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贺时霆问她:“我们宝宝现在就想嫁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羞得连指尖都泛着粉, “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嗓音飘地打着颤, 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羞涩和紧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说完,剪水瞳满含期待,一眨不眨地看着贺时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却没有立刻回答。 daocaorenshuwu.com

她才十四岁,还是个孩子,贺时霆哪里舍得让她早早嫁给自己。

稻草人书屋

虽说本朝的女子十五岁及笄之后,就可以嫁人了。但疼爱女儿的人家,都会把女儿养到十六七再嫁出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些世家大族, 为了表示自家女孩儿的珍贵,很多把女儿养到十八岁方才许配人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早成婚的女子不被娘家看重,一般也很难被夫家尊重。并且因为她们成婚早, 年纪小,生孩子也会更艰难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什么都想给楚楚最好的,自然不会让楚楚早早嫁给自己。 daocaorenshuwu.com

楚楚没有被父母宠爱过, 他还想加倍地弥补回去, 让她能和别的少女一样,享受过千娇万宠的未婚时光,再在最适宜的年纪嫁人。 daocaorenshuwu.com

而且他还有另一层考量——他想给楚楚一些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还这样小, 没见过几个人,刚从可怕的家中离开, 就遇到自己,哪里分得清什么是爱,什么是感激、崇拜和依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很贪心,不仅想要她, 还想要她的爱,不掺杂其他情感的,纯粹的爱。 稻草人书屋

楚楚等了一会,没等到贺时霆的回答,有些急了,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襟,“您怎么不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见她扭来扭去,担心她摔下去,伸手虚虚环住她的腰,道:“你还小,再过几年。” daocaorenshuwu.com

楚楚眨巴眨巴眼睛,据理力争,“我不小,明年就十五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嫁给贺时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贺时霆心软不已,但还是道:“哪有受疼爱的小姑娘十五岁就嫁人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楚楚一噎,浑不在意地偏过头,丧气道:“反正我爹本来也不疼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贺时霆哄她:“他们不疼就不疼,我们宝宝有人疼。疼你到十八岁,再嫁给我,好不好?”

www.daocaorenshuwu.com

楚楚点头,还未说话,泪珠便一滴接着一滴地砸在贺时霆的手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的心因为这份迟来的宠爱,又酸又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给她擦眼泪,“怎么哭了?反悔不想嫁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边哭边摇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又打起了哭嗝,“要,要,嗝,要嫁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哭得团成一个球,把自己埋进贺时霆怀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有很多担忧,她担忧这个,担忧那个,但她所有的担忧,在贺时霆面前,都脆弱得像纸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要他的一句话,就能无比安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心结一解开,楚楚的身子逐渐好转,被贺时霆静心养着,也慢慢地养出了一点肉。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又背着贺时霆,有了新的小烦恼。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楚楚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嫁给贺时霆,她还没准备好该如何当一个妻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定平院里都是未成婚的小姑娘,楚楚没地方问,只能自己瞎琢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还没琢磨出什么,一个月的假已经用完了,楚楚又恢复每日上课的时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课前,楚楚缠着孟先生,问她知不知道有什么教导人如何做一个好妻子的书。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孟先生正给她出题,要考考她这段时间不看书,功课落下了多少,被她缠得头疼,随手自书橱中翻出一本《女诫》丢给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间小书房是贺时霆特意令人收拾出来,拿来给楚楚上课用的,书橱上大半是他从书局买回来的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孟先生讲课,有她自己指定的书,楚楚连那几本书都学不过来,自然没什么时间去翻书橱。

daocaorenshuwu.com

原来这个书橱里还有教人如何做妻子的书,楚楚很震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仿佛有什么大宝贝在她眼皮子底下晃了许久,却硬生生被她错失了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坐下来,翻开《女诫》第一页,还没看两行,孟先生的题已经出完了,她只好把这本书放到一边,先上起课来。 稻草人书屋

今日贺时霆不去军营,下朝直接就回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到定平院的时候,楚楚刚下课不久,还在小书房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走进去,见那小姑娘正蹙着眉读一本书,明亮的眼里都是疑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看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乍然听到贺时霆的声音,楚楚抬起头,做贼似的把手里的书合了起来,“没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书皮上赫然写着“女诫”二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长眉微挑,把她手里的书拿过来,翻看了几眼,“看这东西做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的眼睛极快地眨着,她抿了抿唇,没有回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摸熟了她的脾气,知道她这是不想告诉自己的意思。 daocaorenshuwu.com

他盯着楚楚,问她:“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被他盯的小鹿乱撞,但对自己为什么要看《女诫》的原因,还是羞于启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干脆打开《女诫》,从第一页开始看楚楚写的注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只需看几页,就能明白楚楚为什么要看《女诫》,楚楚只好承认道:“我,我想学习怎么做好一个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