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那张檀木床到底是否被劈成柴烧了, 谁也不知道。反正楚楚再也没见过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来月事的这些日子, 在家里闷坏了。贺时霆带她出了趟门,去逛靖远侯府。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靖远侯府坐落在永兴巷,是京城里最好的地段,离皇宫也近,修建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接近完工,再有小半个月就可入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坐在去靖远侯府的马车上, 期待得不得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贺时霆说,那是他们以后的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隔一会,就要问到了没有。马车颠簸, 贺时霆虚环住她的腰,防止她因为动来动去而摔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楚楚第六次问到了没有的时候,靖远侯府终于到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贺时霆给闹腾的小姑娘穿好蜜合色兔毛小斗篷, 往她手里塞了个暖炉, 才把她抱下车。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下车后,两人往东走了几步,便到了靖远侯府正门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入目是朱漆金钉的侯府大门, 上悬写着“靖远侯府”的烫金酸枝木门匾,左右分踞一对石狮, 十分威武大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楚楚抱着小暖炉,眼睛亮晶晶的,“霆哥哥,这就是我们的家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贺时霆帮她理了理身上的斗篷, 带着她往里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侯府内雕梁绣柱,丹楹刻桷,楚楚刚走进去,眼睛就被晃花了,喜欢得恨不得今日就搬进来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贺时霆和她解释道:“虽然屋室楼阁等都已完工,但花木还未移栽好,屋里也还是空荡荡的,并未布置。今日带你来,是想看看你有哪里不喜欢的,趁还有时间,我让他们改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惊讶,确认似的问道:“我不喜欢的,全都可以改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亲了亲她分外清亮的眼睛,“当然,这是我们的家。”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过楚楚没提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对方位不甚敏感,贺时霆带她转了侯府的每个地方,边走边给她说那些屋子是用来做什么的,要如何布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一路走一路忘,到最后只说自己想在花园中多种些蔷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贺时霆自然答应她,他带楚楚走到正房,同她说这是他们以后休息的地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楚楚突然想到什么,拉着贺时霆一路小跑到里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刻里面空荡荡的,并未摆放任何物件。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转着眼珠子,对贺时霆道:“霆哥哥,是不是只要我不喜欢的地方,都可以改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贺时霆答应道:“这里是你的家,你不喜欢哪里,自然都能改。”

daocaorenshuwu.com

楚楚有点热,她把手里的暖炉递给贺时霆,然后指着应该摆放床的那处空地,道:“我要在那里放一张小床。嗯……要比我们现在睡的那张床小一半才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样他们就可以又挨在一起睡了,而不是像现在,她每次睡醒之后,都要在床上摸好久才能摸到贺时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说完,因为自己的小心思羞得脸颊泛粉,软糯地道:“好不好呀?” www.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知道她的小心思,但他另有打算,没有同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小姑娘还不懂,成亲之后,大床自然有大床的用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见他不说话,气呼呼地环住他的脖子,软着声音撒娇,“好不好呀?你方才都答应我了,我想改哪里,就可以改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这样撒娇,贺时霆脑子里什么旖旎画面都消散了,他清了清嗓子,道:“这里什么都没有,还谈不上改。”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小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言下之意就是要耍赖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踮起脚,试图和他平视,不服地争辩:“我这属于提前改,提前改也是改,你说过我可以改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和贺时霆离得这样近,只要贺时霆微微往前,就能碰到她柔嫩的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既然她自己送上门了,贺时霆自然不客气,他含住楚楚的樱唇,肆无忌惮地掠夺起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楚楚被吻得越来越软,最后几乎在贺时霆怀里软成一滩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晕乎乎的,双眸闪着靡丽的水光,唇瓣被蹂、躏得娇艳欲滴,哪里还记得什么床不床的事,被贺时霆抱出了正房也不晓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到贺时霆把楚楚抱到一座三层的宝楼下,楚楚才略微回神。 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把她放到地上,带她进宝楼玩了一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楚楚非常喜欢这座宝楼,贺时霆见状,思量着把这儿布置成楚楚读书的地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侯府虽然建得碧瓦朱檐,华美宏伟,但细节处都还尚未布置,有些空洞无趣,贺时霆带楚楚逛完一圈,照着她的喜好改了几处设计,便带她回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既然靖远侯府即将建好,贺时霆搬出去的事也提上了日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关心这件事的人,自然时时刻刻都盯着他的动向。 daocaorenshuwu.com

可是直到贺时霆迁居前的那个晚上,卫国公也没等到他来和自己辞别。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卫国公的老脸挂不住,气得直唤人去把那个不肖子叫来,被国公夫人劝下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辗转反侧了一夜,次日一早,卫国公早早就起来了,派人去探听贺时霆何时出门。