遍,又小跑到窗边去掸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窗口的角落里有层薄薄的灰,楚楚一点一点把它掸掉,神情专注得像在做什么大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暖艳的阳光从窗口洒入,映着她薄白的面庞,柔光潋滟。

稻草人书屋

良久,贺时霆手里的书都没翻过一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到楚楚把窗口的灰掸好了,往书橱处走去,他的视线才又移回到书本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楚楚忙忙碌碌的,像是花间殷勤的小蜜蜂。可惜无论她怎么殷勤,都和贺时霆无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到处都打扫了个遍,就是不靠近他的书桌。

稻草人书屋

书橱上摆满了书,楚楚走近时,看到那些书封上的字,勉强能认出几个,她眼底流露着向往和欣羡。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楚楚心里明白这不是自己能学的,抿了抿唇,转而专心掸起书橱空隙里的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掸扫完下面,她搬来一张小凳子,想把书橱顶上落的灰弄干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楚楚不算高,站在凳子上,还需踮起脚,才能用鸡毛掸子够到顶端。她颤巍巍地踮着脚,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扶着书柜,一只手掸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得贺时霆直皱眉,数次想开口让她先下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等楚楚有惊无险地打扫完,扶着柜子预备从椅子上下来,贺时霆才把视线挪回手中的书。 www.daocaorenshuwu.com

谁知楚楚的手一软,松开书柜,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刹那间,好好坐在书桌前看书的贺时霆立刻出现在楚楚身后,扶住楚楚的腰。

daocaorenshuwu.com

楚楚怕痒,腰上都是痒痒肉,被贺时霆双手一握,忍不住轻声笑出来,下意识去躲。

daocaorenshuwu.com

谁知贺时霆宽大的手掌和铁做的一般,她不但没躲开,那截细瘦的腰反而被握得更紧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笑得身子半歪,差点直接落入贺时霆怀里。 www.daocaorenshuwu.com

有一瞬间,两人的呼吸都交织在一起。不知怎么的,楚楚白嫩晶莹的耳垂烧红得要滴出血来。 稻草人书屋

贺时霆握着她的腰,把她放到地上,握住她细腰的手顿了顿,才慢慢松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楚楚心跳得飞快,眼角都泛着薄红,没注意到他的孟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贺时霆低咳一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好半晌,才说:“把书桌也扫一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听到他的话,莫名的有些别扭,她蹲下身,把鸡毛掸子捡起来,轻轻应了一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