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是贺时霆的声音!

楚楚回头, 果然见到贺时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立刻扔了手上的扫帚, 几步跑过去,扑到他身上,“侯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身形未动,稳稳地接住楚楚。他见楚楚额间有几滴晶莹的汗珠,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给她擦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仰着脸任他擦,眨了眨眼睛, 软软地对他撒娇,“侯爷,我害怕。”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话说的, 一群人俱都目瞪口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哪里像害怕的样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被暴力镇压了的瘸腿老汉和小胖子更是气得呕血,倒在地上骂骂咧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贺时霆明知道这小姑娘没有那么怕,还是很配合地睁着眼睛说瞎话, “我在, 不怕。他们吓着宝宝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锋利的视线剜过地上的两人,那瘸腿老汉咒骂人的话戛然而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楚楚见他们被吓成那副样子,眉眼弯弯地抱住贺时霆, “是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的手放在贺时霆腰间,被他衣裳的绣纹磨着, 隐隐泛疼。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把手伸到眼前一看,素来白嫩的手心红肿一片,还被磨出了好多个小口子。

daocaorenshuwu.com

楚楚吓得眼里掉出一滴泪,把手伸到贺时霆面前, “疼!”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其实伤势还好,只是楚楚的皮肉细嫩,看上去才格外严重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贺时霆握着楚楚的手,眉心紧紧皱着,让谨和去拿药膏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老汉摔倒在地,瘸了的半条腿疼得不得了,身上被打了,伤口也生疼。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眼见着不仅没人扶自己起来,打了自己的小贱蹄子还做作地说手疼,被气了个半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疼个屁!不管什么腥的臭的,见到个男人就扑上去,不要脸的小贱蹄子!” daocaorenshuwu.com

他当着贺时霆的面这样辱骂楚楚,简直是找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过贺时霆尚未动作,楚楚先骂了回去,“你说谁是腥的臭的?我看谁也不如你嘴臭!”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气极了,掏出珠子,用最大的力气扔到老汉嘴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汉是瘸子,倒在地上不能动,就像个活靶子,他的唇肉被砸得裂开,流了一嘴的血,还掉出半颗黄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威胁他:“你再敢说侯爷坏话,把你所有的牙全敲掉!”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奶凶奶凶的,贺时霆看着她,眼里都是柔情,倒是暂且饶过了那老汉。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此时,谨和取来了消肿化瘀的膏药,还端了盆温水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帮楚楚快速洗了洗伤口,拿柔软的巾帕擦干,低头帮她涂药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老汉的嘴破了,疼得浑身直打抽抽,他忽然瞥见身旁有颗染血的金珠子,浑浊的眼睛瞬间亮起,伸手去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手抖,不慎推开了珠子,珠子一路往前滚,他瘸着腿,用手在地上挪,边爬边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被贺时霆珍爱地抱在怀里,捧着手涂药膏,她看着地上爬的老汉,忽然觉得没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侯爷,您能不能帮我把他赶走?我不想见到他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老汉刚捡起地上金珠,脸上露出一个狼狈的笑,听到楚楚这么说,顿时气恨不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想骂,又不敢骂,言语间收敛了许多。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好啊!你这个小贱……我把你养这么大,你如今过得好,不但给我银钱,还要赶我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做初一,就休怪我做十五,到时候谁都会知道靖远侯强占我女儿,他还虐打岳父和小舅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靠在贺时霆怀里,骂这个无赖:“谁是你的女儿?我早被你卖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瘸腿老汉躺在地上,搓了搓鼻子,“一日为父,终生为父。我若出去宣扬此事,靖远侯的名声肯定毁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顿了顿,看着楚楚的神色,接着道:“不过嘛,你们若给我五万两银子,我也可以考虑替你们遮掩。”

daocaorenshuwu.com

他这辈子连五十两银子都没见过,这会儿却敢狮子大开口,要五万两,仿佛笃定贺时霆会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原想直接把他赶出去,忽然又有些迟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臭老头万一真的出去乱说,影响了贺时霆的声誉,可如何是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隐约感觉自己可能给贺时霆惹了大麻烦,她有些忧虑地拧着小眉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倒并不担忧,他见这瘸腿老汉如此无赖,着人把老汉和那小胖子绑起来,先看管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与楚楚回房,帮她脱了厚重的银狐斗篷,问她:“宝宝想怎么处置他们?”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楚楚迷茫地摇摇头,她不知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两个人虐待过她,她方才已经报复完了,以后不想再看到他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若是就这么放他们走,那老头到处说贺时霆的坏话,害了贺时霆该怎么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对贺时霆道:“您该怎么处置他们,就怎么处置他们,我都听您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怎么这样乖,一点脾气都没有。贺时霆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时,谨和敲了房门。 稻草人书屋

贺时霆让她进来,她回禀道:“侯爷,查出来了,楚楚姑娘的爹和弟弟是奉正院的人送到这里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奉正院里的人,自然都听国公夫人的指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