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过了会,她听见另一个心跳。

沉稳,有力,如同他踏实可靠的步伐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背着楚楚往上走,偶尔转过一个弯,又继续往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逐渐地,两人的心跳趋于一个频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满目红枫燃遍,楚楚靠在贺时霆背上,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可再长的路也会走到头,贺时霆背她到了寺庙,便小心地把她放下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要进去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楚楚乍然和他分开,呆了片刻,才道:“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五佛寺香火旺盛,拜佛许愿的人往来络绎,贺时霆走在楚楚前面,略侧过身,把楚楚护在身后,不让她被挤到。

稻草人书屋

他陪着楚楚走到大殿门口,便没有再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跟着停下脚步,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摸了摸她的发顶,道:“进去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没有动,“您不进去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不信神佛,他一身杀孽,满手血腥,便是世间真的有神佛,只怕也不会庇佑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不去。”贺时霆道:“让谨和她们陪着你进去,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不进去,楚楚也不想进去。 daocaorenshuwu.com

谨和劝了她一会,她才答应往殿内去,方行了两步,又不放心地回头,“您别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脸上的依赖之色太深,贺时霆爱怜不已,哄她:“我不走,就在这等你。快进去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果然没走,斜靠在殿门边,看着那小姑娘认认真真地敬完香,跪在佛像前叩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看背影,便能看出她的虔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身佛像前,楚楚闭着眼许愿。

www.daocaorenshuwu.com

愿贺时霆此生安康喜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愿余生……他待自己日日如今朝。 稻草人书屋

许完愿,楚楚又怕佛祖嫌自己贪心,左思右想,再次对着佛祖虔诚地拜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两个愿望不能都实现,那她只愿贺时霆此生安康喜乐。 www.daocaorenshuwu.com

许完愿,楚楚转身从殿内出去。远远地,她就看到了贺时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果真依旧站在原地,一步也不曾离开。 www.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带楚楚去吃了顿斋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从未在外吃过斋饭,这会儿他们既然都到了寺庙,贺时霆自然要带她吃个新鲜。

www.daocaorenshuwu.com

味道还不错,但不如家里的饭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用完饭,他们慢悠悠地出了五佛寺,往山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山比上山险,贺时霆看着楚楚走了几步,看得眉心直跳,干脆利落地把她背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背着她走了一阵子,感觉到均匀温热的呼吸透过衣衫打在自己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背上的小姑娘睡着了。 daocaorenshuwu.com

当日暮昏黄的光照遍山河大地时,贺时霆终于背着他的心上人下了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到被贺时霆抱到车上,楚楚依旧没醒,睡得无比香甜。她蜷在贺时霆怀里,就那么软软的一小团,娇憨极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楚楚到底身子骨弱,今日动得略比平常多些,便很疲惫,一路睡到了定平院还在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恐她这会儿睡多了,夜里走了困,睡不着,对身体不好,狠着心把她叫醒。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楚楚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明明困得很,却没有发脾气,被叫醒了,也只是懵懵地看着贺时霆,冲他甜甜一笑,很快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哪里忍心再喊醒她。

www.daocaorenshuwu.com

最后还是谨和上阵,温柔地唤醒了楚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睡得正香,要睁不睁的眼里一片茫然,软乎乎地撒着娇:“好困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哄着她先坐起来,又带她去院子里走了几步,看她完全清醒了才作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次日早晨,楚楚与贺时霆吃过早饭,谨和端着一盘子染指甲的用具,唤楚楚回房染指甲。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楚楚应了好,谨和便端着东西先去了她房里。她却没回去,而是亦步亦趋地跟着贺时霆,往院外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回头,逮住身后的跟屁虫,唇角轻扬,道:“怎么,想跟我去上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摇头,她黑白分明的眸子直直地望着地上,犹豫了会,才掏出一个绣着威武大麒麟的香囊,递给贺时霆。

稻草人书屋

“您让我做的香囊。”

www.daocaorenshuwu.com

说完,她莫名害羞起来,转身便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谨和在她屋里,见这小祖宗就这么跑过来,生怕她把自己摔了,赶紧上前扶住她,与她慢慢走回去,领着她坐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脸颊绯红,心跳很快,呆呆地任由谨和摆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除了调好的凤仙花汁,谨和带来的盘子上还有一些细碎晶亮的宝石和微小的金丝蝴蝶等装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谨和拿着那些宝石在楚楚手上摆弄,寻找合适的装点方式。 daocaorenshuwu.com

楚楚回过神,看着自己的指甲,问她:“谨和姐姐,你这是做什么呀?”

稻草人书屋

谨和笑道:“您瞧瞧,这两个珠子,贴哪个更好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楚楚看着那些漂亮的小物件,想了想,道:“不必贴了,谨和姐姐,你帮我染颜色就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谨和疑惑道:“这是如今新流行的花样,京城里的夫人小姐们都喜欢往指甲上贴。您不喜欢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倒不是不喜欢,“这些宝石碎玉的边缘太锋利,我做绣活时,恐怕会勾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