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温热的唇带着无限爱怜, 抚慰了楚楚惊惧的心。

daocaorenshuwu.com

她无意识的尖叫声逐渐缓和下来, 软软地蜷在贺时霆怀里,不说话也不动,安静得连呼吸都不太明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侧头,亲了亲楚楚的耳朵,顺带遮住她看向鲁王的视线,“马上就带你回家,别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回家两个字, 楚楚满是伤痕的手指微微颤动,有了些反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贺时霆抱着她,坐到稍微干净些的床上, 给她手上的伤上药,顺带处理现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手下的几个亲兵进了这间房,看到鲁王的尸体和贺时霆怀里的小姑娘, 虽然面含震惊, 但都沉默恭敬地等着贺时霆发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贺时霆派其中一人拿着玉璧出去,就说晋王的东西已经找到,让外面的禁军都撤了, 又派其中几人把鲁王的尸体搬到京郊荒凛山上,并把这里处理干净。

稻草人书屋

他语速很快, 但把事情处理得有条不紊,像是在处理一桩随手就能完成的小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楚楚被他抱在怀里,不发一言,安静漂亮得像个玉娃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处理完事情, 烧了身上染血的外袍,把楚楚抱回定平院,让谨和服侍她洗漱,自己也简单清洗了一番,又着人悄悄去请晋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楚楚惨白的脸蛋没有一点血色,谨和心疼得不行,饶是今日被打了几板子,还是半抱着楚楚进了浴桶,小心地帮她洗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定平院里养了这么些日子,楚楚原本已经越来越活泼,可今日却安静得过了份,谨和不敢问她遭遇了什么,只好一味地柔声哄着她。

daocaorenshuwu.com

楚楚对除了贺时霆以外的人都没什么反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谨和只好快速帮她清洗完,送她去见贺时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贺时霆担心她,早就清理完自己,在门口等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刚洗完澡,小脸湿润莹白,被热汽熏得微微泛粉,饶是这样,她见到贺时霆,说第一个字就是:“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也是楚楚回来后说的第一个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怕她脱衣裳穿衣裳再着凉了,贺时霆干脆拿了条大绒毯把她裹起来,抱去了书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楚楚在他怀里待了一会,逐渐暖和过来了,又吐出一个字:“疼。” www.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立刻接道:“哪里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委屈地伸出手,给他看自己红肿的手腕和伤痕累累的手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日发生了太多事,贺时霆为了保全楚楚费尽心神,一心想着要怎么把鲁王的事遮掩过去,都没注意到楚楚洗完澡,手上的伤还未重新处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吻了吻楚楚的手背,和她道过歉,才给她上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伤口乍然被敷上药,是有些疼的,楚楚难耐地拧着眉心。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贺时霆见她难受,把动作放得更轻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楚楚抿着唇,突然说:“再亲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上药的手顿住,他问楚楚:“宝宝说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道:“再亲一下就不疼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哪能不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知道她疼,也恨不得替她疼,却只能无力得抱着他的小乖乖,一下又一下地亲着她的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亲吻仿佛比药还有用,楚楚因为痛楚而皱起的眉舒展开,甚至连手腕发抖的症状都好转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谨和端着小厨房刚熬好的松茸鸡汤进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很快地给楚楚上完药,把她的手裹回毯子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环着裹成一团的小宝宝,端起鸡汤吹了吹,哄她:“张嘴。”

daocaorenshuwu.com

楚楚听话地张了嘴,贺时霆给她喂了大半碗鸡汤,又把鸡腿肉拆出来,喂她吃了一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煨汤的鸡肉不那么鲜嫩,楚楚吃了一口,就不太喜欢地皱皱鼻子,但还是听话地又吃了一口。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贺时霆发现她不喜欢,把碗放下,道:“不喜欢怎么不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乌黑的眼珠子眨了眨,依赖地往贺时霆怀里缩了一点,但还是不说话。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贺时霆拿她没办法,又喂她喝了碗安神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神汤哪比得上鸡汤好喝,若是往日,楚楚早就要撒娇歪缠着不肯喝了,今日却很乖地喝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贺时霆知道她不喜欢,但她今日受了这样大的惊吓,若是不喝,只怕会心悸一晚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狠着心喂她喝下一整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喝完汤,被贺时霆哄着合上眼,靠在他怀里睡一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今夜的风冷得能把人的耳朵冻掉下来,晋王收到贺时霆的邀请,却很快地赶到了他的书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先和晋王表了谢意,谢过他愿意为自己担风险,出借玉璧,并谎称玉璧丢失,好让他有借口四处搜救楚楚的恩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随即,他和肃王明说了鲁王掳走楚楚和鲁王已死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被掳后,贺时霆的猜疑名单里,第一个就是鲁王。他曾把鲁王的每一个私宅都搜过,就是没找到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后来有人捡到楚楚的簪子,去当铺典当了,他才顺着这条线索查到关楚楚的别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间别苑是皇商孙氏的,没有人知道,孙氏和鲁王居然有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